返回
陈书·列传

卷七

  徐世谱 鲁悉达 周敷 荀朗 子法尚 周炅

  徐世谱,字兴宗,巴东鱼复人也。世居荆州,为主帅,征伐蛮、蜒。至世谱, 尤敢勇有膂力,善水战。梁元帝之为荆州刺史,世谱将领乡人事焉。

  侯景之乱,因预征讨,累迁至员外散骑常侍。寻领水军,从司徒陆法和讨景, 与景战于赤亭湖。时景军甚盛,世谱乃别造楼船、拍舰、火舫、水车以益军势。将 战,又乘大舰居前,大败景军,生擒景将任约,景退走。因随王僧辩攻郢州,世谱 复乘大舰临其仓门,贼将宋子仙据城降。以功除使持节、信武将军、信州刺史,封 鱼复县侯,邑五百户。仍随僧辩东下,恒为军锋。又破景将侯子鉴于湖熟。侯景平 后,以功除通直散骑常侍、衡州刺史资,领河东太守,增邑并前一千户。

  西魏来寇荆州,世谱镇马头岸,据有龙洲,元帝授侍中、使持节、都督江南诸 军事、镇南将军、护军将军,给鼓吹一部。江陵陷没,世谱东下依侯瑱。绍泰元年, 征为侍中、左卫将军。高祖之拒王琳,其水战之具,悉委世谱。世谱性机巧,谙解 旧法,所造器械,并随机损益,妙思出入。

  永定二年,迁护军将军。世祖嗣位,加特进,进号安右将军。天嘉元年,增邑 五百户。二年,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宣城郡诸军事、安西将军、宣城太守, 秩中二千石。还为安前将军、右光禄大夫。寻以疾失明,谢病不朝。四年卒,时年 五十五。赠本官,谥曰桓侯。

  世谱从弟世休,随世谱自梁征讨,亦有战功。官至员外散骑常侍、安远将军, 枳县侯,邑八百户。光大二年,隶都督淳于量征华皎。卒,赠通直散骑常侍,谥曰 壮。

  鲁悉达,字志通,扶风郿人也。祖斐,齐通直散骑常侍、安远将军、衡州刺史, 阳塘侯。父益之,梁云麾将军、新蔡、义阳二郡太守。悉达幼以孝闻,起家为梁南 平嗣王中兵参军。侯景之乱,悉达纠合乡人,保新蔡,力田蓄谷。时兵荒饥馑,京 都及上川饿死者十八九,有得存者,皆携老幼以归焉。悉达分给粮廪,其所济活者 甚众,仍于新蔡置顿以居之。招集晋熙等五郡,尽有其地。使其弟广达领兵随王僧 辩讨侯景。景平,梁元帝授持节、仁威将军、散骑常侍、北江州刺史。

  敬帝即位,王琳据有上流,留异、余孝顷、周迪等所在蜂起,悉达抚绥五郡, 甚得民和,士卒皆乐为之用。琳授悉达镇北将军,高祖亦遣赵知礼授征西将军、江 州刺史,各送鼓吹女乐,悉达两受之,迁延顾望,皆不就。高祖遣安西将军沈泰潜 师袭之,不能克。齐遣行台慕容绍宗以众三万来攻郁口诸镇,兵甲甚盛,悉达与战, 败齐军,绍宗仅以身免。

  王琳欲图东下,以悉达制其中流,恐为己患,频遣使招诱,悉达终不从。琳不 得下,乃连结于齐,共为表里,齐遣清河王高岳助之。相持岁馀,会裨将梅天养等 惧罪,乃引齐军入城。悉达勒麾下数千人,济江而归高祖。高祖见之,甚喜,曰: “来何迟也。”悉达对曰:“臣镇抚上流,愿为蕃屏,陛下授臣以官,恩至厚矣, 沈泰袭臣,威亦深矣,然臣所以自归于陛下者,诚以陛下豁达大度,同符汉祖故也。” 高祖叹曰:“卿言得之矣。”授平南将军、散骑常侍、北江州刺史,封彭泽县侯。 世祖即位,进号安左将军。

  悉达虽仗气任侠,不以富贵骄人,雅好词赋,招礼才贤,与之赏会。迁安南将 军、吴州刺史。遭母忧,哀毁过礼,因遘疾卒,时年三十八。赠安左将军、江州刺 史,谥曰孝侯。子览嗣。弟广达,别有传。

  周敷,字仲远,临川人也。为郡豪族。敷形貌眇小,如不胜衣,而胆力劲果, 超出时辈。性豪侠,轻财重士,乡党少年任气者咸归之。

  侯景之乱,乡人周续合徒众以讨贼为名,梁内史始兴王毅以郡让续,续所部内 有欲侵掠于毅,敷拥护之,亲率其党捍卫,送至豫章。时观宁侯萧永、长乐侯萧基、 豊城侯萧泰避难流寓,闻敷信义,皆往依之。敷愍其危惧,屈体崇敬,厚加给恤, 送之西上。俄而续部下将帅争权,复反,杀续以降周迪。迪素无簿阀,恐失众心, 倚敷族望,深求交结。敷未能自固,事迪甚恭,迪大凭仗之,渐有兵众。迪据临川 之工塘,敷镇临川故郡。侯景平,梁元帝授敷使持节、通直散骑常侍、信武将军、 宁州刺史,封西豊县侯,邑一千户。

  高祖受禅,王琳据有上流,余孝顷与琳党李孝钦等共图周迪,敷大致人马以助 于迪。迪擒孝顷等,敷功居多。熊昙朗之杀周文育,据豫章,将兵万馀人袭敷,径 至城下,敷与战,大败之,追奔五十馀里,昙朗单马获免,尽收其军实。昙朗走巴 山郡,收合馀党,敷因与周迪、黄法等进兵围昙朗,屠之。王琳平,授散骑常侍、 平西将军、豫章太守。是时南江酋帅并顾恋巢窟,私署令长,不受召,朝廷未遑致 讨,但羁縻之,唯敷独先入朝。天嘉二年,诣阙,进号安西将军,给鼓吹一部,赐 以女乐一部,令还镇豫章。

  周迪以敷素出己下,超致显贵,深不平,乃举兵反,遣弟方兴以兵袭敷。敷与 战,大破方兴。仍率众从都督吴明彻攻迪,破之,擒其弟方兴并诸渠帅。诏以敷为 安西将军、临川太守,馀并如故。寻征为使持节、都督南豫、北江二州诸军事、镇 南将军、南豫州刺史,增邑五百户,常侍、鼓吹如故。五年,迪又收合馀众,还袭 东兴。世祖遣都督章昭达征迪,敷又从军。至定川县,与迪相对。迪绐敷曰:“吾 昔与弟戮力同心,宗从匪他,岂规相害。今愿伏罪还朝,因弟披露心腑,先乞挺身 共立盟誓。”敷许之,方登坛,为迪所害,时年三十五。诏曰:“使持节、散骑常 侍、都督南豫州缘江诸军事、镇南将军、南豫州刺史西豊县开国侯敷,受任遐征, 淹时违律,虚衿奸诡,遂贻丧仆。但夙著勤诚,亟劳戎旅,犹深恻怆,愍悼于怀。 可存其茅赋,量所赙恤,还葬京邑。”谥曰脱。子智安嗣。

  敷兄彖,共敷据本乡,亦授临川太守。

  荀朗,字深明,颍川颍阴人也。祖延祖,梁颍川太守,父伯道,卫尉卿。朗少 慷慨,有将帅大略,起家梁庐陵王行参军。侯景之乱,朗招率徒旅,据巢湖间,无 所属。台城陷后,简文帝密诏授朗云麾将军、豫州刺史,令与外籓讨景。景使仪同 宋子仙、任约等频往征之,朗据山立砦自守,子仙不能克。时京师大饥,百姓皆于 江外就食,朗更招致部曲,解衣推食,以相赈赡,众至数万人。侯景败于巴陵,朗 出自濡须截景,破其后军。王僧辩东讨,朗遣其将范宝胜及弟晓领兵二千助之。侯 景平后,又别破齐将郭元建于踟蹰山。梁承圣二年,率部曲万馀家济江,入宣城郡 界立顿。梁元帝授朗持节、通直散骑常侍、安南将军、都督南兗州诸军事、南兗州 刺史。未行而荆州陷。

  高祖入辅,齐遣萧轨、东方老等来寇,据石头城。朗自宣城来赴,因与侯安都 等大破齐军。永定元年,赐爵兴宁县侯,邑二千户,以朗兄昂为左卫将军,弟晷为 太子右卫率。寻遣朗随世祖拒王琳于南皖。

  高祖崩,宣太后与舍人蔡景历秘不发丧,朗弟晓在都微知之,乃谋率其家兵袭 台。事觉,景历杀晓,仍系其兄弟。世祖即位,并释之。因厚抚慰朗,令与侯安都 等共拒王琳。琳平,迁使持节、安北将军、散骑常侍、都督霍、晋、合三州诸军事、 合州刺史。天嘉六年卒,时年四十八。赠南豫州刺史,谥曰壮。子法尚嗣。

  法尚少倜傥,有文武干略,起家江宁令,袭爵兴宁县侯。太建五年,随吴明彻 北伐。寻授通直散骑侍郎,除泾令,历梁、安城太守。祯明中,为都督郢、巴、武 三州诸军事、郢州刺史。及隋军济江,法尚降于汉东道元帅秦王。入隋,历邵、观、 绵、豊四州刺史,巴东、燉煌二郡太守。

  周炅,字文昭,汝南安城人也。祖强,齐太子舍人、梁州刺史。父灵起,梁通 直散骑常侍、庐、桂二州刺史,保城县侯。炅少豪侠任气,有将帅才。梁大同中为 通直散骑侍郎、硃衣直阁。太清元年,出为弋阳太守。侯景之乱,元帝承制改授西 阳太守,封西陵县伯。景遣兄子思穆据守齐安,炅率骁勇袭破思穆,擒斩之。以功 授持节、高州刺史。是时炅据武昌、西阳二郡,招聚卒徒,甲兵甚盛。景将任约来 据樊山,炅与宁州长史徐文盛击约,斩其部将叱罗子通、赵迦娄等。因乘胜追之, 频克,约众殆尽。承圣元年,迁使持节、都督江、定二州诸军事、戎昭将军、江州 刺史,进爵为侯,邑五百户。

  高祖践祚,王琳拥据上流,炅以州从之。及王琳遣其将曹庆等攻周迪,仍使炅 将兵掎角而进,为侯安都所败,擒炅送都。世祖释炅,授戎威将军、定州刺史,带 西阳、武昌二郡太守。

  天嘉二年,留异据东阳反,世祖召炅还都,欲令讨异。未至而异平,炅还本镇。 天康元年,预平华皎之功,授员外散骑常侍。太建元年,迁持节、龙骧将军、通直 散骑常侍。五年,进授使持节、西道都督安、蕲、江、衡、司、定六州诸军事、安 州刺史,改封龙源县侯,增邑并前一千户。其年随都督吴明彻北讨,所向克捷,一 月之中,获十二城。齐遣尚书左丞陆骞以众二万出自巴、蕲,与炅相遇。炅留羸弱 辎重,设疑兵以当之,身率精锐,由间道邀其后,大败骞军,虏获器械马驴,不可 胜数。进攻巴州,克之。于是江北诸城及谷阳士民,并诛渠帅以城降。进号和戎将 军、散骑常侍,增邑并前一千五百户。仍敕追炅入朝。

  初,萧詧定州刺史田龙升以城降,诏以为振远将军、定州刺史,封赤亭王。及 炅入朝,龙升以江北六州七镇叛入于齐,齐遣历阳王高景安帅师应之。于是令炅为 江北道大都督,总统众军,以讨龙升。龙升使弋阳太守田龙琰率众二万阵于亭川, 高景安于水陵、阴山为其声援,龙升引军别营山谷。炅乃分兵各当其军,身率骁勇 先击龙升,龙升大败,龙琰望尘而奔,并追斩之,高景安遁走,尽复江北之地。以 功增邑并前二千户,进号平北将军,定州刺史,持节、都督如故,仍赐女妓一部。 太建八年卒官,时年六十四。赠司州刺史,封武昌郡公,谥曰壮。子法僧嗣,官至 宣城太守。

  史臣曰:彼数子者,或驱驰前代,或拥据故乡,并识运知归,因机景附,位升 列牧,爵致通侯,美矣。昔张耳、陈馀自同于至戚,周敷、周迪亦誓等昵亲,寻锋 刃而诛残,斯甚夫胡越矣。雠隙因于势利,何其鄙欤!

【译文】

  徐世谱字兴宗,巴东鱼复人。祖上世世代代居住在荆州,担任主帅,征伐蛮人、蜒人。传到徐世谱,尤其勇猛无畏而富有体力,善于水战。梁元帝担任荆州刺史时,徐世谱率领乡勇前往效力。

  侯景作乱,徐世谱因参与征讨,多次升官至员外散骑常侍。不久率领水军,随从司徒陆法和讨伐侯景,与侯景大战于赤亭湖。当时侯景兵力很强,徐世谱就另造楼船,抛掷石、火的抛物舰船,火舫,水车以加强自己军队的威力。大战开始,又亲乘大舰当先,结果大败了侯景的军队,活捉了侯景的将领任约,侯景败退逃走。于是随从王僧辩进攻郢州,徐世谱又乘大舰逼近仓门,贼将宋子仙献城投降。因为有战功被任命为使持节、信武将军、信州刺史,封鱼复县侯,食邑五百户。仍然随从王僧辩东下,常常担任先锋。又在姑孰打垮了侯景的将领侯子鉴。侯景被消灭后,因为有战功徐世谱被授予通直散骑常侍、衡蛆刺史资格,兼河东太守,增赐食邑合计以前赐予的共一千户。

  酉垄来犯翅蛆,涂世趱镇守区玺岸,控制了垄绌,銮五童任命他为侍中、使持节、都督江南诸军事、镇南将军、护军将军,赏给鼓吹乐一部。堰失陷后,徐世赞束下依附翅。

  多睦元年,天子征召他入朝担任侍中、左卫将军。直狙抗御王继的时候,水战的武器装备,全部委交给徐世谱准备。徐世谱天性机灵乖巧,熟知制造各种战具的传统方法,他所做的器械,都能仿照原件而有所改进,奇妙的构思超越常人。

  永定二年,升任护军将军。世祖继承帝位后,加任他为特进,提升官号为安右将军。天嘉元年,增赐食邑五百户。二年,调出京城担任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宣城郡诸军事、安西将军、宣城太守,俸禄中二干石。又调回朝廷担任安前将军、右光禄大夫。之后不久因患病而双目失明,托病请求免朝。四年去世,这年五十五岁。以去世时的官职封赠他,谧号是桓侯。

  徐世谱的堂弟徐世休,跟随徐世谱在梁朝征讨,也有战功。官做到员外散骑常侍、安远将军,封为枳县侯,食邑八百户。光大二年,附属于都督淳于量征讨华皎。去世后,追赠为通直散骑常侍。谧号是壮。

  鲁悉达字志通,扶风郡郡县人。祖父鲁斐,是齐朝的通直散骑常侍、安远将军、衡州刺史,封阳塘侯。父亲鲁益之,是梁朝的云麾将军、新蔡义阳二郡太守。

  鲁悉达早年以孝道而远近闻名,在家中以平民的身份出任为梁朝南平嗣王中兵参军。侯景作乱,鲁悉达聚集乡里人,保护新蔡,又努力耕种蓄存粮食。当时战祸连接灾荒,京都和上的人饿死了十分之八九,有幸存的,都带着老幼前来归附他。鲁悉达分发粮米给灾民,靠他的救济而活下来的人非常之多。接下来他在新蔡修建住所让流民住下来。他招附了晋熙等五郡,完全掌握了这些地区。又派他的弟弟鲁广达领兵随从王堂峦讨伐{蓉还。娄基被消灭后,凿远童任命他为持节、仁威将军、散骑常侍、北江州刺史。

  敬帝即位后,王琳控制了长江上游,留异、余孝顷、且迪等也在各地蜂起反叛,叠悉达安抚五郡,很得民众拥戴,士卒都心甘情愿地为他效力。王继任命叠迁达为镇北将军,直担也派厘翅擅任命他为征西将军、江州刺史,各方又都赐赠了鼓吹乐和歌姬舞女,鲁悉连接受了两方的任命,但却拖延时日观察形势,不表态归附任何一方。高祖派安西将军沈泰暗中进兵突然袭击,却没能打败他。齐人派遣行台慕容绍宗率兵三万进攻郁口各集镇,兵势非常强盛,鲁悉达与之大战,打败了齐军,慕容绍宗仅仅是只身逃脱。

  王琳打算顺江而下向东进军,但因为鲁悉达控制了中游,担心他会阻挠作梗,于是多次派遣使者招引诱惑他归顺,鲁悉达始终不答应。王琳无法东进,就与齐人联合,互为呼应互相支援,齐人派遣清河王高岳帮助工琳。双方相持一年多,恰遇偏将梅天养等有罪害怕惩治,就勾引齐军攻入城内。鲁悉达指挥部下敷千人渡江归匾高祖。高祖见了他,非常高兴,说:“怎么来得这样迟啊?”鲁悉达回答说:“我在上游镇抚,希望成为保护陛下的屏障,陛下给我以官职,恩惠是很大的了,但派沈泰袭击我,威力也是够厉害的了,然而我主动地归顺陛下的原因,是我确实认为陛下胸怀开阔气度宽宏,跟汉高祖相同的缘故。”高祖赞叹地说:“你的话说对了啊!”任命他为平南将军、散骑常侍、北江州刺史,封为彭泽县侯。世祖即位,提升他的官号为安左将军。

  鲁悉达虽然任性行事,喜欢打抱不平,却不会因为自己富贵就鄙视别人,而且很爱好词赋,还招揽礼遇贤才,与他们聚会共同鉴赏辞章。升任安南将军、吴州刺史。遭逢母亲去世而服丧,哀伤过度以致形销骨立,因而得病而亡,这年三十八岁。追赠为安左将军、江州刺史,谧号是孝侯。儿子鲁览继承。弟弟鲁广达,另外有传。

  周敷字仲远,临川人。是郡裹的豪门大族。周敷身形短小,就像还撑不起成人衣服的小孩,但是胆量勇力以及坚强果毅的气质,却胜过当时的成名人物。生性豪放任侠,不重资财钱物却敬重能人志士,乡里那些意气用事的青年人都归向他。

  侯景作乱时,乡里人周续以讨贼的名义纠集了许多人,梁朝内史始兴藩王萧毅把郡守的职权退让给周续,周续的部下有人想侵犯抢掠萧赵,且苏保护他,亲自带领手下人抵御防卫,把他送到了豫章。当时观宁侯萧永、长乐侯萧基、丰城侯萧泰因避难而流离失所,听说周敷守信用讲道义,都前来投靠他。周敷怜悯他们处境危险可怕,对他们礼拜尊敬,周济了很多财物,护送他们溯江西上。

  不久周续部下的将领争权夺利,再次造反,杀掉了周续向周迪投降。周迪因祖辈先代向来没有达官贵人而缺少名望,恐怕吸引不住人心,就想依仗周敷在本族中的声望,所以非常想与周敷结交。周敷这时还不能自保,于是就恭敬地对待周迪。周迪大藉他的威望,陆续招集了大量兵员。周迪占据了临川的工塘,周敷镇守在临川的旧郡城。侯景被消灭后,梁元帝任命周敷为使持节、通直散骑常侍、信武将军、宁州刺史,封为西丰县侯,食邑一千户。

  高祖受禅为帝,王琳控制了上游,余孝顷与王琳的党羽李孝钦等联合围攻周迪,周敷派遣大量人马援助周迪.周迪抓获余孝顷等,以周敷的功劳最多。

  熊昙朗杀了周文育后,占据了豫章。带兵一万余人袭击周敷,一直杀到城下,周敷与他大战,彻底打败了他,追逐败兵五十余里,熊昙朗单人匹马逃脱,周敷缴获了他军中的全部物资。熊昙塱逃入巴山郡,收拢他的余党,周敷就与周迪、黄法抃等进兵围剿熊昙朗,杀掉了他。

  王琳被消灭后,周敷被任命为散骑常侍、平西将军、豫章太守。这时南江的部落首领依恋山寨洞穴,擅自安排县令僚吏,不接受召见,朝廷无暇征讨问罪,只好笼络他们免生变乱,衹有周数一人先到京城朝拜。天嘉二年,拜见朝廷,朝廷提升他的官号为安西将军,赏给鼓吹乐一部。赐给女乐一部,派他回豫章镇守。

  周迪认为周敷出仕任职之初本在自己的下位,如今显赫尊贵胜过自己,因而十分愤怒不平,就发兵造反,派弟弟周方兴袭击周敷。周敷舆他作战,彻底打垮了周方兴。接着率领人马随从都督吴明彻攻讨周迪,打垮了他,活捉他弟弟周方兴和许多高级将领。天子下诏书任命周敷为安西将军、临太守,其余封赏仍旧。随后天子又征召他担任使持节、都督南豫北江二州诸军事、镇南将军、南豫州刺史,增赐食邑五百户。常侍官职、赏赐的鼓吹乐仍旧。

  五年,周迪又收拢余党,回袭束兴。世祖派都督章昭达征讨周迪,周敷又随军进发。到了定皿墨,舆且迪对面相遇。且迪欺骗且堑说:“我以前和贤弟你合力同心,既是同宗兄弟不是外人,怎么能圃谋相害?现在我愿意服罪回朝,藉重贤弟表白我的忠心诚意,先请你决断无疑地共发誓言订立盟约。”周敷答应了他,正当登上盟誓高台时,被周迪杀害,这年才三十五岁。天子下诏书说:“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南豫州缘红诸军事、镇南将军、亩辽州刺史西丰县开国侯旦苏,领受重任出师远征,迟误时机违失军纪与敌人盟誓缔约,心中又缺乏对诡诈歹徒的警惕,以至于身殁命硕而遗体迄今未葬。但他早年的确勤劳王事忠诚为国,戎马生涯军务累累,他的不幸至今还令人悲痛不已,怜悯在心。应该保存他的茅土封爵和食邑租赋,现在赠恤他全部丧事费用,骸骨运回京都安葬。”谧号是脱。儿子周智宣继承。

  且邀的哥哥屋叁,因为曾经和旦堑一道据守本乡,也任命为临川太守。

  苞趋字鲤旦,墨业题堕入。祖父苞型,是凿塑的垄伹太守,父亲苞值道,是卫尉卿。苞塱年轻时就胸怀壮志,有将帅的远大谋略。在家中以布衣身份直接出任为梁朝庐陵王代理参军。堡量作乱时,萤舆招集和带领了一帮人马,控制住垦迩一带,不归属于谁。台城失陷以后,简文童秘密地下了一道诏书任命荀朗为云麾将军、豫丛刺史,命令他与京城之外的侯王们一道讨伐侯量。鳄派仪同塞王业、任垫等多次前去攻打他,苞舆据山扎寨固守,宋子仙没能攻下来。当时京都一带发生了严重的饥荒,民众都流离到江北谋食求生,茎朗连续多次招收他们成为自己的私人武装,同他们共穿衣、同饮食,互相救助,多到数万人。谴在旦医失败,苞塑从逻须出击截杀尽量败兵,打垮了他的后军。王僧辩向东征讨,荀朗派遣将领范实胜和弟弟荀晓带二千士卒协助。侯景被消灭后,荀朗另在踟蹰山打垮了齐将郭元建。梁朝承圣二年,他率领部属一万多家渡江,进入宣城郡范围驻扎。梁元帝任命荀朗为持节、通直散骑常侍、安南将军、都督南兖州诸军事、南兖州刺史。他还没有起程赴任荆州就陷落了。

  高祖到达京都辅佐梁朝时,齐人派遣萧轨、塞左圭等来犯,占据了互玺球。苞塑从宣继前往救援,于是舆侯安都等一道彻底打垮了齐军。永室元年,赐给爵位为兴宁县侯,食邑二千户,任命苞塑的哥哥苞显为左卫将军,弟弟苞垒为太子右卫率。随后朝廷派遣荀朗随从世祖到南皖抵御王继。

  直塑崩时,宣太后与舍人墓星压封锁消息不向天下公开丧事,苞朗弟弟荀晓在京都探询到这一情况,就打算率领家兵袭击朝廷禁省。逭事被发觉了,基基历杀掉了苞堕,接着又拘捕了他的兄弟。世担即位后,把他的兄弟都释放了。进而优厚地抚慰苞塱,派他与侯安都等共同抵御王继。玉继被消灭后,升任他为使持节、安北将军、散骑常侍、都督霍晋合三州诸军事、合州刺史。丢台六年去世,这年四十八岁。追赠为南豫州刺史,谧号是壮。儿子荀法尚继承。

  荀法尚青年时期就卓越不凡,有文武两方面的才干谋略,在家中以布衣身份直接出任为江宁昼县令,继承父亲兴宁县侯的爵位。左建五年,随从吴明彻北伐。不久被任命为通直散骑侍郎,实授为迳逊县令。历任銮、安城太守。祯明年间,担任都督坚旦茎三州诸军事、郢州刺史。到膑军渡辽南下,荀法尚向莲墓道元帅台王降顺。在瞪朝,历任邵、塑、钨、丰四州刺史,巴束、炖煌二郡太守。

  且旦字塞岖,迪直窒越人。祖父旦彊,在查塑任太子舍人、銮刺史。父亲周灵起,在凿曲担任通直散骑常侍、庐挂二州刺史,封为堡继墨继。

  周炅青少年时就豪放侠义而又任性行事,有将帅的才干。梁朝大同年间担任通直散骑侍郎、朱衣直合。太清元年,调出京城担任弋阳太守。侯景作罱时,梁元帝秉承皇帝的旨意调任他为西阳太守,封为西陵县伯。侯景派他哥哥的儿子侯思穆据守齐安,周炅率领勇猛强悍的士卒袭击打垮了侯思穆,将他活捉斩首。因为有战功,周炅被任命为持节、高州刺史。这时周炅控制了武昌、西阳二郡,招集兵员,军力强盛。侯景将领任约来抢占樊山,周炅舆宁州长史徐文盛痛击任约,斩杀他的部将叱罗子通、趟迦娄等。于是乘胜追击,连打胜仗,任约的人马近乎全歼。承圣元年,周炅升任使持节、都督江定二州诸军事、戎昭将军、江州刺史,提升爵位为侯,食邑五百户。

  高祖登基为帝时,王琳占据了江水上游,周炅归顺了他并献出了江州。到王琳派遣将领曹庆等攻打周迪时,又派周炅带兵与曹庆互成掎角之势进军,但被侯安都打败,周炅也被抓获并送到京都。世祖释放了周炅,还任命他为戎威将军、定州刺史,兼西阳、武昌二郡太守。

  天嘉二年,留异控制束阳反叛,世祖召令周炅回到京都,想派他讨伐留异。他还没有到达京都留异就已经平定,周炅回到自己的镇所。天康元年,因参与平定华皎有功,被任命为员外散骑常侍。主建元年,升任持节、龙骧将军、通直散骑常侍。

  五年,升任使持节、西道都督安蕲江衡司定六州诸军事、室姐刺史,改封为龙源县侯,增赐食邑合计以前赐予的共一千户。这年随从都督吴明彻北伐,所攻即克,一月之中,连取十二城。蛮人遣尚书左丞陆骞领兵二万从巴、蕲出发,与且星相遇。凰垦留下疲弱士卒和辎重,布置疑兵正面抵挡,自己却亲率精锐士卒通过偏僻小路拦击对方后军,把陆骞全军打得大败,缴获的器械马驴,难以计数。继续前进攻取巴州,攻下来了。于是江北各城和谷阳的士人及民众。一齐行动诛杀当地首领献城投降。朝廷提升他的官号为和戎将军、散骑常侍,增赐食邑合计以前赐予的共一千五百户。接着又下诏书将周炅追调入朝。

  当初,萧察的定州刺史田龙升献城投降。天子下诏书任命田龙升为振远将军、定州刺史,封为赤亭王。到且星入朝任职,且蓝丑反叛向蛮人献出了辽韭六州镇,齐人派堡遇王产量垄领兵接应他.于是朝廷指令周炅为道大都督,总领各路军马,讨伐田龙升。田龙升派阳太守田龙琰率兵二万在皇贝排开阵势,直量圭驻扎在困、堕山一带作为声援,田龙升率领另一支军队在山谷安营。于是周炅就兵分数路抵抗各路敌军,自己则亲自带领勇猛精壮的士卒首先进击田垄丑,田龙升大败,且篮壁闻风丧胆不战而逃,两人都被迫兵斩杀,高景安逃脱,于是完全收复了辽韭地区。,因为有战功增赐食邑合计以前赐予的共二千户,提升宫号为平北将军,任命为定州刺史,持节、都督::职仍旧,又赏赐女妓一一部.;左建八年在任上去世,造年六十四岁,追赠为司州刺史,追封为武昌郡公,谧号是壮.儿千周法僧继承,官至宣城太守.

  史臣曰:这几个人,有的奔走效力于前朝,有的拥兵割地在故乡,但都深晓天命所在懂得归顺方向,各自乘藉机缘如影随形地依附陈朝,官职升至州牧,爵位封到通侯,这实在是美事啊。先前的亟互、座篮自以为交情如至亲,周敷、周迪也发誓要亲近相处,但后来他们却兵戎相见互相残杀,远甚于古时的塱垫之战。他们的仇怨因权势利益而产生,人品怎么这样卑贱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