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陈书·列传

卷六

  胡颖 徐度 子敬成 杜棱 沈恪

  胡颖,字方秀,吴兴东迁人也。其先寓居吴兴,土断为民。颖伟姿容,性宽厚。 梁世仕至武陵国侍郎,东宫直前。出番禺,征讨俚洞,广州西江督护。高祖在广州, 颖仍自结高祖,高祖与其同郡,接遇甚隆。及南征交趾,颖从行役,馀诸将帅皆出 其下。及平李贲,高祖旋师,颖隶在西江,出兵多以颖留守。

  侯景之乱,高祖克元景仲,仍渡岭援台,平蔡路养、李迁仕,颖皆有功。历平 固、遂兴二县令。高祖进军顿西昌,以颖为巴丘县令,镇大皋,督粮运。下至豫章, 以颖监豫章郡。高祖率众与王僧辩会于白茅湾,同讨侯景,以颖知留府事。

  梁承圣初,元帝授颖假节、铁骑将军、罗州刺史,封汉阳县侯,邑五百户。寻 除豫章内史,随高祖镇京口。齐遣郭元建出关,都督侯瑱率师御之。高祖选府内骁 勇三千人配颖,令随瑱,于东关大破之。三年,高祖围广陵,齐人东方光据宿预请 降,以颖为五原太守,随杜僧明援光,不克,退还,除曲阿令。寻领马军,从高祖 袭王僧辩。又随周文育于吴兴讨杜龛。绍泰元年,除假节、都督南豫州诸军事、轻 车将军、南豫州刺史。太平元年,除持节、散骑常侍、仁威将军。寻兼丹阳尹。

  高祖受禅,兼左卫将军,馀如故。永定三年,随侯安都征王琳,于宫亭破贼帅 常众爱等。世祖嗣位,除侍中、都督吴州诸军事、宣惠将军、吴州刺史。不行,寻 为义兴太守,将军如故。天嘉元年,除散骑常侍、吴兴太守。其年六月卒,时年五 十四。赠侍中、中护军,谥曰壮。二年,配享高祖庙庭。子六同嗣。

  颖弟铄,亦随颖将军。颖卒,铄统其众。历东海、豫章二郡守,迁员外散骑常 侍。随章昭达南平欧阳纥,为广州东江督护。还预北伐,除雄信将军、历阳太守。 太建六年卒,赠桂州刺史。

  徐度,字孝节,安陆人也。世居京师。少倜傥,不拘小节。及长,姿貌瑰伟, 嗜酒好博。恒使僮仆屠酤为事。梁始兴内史萧介之郡,度从之,将领士卒,征诸山 洞,以骁勇闻。高祖征交趾,厚礼招之,度乃委质。

  侯景之乱,高祖克定广州,平蔡路养,破李迁仕,计划多出于度。兼统兵甲, 每战有功。归至白茅湾,梁元帝授宁朔将军、合州刺史。侯景平后,追录前后战功, 加通直散骑常侍,封广德县侯,邑五百户。迁散骑常侍。高祖镇硃方,除信武将军、 兰陵太守。高祖遣衡阳献王往荆州,度率所领从焉。江陵陷,间行东归。高祖平王 僧辩,度与侯安都为水军。绍泰元年,高祖东讨杜龛,奉敬帝幸京口,以度领宿卫, 并知留府事。

  徐嗣徽、任约等来寇,高祖与敬帝还都。时贼已据石头城,市廛阝居民,并在 南路,去台遥远,恐为贼所乘,乃使度将兵镇于冶城寺,筑垒以断之。贼悉众来攻, 不能克。高祖寻亦救之,大败约等。明年,嗣徽等又引齐寇济江,度随众军破之于 北郊坛。以功除信威将军、郢州刺史,兼领吴兴太守。寻迁镇右将军、领军将军、 徐州缘江诸军事、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给鼓吹一部。

  周文育、侯安都等西讨王琳,败绩,为琳所拘,乃以度为前军都督,镇于南陵。 世祖嗣位,迁侍中、中抚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公。未拜,出为使持节、 散骑常侍、镇东将军、吴郡太守。天嘉元年,增邑千户。以平王琳功,改封湘东郡 公,邑四千户。秩满,为侍中、中军将军。出为使持节、都督会稽、东阳、临海、 永嘉、新安、新宁、信安、晋安、建安九郡诸军事、镇东将军、会稽太守。未行而 太尉侯瑱薨于湘州,乃以度代瑱为都督湘、沅、武、巴、郢、桂六州诸军事、镇南 将军、湘州刺史。秩满,为侍中、中军大将军,仪同、鼓吹并如故。

  世祖崩,度预顾命,以甲仗五十人入殿省。废帝即位,进位司空。华皎据湘州 反,引周兵下至沌口,与王师相持,乃加度使持节、车骑将军,总督步军,自安成 郡由岭路出于湘东,以袭湘州,尽获其所留军人家口以归。光大二年薨,时年六十。 赠太尉,给班剑二十人,谥曰忠肃。太建四年,配享高祖庙庭。子敬成嗣。

  敬成幼聪慧,好读书,少机警,善占对,结交文义之士,以识鉴知名。起家著 作郎。永定元年,领度所部士卒,随周文育、侯安都征王琳,于沌口败绩,为琳所 絷。二年,随文育、安都得归,除太子舍人,迁洗马。度为吴郡太守,以敬成监郡。 天嘉二年,迁太子中舍人,拜湘东郡公世子。四年,度自湘州还朝,士马精锐,敬 成尽领其众。随章昭达征陈宝应,晋安平,除贞威将军、豫章太守。光大元年,华 皎谋反,以敬成为假节、都督巴州诸军事、云旗将军、巴州刺史。寻诏为水军,随 吴明彻征华皎,皎平还州。二年,以父忧去职。寻起为持节、都督南豫州诸军事、 壮武将军、南豫州刺史。四年,袭爵湘东郡公,授太子右卫率。

  五年,除贞威将军、吴兴太守。其年随都督吴明彻北讨,出秦郡,别遣敬成为 都督,乘金翅自欧阳引埭上溯江由广陵。齐人皆城守,弗敢出。自繁梁湖下淮,围 淮阴城。仍监北兗州。淮、泗义兵相率响应,一二日间,众至数万,遂克淮阴、山 阳、盐城三郡,并连口、朐山二戍。仍进攻郁州,克之。以功加通直散骑常侍、云 旗将军,增邑五百户。又进号壮武将军,镇朐山。坐于军中辄科订,并诛新附,免 官。寻复为持节、都督安、元、潼三州诸军事、安州刺史,将军如故,镇宿预。七 年卒,时年三十六。赠散骑常侍,谥曰思。子敞嗣。

  杜棱,字雄盛,吴郡钱塘人也。世为县大姓。棱颇涉书传,少落泊,不为当世 所知。遂游岭南,事梁广州刺史新渝侯萧映。映卒,从高祖,恒典书记。侯景之乱, 命棱将领,平蔡路养、李迁仕皆有功。军至豫章,梁元帝承制授棱仁威将军、石州 刺史,上陌县侯,邑八百户。

  侯景平,高祖镇硃方,棱监义兴、琅邪二郡。高祖诛王僧辩,引棱与侯安都等 共议,棱难之。高祖惧其泄己,乃以手巾绞棱,棱闷绝于地,因闭于别室。军发, 召与同行。及僧辩平后,高祖东征杜龛等,留棱与安都居守。徐嗣徽、任约引齐寇 济江,攻台城,安都与棱随方抗拒,棱昼夜巡警,绥抚士卒,未常解带。贼平,以 功除通直散骑常侍、右卫将军、丹阳尹。永定元年,加侍中、忠武将军。寻迁中领 军,侍中,将军如故。

  三年,高祖崩,世祖在南皖。时内无嫡嗣,外有强敌,侯瑱、侯安都、徐度等 并在军中,朝廷宿将,唯棱在都,独典禁兵,乃与蔡景历等秘不发丧,奉迎世祖, 事见景历传。世祖即位,迁领军将军。天嘉元年,以预建立之功,改封永城县侯, 增邑五百户。出为云麾将军,晋陵太守,加秩中二千石。二年,征为侍中、领军将 军。寻迁翊左将军、丹阳尹。废帝即位,迁镇右将军、特进,侍中、尹如故。光大 元年,解尹,量置佐史,给扶,重授领军将军。

  太建元年,出为散骑常侍、镇东将军、吴兴太守,秩中二千石。二年,征为侍 中、镇右将军。寻加特进、护军将军。三年,以公事免侍中、护军。四年,复为侍 中、右光禄大夫,并给鼓吹一部,将军、佐史、扶并如故。

  棱历事三帝,并见恩宠。末年不预征役,优游京师,赏赐优洽。顷之卒于官, 时年七十。赠开府仪同三司,丧事所须,并令资给,谥曰成。其年配享高祖庙庭。 子安世嗣。

  沈恪,字子恭,吴兴武康人也。深沈有干局。梁新渝侯萧映为郡将,召为主簿。 映迁北徐州,恪随映之镇。映迁广州,以恪兼府中兵参军,常领兵讨伐俚洞。卢子 略之反也。恪拒战有功,除中兵参军。高祖与恪同郡,情好甚昵,萧映卒后,高祖 南讨李贲,仍遣妻子附恪还乡。寻补东宫直后,以岭南勋除员外散骑侍郎,仍令招 集宗从子弟。

  侯景围台城,恪率所领入台,随例加右军将军。贼起东西二土山以逼城,城内 亦作土山以应之,恪为东土山主,昼夜拒战。以功封东兴县侯,邑五百户。迁员外 散骑常侍。京城陷,恪间行归乡里。高祖之讨侯景,遣使报恪,乃于东起兵相应。 贼平,恪谒高祖于京口,即日授都军副。寻为府司马。

  及高祖谋讨王僧辩,恪预其谋。时僧辩女婿杜龛镇吴兴,高祖乃使世祖还长城, 立栅备龛,又使恪还武康,招集兵众。及僧辩诛,龛果遣副将杜泰率众袭世祖于长 城。恪时已率兵士出县诛龛党与,高祖寻遣周文育来援长城,文育至,泰乃遁走。 世祖仍与文育进军出郡,恪军亦至,屯于郡南。及龛平,世祖袭东扬州刺史张彪, 以恪监吴兴郡。太平元年,除宣猛将军、交州刺史。其年迁永嘉太守。不拜,复令 监吴兴郡。自吴兴入朝。高祖受禅,使中书舍人刘师知引恪,令勒兵入,因卫敬帝 如别宫。恪乃排闼入见高祖,叩头谢曰:“恪身经事萧家来,今日不忍见许事,分 受死耳,决不奉命。”高祖嘉其意,乃不复逼,更以荡主王僧志代之。

  高祖践祚,除吴兴太守。永定二年,徙监会稽郡。会余孝顷谋应王琳,出兵临 川攻周迪,以恪为壮武将军,率兵逾岭以救迪。余孝顷闻恪至,退走。三年,迁使 持节、通直散骑常侍、智武将军、吴州刺史,便道之鄱阳。寻有诏追还,行会稽郡 事。其年,除散骑常侍、忠武将军、会稽太守。

  世祖嗣位,进督会稽、东阳、新安、临海、永嘉、建安、晋安、新宁、信安九 郡诸军事,将军、太守如故。天嘉元年,增邑五百户。二年,征为左卫将军。俄出 为都督郢、武、巴定四州诸军事、军师将军、郢州刺史。六年,征为中护军。寻迁 护军将军。光大二年,迁使持节、都督荆武右三州诸军事、平西将军、荆州刺史。 未之镇,改为护军将军。

  高宗即位,加散骑常侍、都督广、衡、东衡、交、越、成、定、新、合、罗、 爱、德、宜、黄、利、安、石、双等十八州诸军事、镇南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 刺史。恪未至岭,前刺史欧阳纥举兵拒险,恪不得进,朝廷遣司空章昭达督众军讨 纥,纥平,乃得入州。州罹兵荒,所在残毁,恪绥怀安缉,被以恩惠,岭表赖之。

  太建四年,征为领军将军。及代还,以途还不时至,为有司所奏免。十一年, 起为散骑常侍、卫尉卿。其年授平北将军、假节,监南兗州。十二年,改授散骑常 侍、翊右将军,监南徐州。又遣电威将军裴子烈领马五百匹,助恪缘江防戍。明年, 入为卫尉卿,常侍、将军如故。寻加侍中,迁护军将军。后主即位,以疾改授散骑 常侍、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其年卒,时年七十四。赠翊左将军,诏给东园秘器, 仍出举哀,丧事所须,并令资给,谥曰元。子法兴嗣。

  史臣曰:胡颖、徐度、杜棱、沈恪并附骐骥而腾跃,依日月之光辉,始觏王佐 之才,方悟公辅之量,生则肉食,终以配飨。盛矣哉!

【译文】

  胡颖字方秀,吴兴东迁人。他的祖先寄居吴兴,经官府土断而成为当地人。胡颖姿容壮美,性情宽厚。在梁朝官至武陵国侍郎,束宫直前。调出京城到番禺,征讨俚洞时,广州西江督护高祖在广州,胡颖于是主动攀附高祖,高祖与他是同郡人,很隆重地接待他。到南征交趾时,胡颖随军服务,其他将领僚属的才干都比不上他。到平定了李贲,高祖凯旋回师后,胡颖隶属于西江,高祖率兵外出时多次派胡颖留守后方。

  侯景作乱时,高祖打败了元景仲后,随即越过五岭打算北上援救朝廷,途中平定了蔡路养、李迁仕,胡颖都有功劳。历任平固、遂兴二县县令。高祖进军驻扎在西昌,派胡颖担任巴丘县县令,镇守大皋,统管军粮运输。高祖束下到豫章,即派胡颖监理豫章郡。高祖率部属舆王僧辩在白茅湾会合,共同讨伐侯景,派胡颖主持留守府内的事务。

  梁朝承圣初年,元帝任命胡颖为假节、铁骑将军、罗州刺史,封汉阳县侯,食邑五百户。不久又任命为豫章内史,随从高祖镇守京口。齐派遣郭元建出关来犯,都督侯填领兵抵御。高祖挑选府内的三千勇士调配给胡颖,派他随从侯填,在东关大破郭元建。三年,高祖围攻广陵,齐人东方光据守宿预请求降顺,高祖派胡颖为五原太守,随从杜僧明援助东方光,没能成功,退还,被任命为曲阿县令。不久,率领马军,随从产担袭击王僧辩。又随且塞直在昱璺讨伐拄矗。纽台元年,被任命为假节、都督南豫州诸军事、轻车将军、直邃业刺史。立垩元年,被任命为持节、散骑常侍、仁威将军。不久又兼任壁堡尹。

  产担受挥为帝后,塑题又兼左卫将军,其他官职仍旧。永定三年,随从侯安都征讨王琳,在宣台大破贼帅堂塞爱等。世担继承帝位,任命他为侍中、都督吴州诸军事、宣惠将军、吴州刺史。他没有赴任,随即改任为义兴太守,将军称号仍旧。玉墓元年,任命他为散骑常侍、吴兴太守。逭年六月去世,时年五十四岁。追赠为侍中、中护军,谧号是壮。二年,配享在高祖祭庙。儿子胡六同继承。

  翅题弟弟塑铿,也随着支噬带兵。查岖去世后,塑镗统率他的部属。历任束海、豫章二郡太守,升任员外散骑常侍。随从章昭达南征平定欧疆丝时,担任卢业塞红督护。回军后参与北伐,被任命为雄信将军、历阳太守。太建六年去世,追赠为桂州刺史。

  锤字垄个,室堕入。世世代代住在京师。青年时期就卓越不俗,不拘小节。到长大成人后,姿容相貌奇伟,喜欢饮酒爱好博戏,经常派僮仆专门从事屠宰和卖酒。梁朝始兴内史萧介到了郡裹,涂仅跟着他,带领士卒,征讨各个山洞,以骁勇而闻名。高祖征讨交趾,用隆重的礼节招揽他,徐度才表示归顺。

  龌作乱之时,龃平定龇,削平了龃养,打垮了李迁仕,这些计策谋划大多出于徐度。篮仅兼带统领士兵,每次战斗都有功劳。回到白茅湾,梁元帝任命他为宁朔将军、合州刺史。堡量之乱平息以后,对他前前后后的战功计写入册,加任通直散骑常侍,封广德县侯,食邑五百户。又升任为散骑常侍。

  直担镇守塞立时,任命他为信武将军、兰陵太守。产担派衡阳献王去趔,过率领所部随同。堰失陷后,涂廛从小路向东潜回。高祖平定王僧辩时,徐度与侯安都率领水军。绍泰元年,高祖东征讨伐杜宠,拥奉敬帝到京时,派徐度统率宿卫部队,并且主持留守府事务。

  徐嗣徽、任约等来犯,高祖与敬帝回到都城。这时贼寇已经占据石头城,市集上的平民百姓,都集中在南路,距离朝廷禁省很远,都害怕被贼寇骚扰,高祖就派徐度率兵在冶城寺镇守,构筑城垒将百姓隔离开来。贼寇倾尽全力进攻,没能攻下来。紧接着高祖也前来救援,打败了任约等人。第二年,徐嗣徽等又勾引齐寇渡江南侵,徐度随从各路军兵在北郊坛打败了他们。因有战功被任命为信威将军、郢州刺史,兼领吴兴太守。不久升任镇右将军、领军将军、徐州缘江诸军事、镇北将军、南徐州刺史,赏给鼓吹乐一部。

  周文育、侯安都等向西进军征讨王琳,结果全军大败,他们也被王琳拘囚不还,高祖就任命徐度为前军都督,镇守在南陵。世祖继承帝位后,调他入朝升任侍中、中抚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提升爵级为公。徐度还没有赴任,又调出京城担任使持节、散骑常侍、镇东将军、吴郡太守。天嘉元年,增赐食邑一千户。因为平定王琳有功,改封为湘束郡公,食邑四千户。任期满后,调入朝廷担任侍中、中军将军。又调出京城担任使持节、都督会稽束阳临海水嘉新安新宁信安晋安建安九郡诸军事、镇束将军、会稽太守。还没有启程赴任而太尉侯填在湘州去世,于是就以徐度代替侯琐担任都督湘沅武巴郢桂六州诸军事、镇南将军、湘州刺史。任期满后调入朝廷担任侍中、中军大将军,仪同、鼓吹乐的封赏一起仍旧。

  世祖驾崩,徐度参与听受辅佐太子的遣诏而为顾命大臣,带五十名甲士进入殿省。废帝即位后,提升他的官职为司空。华皎占据湘州反叛,勾引周兵束下到沌口,与王师相抗,废帝就加任徐度为使持节、车骑将军,总领陆军,从安成郡通过五岭的山路出兵到湘束,以袭击湘州,俘获了华皎留在后方的全部军人家属然后回师。光大二年去世,这年六十岁。追赠为太尉,赏赐班剑仪仗二十人,谧号是忠肃。太建四年,配享在高祖祭庙。儿子徐敬成继承。

  徐敬成幼年时期聪明有智慧,喜爱读书,少年时期机敏警觉,善于应口答对,结交那些言之有物的文义之士,以能赏识人才辨别是非而闻名。在家中以平民身份直接出任为著作郎。永定元年,徐敬成统率徐度部下的士卒,随从周文育、侯安都征讨王琳,在沌大败,被王琳拘囚。二年,随周文育、侯安都逃回,被任命为太子舍人,升任洗马。徐度担任吴郡太守时,派徐敬成监理郡中事务。天嘉二年。升任为太子中舍人,被确立为湘东郡公世子。四年。徐度从湘州回到朝廷时,兵马精锐,徐敬成即统率这支军队。随从童昭达征讨陈实应,晋安平定后,被任命为贞威将军、豫章太守。光大元年,华皎谋反,庐童任命徐敬成为假节、都督旦业诸军事、云旗将军、巴州刺史.不久天子又命令他组建水军,随从吴明彻征讨华皎,在平定华皎后回到巴州。二年,因父亲去世服丧而离职。不久即起任为持节、都督南豫州诸军事、壮武将军、南豫州刺史。四年,继承湘束郡公的爵位,被任命为太子右卫率。

  五年,被任命为贞威将军、吴兴太守。逭年随从都督呈明彻北伐,从秦郡出兵,吴明彻另派一军以途董噬为都督,乘金翅大舰从压坠到埭溯辽而上到达赵。蛮兵都缩守城内,不敢出战。徐敬成从箠凿翅顺进丞而下,包围进压城。随即监理北兖州。进丞、回丞一带的义兵相继响应,一两天内,多达几万人,于是攻占了淮阴、山鳗、盐球三座郡城,以及轴、跑山两座城垒。接着进攻郁,打下来了。因有战功加任通直散骑常侍、云旗将军,增赐食邑五百户。又提升官号为壮武将军,镇守朐山。因为在军中擅自论罪判处和诛杀新降顺的人而获罪,被罢官免职。不久又恢复官职担任持节、都督安元潼三州诸军事、昼业刺史,将军称号仍旧,镇守在宿预。七年去世,这年三十六岁。追赠为散骑常侍,谧号是思。儿子徐敞继承。

  杜棱字雄盛,吴郡钱塘人。世世代代都是县裹的大姓人家。杜棱读过很多书籍经传,年轻时不得志,不被当时人所了解赏识。于是到岭南一带游观仕途,为梁朝广州刺史新渝侯萧映效力。萧映死后,他跟随高祖,经常主管文书记录工作。侯景作乱,高祖派杜棱为将领,参与平定蔡路养、李迁仕都有功。带兵到豫章,梁元帝秉承皇帝的旨意任命杜棱为仁威将军、石州刺史,封为上陌县侯,食邑八百户。

  侯景之乱平定后,高祖镇守在朱方,杜棱监理义兴、琅邪二郡。高祖定计诛杀王僧辩时,召引杜棱和侯安都等前来商议,杜棱反驳了这种意图。高祖怕他泄露自己的秘密,就用手巾绞杀杜棱,杜棱呼吸阻塞倒在地上,于是把他关闭在另外的房间裹。军队出发了,才叫他随军同行。到王僧辩诛死后,高祖东征杜宠等人,留杜棱与侯安都守住后方。徐嗣徽、任约勾引齐寇渡江,进攻台城,侯安都与杜棱紧随齐军的攻击方位处处抵御,杜棱昼夜巡视警戒,抚慰士卒,始终没有脱下军衣。平定贼兵后,因有战功被任命为通直散骑常侍、右卫将军、丹阳尹。永定元年,加任侍中、忠武将军。不久升任中领军,侍中、将军二职仍旧。

  三年,高祖崩,世祖远在南皖。这时宫内没有高祖正妻所生之子继位,外有强敌压境,侯填、侯安都、徐度等一起都在外地带兵,朝廷老将衹有杜棱在京都,并且独自掌握了宫廷禁兵,杜棱就与蔡景历等暂不向天下发讣告,先迎接世祖即位,这一历史情节参见蔡景历传。世祖即位后,杜棱升任领军将军。天嘉元年,因为参与扶立新君主有功,改封为永城县侯,增赐食邑五百户。调出京城担任云麾将军、晋陵太守,增加俸禄至中二千石。二年,天子征召为侍中、领军将军。不久升任翊左将军、丹阳尹。

  尘帝即位,升任杜棱为镇右将军、特进,侍中、丹阳尹二职仍旧。光大元年,天子解除他丹堡尹的职务,授予他依据实情自行安排僚吏的权力、给予扶护人员,重又任命为领军将军。  太建元年,调出京城担任散骑常侍、镇束将军、吴兴太守,俸禄中二千石。二年。天子征召担任侍中、镇右将军。不久加任特进、护军将军。三年,因公事免去侍中、护军二职。四年,恢复官职担任侍中、右光禄大夫,并且赏赐鼓吹乐一部,将军职务、安排僚吏的权力、给予扶护人员等待遇仍同从前一样。

  杜棱先后为三位皇帝服务,都得到了优待宠幸。晚年不参预征伐之役,在京都悠闲自得,赏赐丰厚。没多久在任所去世,这年七十岁。追赠为开府仪同三司,丧事所需财物,天子下令全部由国库资助供给,谧号是成。当年配享在高祖祭庙。儿子杜安世继承。

  沈恪字子恭,吴兴武康人。生性深刻沉着而富有办事的才能气度。梁朝新渝侯萧映担任郡守时,征召他为主簿。萧映调北徐州,沈恪跟随萧映到镇所。萧映调任广州,用沈恪兼府中兵参军,常常领兵讨伐俚洞。卢子略反叛,沈恪抗御有功,被任命为中兵参军。高祖与沈恪是同郡人,感情好很亲近,萧映去世后,高祖向南征讨李贲,于是让妻子儿女随附沈恪还乡。不久委任他为东宫直后,以岭南的功劳任命为员外散骑侍郎,随后派他招集同姓叔伯兄弟的子弟。

  侯景围困台城,沈恪率领所部人员进入朝廷禁省守御,依随条文惯例加任右军将军。贼兵在东西方向垒起两座土山攻城,城内也堆土成山相应对峙,沈恪为东面土山的主将,昼夜抗击。因有战功被封为束兴县侯,食邑五百户。升任员外散骑常侍。京城陷落后,沈恪从小路悄悄地回到故乡。高祖讨伐侯景时,派人告知沈恪,沈恪就在东方起兵响应。平定侯景后,沈恪到京口拜见高祖,当天被任命为都军副。随即又担任帅府中的司马。

  当高祖定计诛讨王僧辩时,沈恪参与了策划。造时王僧辩的女婿杜宠镇守吴兴,高祖就派世祖回到长城,设立栅栏防备杜宠,又派沈恪回到武康,招集兵员。到王僧辩受诛后,杜宠果然派副将杜泰领兵到长城袭击世祖。沈恪这时已经带兵到县城之外捕杀杜宠党羽,高祖也迅速派周文育援救长城,周文言到了,杜泰才逃走。世祖于是与周文言一道杀出郡城,沈恪的军队也到了,驻扎在郡南。到平定杜宠后,世祖袭击束扬州刺史张彪,派沈恪监理吴兴郡。太平元年,沈恪被任命为宣猛将军、交州刺史。这年又调任永塞太守。选坚还没有接受这一任命,又被派去监理呈星璺。后来从昱璺入朝任职。直担受禅时,派中书舍人刘师知召调沈恪,命令他带兵进入宫中,保护梁敬帝离开正宫去别宫。沈恪就推门进去见高祖,叩头请罪说:“我沈恪曾经为萧家王朝服务过,今天不忍心目睹它的灭亡,我甘愿受死,也不接受这道命令。”高祖嘉许他的心志,就不再强迫他,另外调跳荡军的主帅王僧志代替他。

  产担登上帝位后,任命他为吴兴太守。永定二年,调他监理会稽郡。适逢余孝顷阴谋接应王继,从堡叫出兵攻打且迪,于是直担任命选监为壮武将军,率兵越过东兴岭救援周迪。余孝顷听知挝到了,就退走了。三年,升任为使持节、通直散骑常侍、智武将军、吴州刺史,从近便的小路去壁匮。不久有圣旨把他追回,调他代理会擅飨政务。这年,被任命为散骑常侍、忠武将军、会稽太守。

  世担继承了帝位,提升选恪担任都督会稽、塞坠、塞瞳、堕遥、丞台、建塞、置圭、塞腔、值窒九郡诸军事,将军、太守二职仍旧。天嘉元年,增赐食邑五百户。二年,天子征召他入朝为左卫将军。不久又调出京城担任都督郢武巴定四州诸军事、军师将军、郢州刺史。六年,天子征召他入朝担任中护军。随后升任护军将军。光大二年,调任使持节、都督荆武佑三州诸军事、平西将军、翅业刺史。还没有赴任,改任护军将军。

  产塞即位,这坦加任散骑常侍、都督广衡塞堕交越盛定面金墨爱擅宣董到室互双总共十八州诸军事、镇南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这坚赴任还没有到互岭,前刺史压昼鼬发兵在险要之地拒守,抛受阻前进不了,朝廷派遣司空章昭达统率各军讨伐欧阳纥。欧阳纥被平定之后,沈恪才得以进入广州。州内遭遇战火和灾荒,处处都残缺破损,沈恪收集安置流民并加以安抚关切,广施恩惠,岭表地区依靠他才得以平安稳定。

  太建四年,天子征召他入朝担任领军将军。等到新老刺史交接完毕后他才返回朝廷,却因为路程太远没能按时到达,被有关官员奏劾而免任。十一年,复职担任散骑常侍、卫尉卿。这年被任命为平北将军、假节,监理南兖州。十二年,调任散骑常侍、翊右将军,监理南徐州。朝廷又派遣电威将军裴子烈率领五百匹马,帮助沈恪沿着江岸防守。第二年,沈恪被调入朝廷担任卫尉卿,常侍、将军二职仍旧担任。不久加任侍中,升任护军将军。后主即位,沈恪因患疾病调任散骑常侍、特进、金紫光禄大夫。逭年去世,时年七十四岁。追赠为翊左将军,天子下旨赏给皇家棺木,接着又出宫前往举哀,丧事所需财物,全部由国库资助供应。谧号是元。儿子沈法兴继承。

  史臣曰:胡颖、徐度、杜棱、沈恪都像蚊虫依附骐骥而腾跃千里那样跟随高祖才名垂青史,但也有赖帝王的圣明,才发现他们辅佐帝王创业治国的才干,才鉴知他们可以位居三公宰辅的器量,因而他们生而高官厚禄,死而配享王庙。这是人生的盛事啊!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