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齐书·列传

卷二十九

  ○李浑 子湛 浑弟绘 族子公绪 李玙 弟瑾 族弟晓 郑述祖 子元德

  李浑,字季初,赵郡柏人人也。曾祖灵,魏巨鹿公。父遵,魏冀州征东府司马, 京兆王愉冀州起逆,遇害。浑以父死王事,除给事中。时四方多难,乃谢病,求为 青州征东府司马。与河间邢邵、北海王昕俱奉老母、携妻子同赴青、齐。未几而尔 朱荣入洛,衣冠歼尽。论者以为知机。永安初,除散骑常侍。

  普泰中,崔社客反于海岱,攻围青州。诏浑为征东将军、都官尚书,行台赴援。 而社客宿将多谋,诸城各自保,固壁清野。时议有异同。浑曰:“社客贼之根本, 围城复逾晦朔。乌合之众,易可崩离。若简练骁勇,衔枚夜袭,径趣营下,出其不 意,咄嗟之间,便可擒殄。如社客就擒,则诸郡可传檄而定。何意冒热攻城,疲损 军士。”诸将迟疑,浑乃决行。未明,达城下,贼徒惊散,生擒社客,斩首送洛。 海隅清定。

  后除光禄大夫,兼常侍,聘使至梁。梁武谓之曰:“伯阳之后,久而弥盛,赵 李人物,今实居多。常侍曾经将领,今复充使,文武不坠,良属斯人。”使还,为 东郡太守,以赃征还。世宗使武士提以入,浑抗言曰:“将军今日犹自礼贤耶?” 世宗笑而舍之。

  天保初,除太子少保。时邢邵为少师,场愔为少傅,论者为荣。以参禅代仪注, 赐爵泾阳县男。删定《麟趾格》。寻除海州刺史。土人反,共攻州城。城中多石, 无井,常食海水。贼绝其路。城内先有一池,时旱久涸,一朝天雨,泉流涌溢。贼 以为神,应时骇散。浑督励将士,捕斩渠帅。浑妾郭氏在州干政纳货,坐免官。卒。

  子湛,字处元。涉猎文史,有家风。为太子舍人,兼常侍,聘陈使副。袭爵泾 阳县男。浑与弟绘、纬俱为聘梁使主,湛又为使副,是以赵郡人士,目为四使之门。

  绘,字敬文。年六岁,便自愿入学,家人偶以年俗忌,约而弗许。伺其伯姊笔 牍之间,而辄窃用,未几遂通《急就章》。内外异之,以为非常儿也。及长,仪貌 端伟,神情朗隽。河间邢晏,即绘舅也,与绘清言,叹其高远。每称曰:“若披云 雾,如对珠玉,宅相之寄,良在此甥。”齐王萧宝夤引为主簿记室,专管表檄,待 以宾友之礼。司徒高邕辟为从事中郎,征至洛。时敕侍中西河王、秘书监常景选儒 学十人缉撰五礼,绘与太原王又同掌军礼。魏静帝于显阳殿讲《孝经》、《礼记》, 绘与从弟骞、裴伯茂、魏收、卢元明等俱为录议。素长笔札,尤能传受,缉缀词议, 简举可观。天平初,世宗用为丞相司马。每罢朝,文武总集,对扬王庭,常令绘先 发言端,为群僚之首。音辞辩正,风仪都雅,听者悚然。

  武定初,兼常侍,为聘梁使主。梁武帝问绘:“高相今在何处?”绘曰:“今 在晋阳,肃遏边寇。”梁武曰:“黑獭若为形容?高相作何经略?”绘曰:“黑獭 游魂关右,人神厌毒,连岁凶灾,百姓怀土。丞相奇略不世,畜锐观衅,攻昧取亡, 势必不远。”梁武曰:“如卿言极佳。”与梁人泛言氏族,袁狎曰:“未若我本出 自黄帝,姓在十四之限。”绘曰:“兄所出虽远,当共车千秋分一字耳。”一坐大 笑。前后行人,皆通启求市,绘独守清尚,梁人重其廉洁。

  使还,拜平南将军、高阳内史。郡境旧有猛兽,民常患之。绘欲修槛,遂因斗 俱死。咸以为化感所致,皆请申上。绘曰:“猛兽因斗而毙,自是偶然,贪此为功, 人将窥我。”竟不听。高祖东巡郡国,在瀛州城西驻马久立,使慰之曰:“孤在晋, 知山东守唯卿一人用意。及入境观风,信如所闻。但善始令终,将位至不次。”河 间守崔谋恃其弟暹势,从绘乞麋角鸰羽。绘答书曰:“鸰有六翮,飞则冲天,麋有 四足,走便入海。下官肤体疏懒,手足迟钝,不能逐飞追走,远事佞人。”是时世 宗使暹选司徒长史,暹荐绘,既而不果,咸谓由此书。天保初,为司徒右长史。绘 质性方重,未尝趋事权势,以此久而屈沉。卒。赠南青州刺史,谥曰景。

  公绪,字穆叔,浑族兄籍之子。性聪敏,博通经传。魏末冀州司马,属疾去官。 后以侍御史征,不至,卒。

  公绪沉冥乐道,不关世务,故誓心不仕。尤善阴阳图纬之学。尝语人云:“吾 每观齐之分野,福德不多,国家世祚,终于四七。”及齐亡之岁,上距天保之元二 十八年矣。公绪潜居自待,雅好著书,撰《典言》十卷,又撰《质疑》五卷,《丧 服章句》一卷,《古今略记》二十卷,《玄子》五卷,《赵语》十三卷,并行于世。

  李玙,字道璠,陇西成纪人,凉武昭王暠之五世孙。父韶,并有重名于魏代。 玙温雅有识量。释褐太尉行参军,累迁司徒右长史。及迁都于邺,留于后,监掌府 藏,及撤运宫庙材木,以明干见称。累迁骠骑大将军、东徐州刺史。解州还,遂称 老疾,不求仕。齐受禅,进玙兼前将军,导从于圆丘行礼。玙意不愿策名两朝,虽 以宿旧被征,过事即绝朝请。天保四年卒。

  子诠、韫、诵。韫无行。诵以女妻穆提婆子怀廆,超迁临漳令、仪同三司。韫 与陆令萱女弟私通,令萱奏授太子舍人。

  弟瑾,字道瑜,名在魏书。才识之美,见称当代。瑾六子,彦之、倩之、寿之、 礼之、行之、凝之,并有器望。行之与兄弟深相友爱,又风素夷简,为士友所称。 范阳卢思道是其舅子,尝赠诗云:“水衡称逸人,潘杨有世亲,形骸预冠盖,心思 出风尘。”时人以为实录。玙从弟晓,字仁略。魏太尉虔子。学涉有思理。释褐员 外侍郎。尔朱荣之害朝士,将行,晓衣冠为鼠所噬,遂不成行,得免河阴之难。及 迁都邺,晓便寓居清河,托从母兄崔悛宅。给良田三十顷,晓遂筑室安居,训勖子 侄,无复宦情。武定末,以世道方泰,乃入都从仕。除顿丘守,卒。

  郑述祖,字恭文,荥阳开封人。祖羲,魏中书令。父道昭,魏秘书监。述祖少 聪敏,好属文,有风检,为先达所称誉。释褐司空行参军。天保初,累迁太子少师、 仪同三司、兖州刺史。时穆子容为巡省使,叹曰:“古人有言:‘闻伯夷之风,贪 夫廉,懦夫有立。’今于郑兖州见之矣。”

  初,述祖父为光州,于城南小山起斋亭,刻石为记。述祖时年九岁。及为刺史, 往寻旧迹,得一破石,有铭云:“中岳先生郑道昭之白云堂。”述祖对之呜咽,悲 动群僚。有人入市盗布,其父怒曰:“何忍欺人君!”执之以归首,述祖特原之。 自是之后,境内无盗。人歌之曰:“大郑公,小郑公,相去五十载,风教犹尚同。”

  述祖能鼓琴,自造《龙吟十弄》,云尝梦人弹琴,寤而写得。当时以为绝妙。 所在好为山池,松竹交植。盛馔以待宾客,将迎不倦。未贵时,在乡单马出行,忽 有骑者数百,见述祖皆下马,曰“公在此”,行列而拜。述祖顾问从人,皆不见, 心甚异之。未几备征,终历显位。及病笃,乃自言之。且曰:“吾今老矣,一生富 贵足矣,以清白之名遗子孙,死无所恨。”遂卒于州。述祖女为赵郡王睿妃。述祖 常坐受王拜,命坐,王乃坐。妃薨后,王更娶郑道荫女。王坐受道荫拜,王命坐, 乃敢坐。王谓道荫曰:“郑尚书风德如此,又贵重宿旧,君不得譬之。”子元德, 多艺术,官至琅邪守。

  元德从父弟元礼,字文规。少好学,爱文藻,有名望。世宗引为馆客,历太子 舍人。崔昂妻,即元礼之姊也,魏收又昂之妹夫。昂尝持元礼数篇诗示卢思道,乃 谓思道云:“看元礼比来诗咏,亦当不减魏收?”答云:“未觉元礼贤于魏收,但 知妹夫疏于妇弟。”元礼入周,卒于始州别驾。

【译文】

  李浑,字季初,赵郡柏人人。曾祖父李灵,为魏巨鹿公。父亲李遵,为魏冀州征东府司马,京兆王元愉在冀州反叛,杀害了李遵。李浑因父亲为王事而死,被授任给事中。当时四方多难,便称病辞官,要求任青州征柬府司马。与河间邢邵、北海王听均侍奉老母、携妻子儿女同赴青、齐。不久而尔朱荣入洛,作官的人全部杀尽。评论这件事的人认为李浑有预见。永安初年,任散骑常侍。

  普泰年间,崔社客在海岱谋反,围攻青州。韶李浑为征东将军、都官尚书、行台赴援。而社客为久经沙场的多谋老将,众城各自保守,坚壁清野。当时商议攻打的策略不一致。李浑说:“社客为贼人的根本,围城又超过一月。乌合之众,容易崩溃。如果挑选骁勇士卒,衔枚夜间偷袭,直奔营下,出其不意,瞬息之间便可擒拿消灭。如社客捕获,那么众郡传檄文就可以平定。为何冒暑攻城,使军士疲惫。”众将迟疑不决,李浑就决定执行。天没亮,到达城下,贼众惊散,生擒社客,斩下首级,送往洛。海隅平定。

  后任光禄大夫,兼常侍,出使到梁。梁武对他说:“老子之后,久而愈盛,赵李人物,今很多。您曾经为将领,今又充任使臣,文武俱佳,实属此人。”出使回来,为束郡太守,因贪脏召回。世宗让武士将他架入朝中,李浑抗争说:“将军今天还礼待贤士吗?”世宗笑而放了他。

  天保初年,任太子少保,邢邵为少师,杨惰为少傅,谕者以为荣耀。因以佛教禅宗修持方法取代测天的法式,赐予泾阳县男的爵位。删定《麟趾格》。不久任海州刺史。土人反叛,共同攻打州城。城中地下多石,没有井,常年饮海水。贼断绝取水道路。城内原有一池,当时干旱早已干涸,一天早上下雨,泉水喷涌溢出。贼人认为有神,立即惊散。李浑督促鼓励将士,捕杀首领。李浑妾郭氏在州参与政事,接纳财物,连坐免去官职。去世。

  子李湛,宇处元。广阅文史书籍,有家庭遣风。为太子舍人,兼任常侍,出使陈为副使。继承泾阳县男爵位。李浑舆弟李绘、李纬全是出使梁的主使,李湛又为副使,因此趟郡人士,称为四使之门。

  李绘,字敬文。六岁时,便自愿入学,家裹人因为忌讳偶年上学的风俗,阻止而没有同意。伺其叔伯姐姐写字之际,就偷着使用,不久就通晓了《急就章》。家内家外的人都对此感到惊异,认为他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小孩。到年长,仪貌端庄魁伟,神情爽朗英俊。河间邢晏,就是李绘的舅父。舆李绘清谈玄理,赞叹其志向高远。每每称赞说:“好像拨开云雾,如同珠玉相配,住宅风水之相的寄托,实在此外甥。”齐王萧宝夤举荐为主簿记室,专管上表和檄文,用宾友之礼对待他。司徒高邕征召为从事中郎,召至洛。当时奉皇帝之命侍中西河王、秘书监常景选拔儒家学者十人编辑撰写五礼,李绘与太原王义共同掌管军礼的编撰。魏静帝在颢阳殿讲《孝经》、《礼记》,奎绘与从弟李蹇、裴伯茂、魏收、卢元明等全都作绿议。李绘素来擅长写作,尤其善于传授,编辑缀合言词议论,简要周全。天平初年,世宗任用为丞相司马。每当罢朝,文武官员会集,在王廷面君奏对,时常让李绘首先发言,是群僚的首领。音辞辩正,风度仪表都很高雅,听的人都很吃惊。

  武定初年,兼任常侍,任出使梁的主使。梁武帝问李绘:“高相今在哪裹?”李绘说:“今在晋阳,严禁边境的敌寇。”梁武说:“黑獭如果进行活动,高相作什么谋划?”李绘说:“黑獭在关右游荡,入神憎恨,连年灾害,百姓怀恋故土。丞相奇略非凡,蓄养锐气,窥伺敌人的间隙,攻取昏乱无道、自找灭亡者,为时一定不远。”梁武说:“如果像您所讲的,很好。”同梁人广泛地谈论氏族。袁狎说:“不像我本出自黄帝,姓在十四个之内。”李绘说:“兄所出与我虽然很远,应当都是车千秋分一字罢了。”满座大笑。前后的使者,都通书信要求作买卖,李绘独自恪守清尚,梁人很看重他的廉洁。

  出使回来,授任平南将军、高阳内史。郡境内过去有猛兽,百姓一直忧虑这件事。李绘想修栅栏,于是猛兽因争斗而死。都认为是感化所致,请求报告皇上。李绘不允许。高祖到东方巡视郡国,在瀛州城西停马久立,派人慰问他诳::“我在晋,知道山东郡守衹有你一个人用心。到了入境观风,确如所闻。祇要善始善终,将会破格晋升。”河间郡守崔谋依仗他弟弟崔暹的权势,向李绘讨取麋角鸰羽。李绘回信说:“鸰有六根长羽毛,飞即冲天,麋有四条腿,跑便入海。下官我肢体懒散,手脚迟钝,不能追赶飞禽走兽,事奉远方的小人。”此时世宗让崔暹选拔司徒长史,崔暹举荐了李绘,事后没有结果,都说是由于逭封信。天保初年,为司徒右长史。李绘品德方正持重,不曾趋炎附势,因此长久地被埋没。去世。

  全遏,字曲,奎运同族兄奎藉之子。天性聪明敏捷,博通经传。魏末为冀州司马,托病辞去官职。后召为侍御史,没有到任,去世。

  公铐沉迷于修道,不关心世事,所以决心不作官。尤其善于阴阳图纬乏学。曾经对人说:“我每次观察齐厘的分野,福德不多,国家命运终于二十八年。”到查亡那一年,上距型星元年二十八年。公绪以隐居看待自己,很爱著书,撰《典言》十卷,又撰《质疑》五卷,《丧服章句》一卷,《古今略记》二十卷,《玄子》五卷,《趟语》十三卷,都流传于世。

  李琐,字道墦,陇西成纪人,凉武昭王李嵩的五世孙。父亲李韶,都在魏代有名望。李琅温文典雅,有见识和度量。始任官职为太尉行参军,几次升迁任司徒右长史。及迁都到邺,留任于后方,监管府库,以及撤运宫庙的材木,以精明强干著称。多次升迁任骠骑大将军、束徐州刺史。免去州郡的官职还乡,于是自称年老多病,不求为官。齐承受帝位,追命召李琉兼前将军,跟随皇帝在圆丘行礼。李琐内心不愿在两个朝代作官,虽然以老臣被征,遇了此事就辞绝了朝廷的召请。天保四年去世。

  儿子李诠、李祖。李诵、李祖品行不端。李诵将女儿给穆提婆的儿子怀魔作妻子,破例升任临漳令、仪同三司。李租与陆令萱的妹妹私通,令萱奏请授予太子舍人的官职。

  弟弟李瑾,字道瑜,其名在《魏书》上有记载。才学之美,为当时称赞。李瑾有六个儿子,产之、倩之、寿之、礼之、行之、凝之,都有才具和名望。行之与兄弟深相友爱.又具有风采素养,平易质朴,为士人和朋友称赞。范阳卢思道是他舅舅的儿子,曾经赠诗说:“水衡称逸人,潘、杨有世亲,形骸预冠盖,心思出风尘。”当时的人认为是符合实际的记载。

  李琉叔伯弟弟李晓,字仁略。魏太尉李虔的儿子。广学博览,有思辩能力。开始作官为员外侍郎。氽朱荣杀害朝廷官员,将出发,李晓的衣服、帽子被老鼠所咬,就没有走成,得以免除河阴之难。到迁都邺,李晓便寓居清河,寄住在姨表兄长崔棱的宅院中。供给良田三十顷,李晓于是建房安居,教导勉励子侄,不再有作官的心绪。武定末年,因世道平安,就进京作官。任顿丘守,去世。

  郑述祖,字恭文,荣阳开封人。祖父郑羲,任魏中书令。父亲郑道昭,任魏秘书监。述祖从小聪明敏捷,好写文章,有风纪,为先贤所称赞。开始作官为司空行参军。天保初年,几次升迁任太子少师、仪同三司、兖州刺史。当时穆子容为巡省使,赞叹说:“古人有这样的话:‘聆听伯夷的美德,贪夫变得廉洁,懦夫也能立身。’今天从郑兖州身上见到了这种情况。”

  起初述祖父亲为光州刺史,在城南小山上建起供斋祀用的亭子,刻石为记。述祖当时九岁。到作刺史,前往访寻遗迹,得到一块破损的石头,上有铭文说:“中岳先生郑道昭之白云堂。”述祖对着它呜咽,悲痛之情感动群僚。有人入市盗布,他的父亲发怒说:“怎么忍心欺负他人!”抓送他自首,述祖破例宽恕了他。从此以后,境内没有盗贼。人们歌颂他们说:“大郑公,小郑公,相距五十年,风俗教化还一样。”

  述祖能弹琴,自己创作《龙吟十弄》,说是曾经梦见有人弹琴,醒来写成。当时认为绝妙。所在之地喜欢造山池,松竹交错种植,用丰盛的酒食招待宾客,送往迎来毫不疲倦。没有富贵时,在乡间独马出行,忽然有骑马的人数百,见到述祖都下马,说“您在这裹”,排成行列下拜。述祖回头问跟随的人,都说没有见到,心裹非常奇怪造件事。不久被征,最终历任显贵的官位。到病重,才自己讲逭件事。而且说:“我现在老了,一生富贵已满足了,把清白的名声留给子孙,死了也没有遗憾。”于是在光州去世。述祖的女儿为赵郡王高教的妃子。述祖经常坐着接受赵郡王的拜礼,让坐,王才坐。妃去世后,王又娶郑道荫之女,趟郡王坐着接受道荫的拜礼,王让坐,才敢坐。王对道荫说:“郑尚书风范德行如此,又是尊贵的老臣,您不能比他。”儿子元德,多技艺,官至琅邪守。

  元德从父弟元礼,字文规。年少好学,喜爱文采。有名望。世宗征引为门客,任太子舍人。崔显的妻子,就是五擅的姐姐,苏监又是崔昂的妹夫。崔昂曾经持元礼数篇诗给卢思道看,对思道说:“看元礼近来诗作,也当不次于魏收?”回答说:“不觉得元礼比魏收贤能,衹知道妹夫比妇弟疏漏。”元礼到周代,在始州别驾的官职上去世。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