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齐书·列传

卷二十五

  ○张纂 张亮 张耀 赵起 徐远 王峻 王纮

  张纂,字徽纂,代郡平城人也。父烈,桑乾太守。纂初事尔朱荣,又为尔朱兆 都督长史。为兆使于高祖,遂被顾识。高祖举义山东,刘诞据相州拒守,时纂亦在 其中。高祖攻而拔之,以纂参丞相军事。

  纂性便僻,左右出内,稍见亲待,仍补行台郎中。高祖启减国封,分赏文武, 纂随例封寿张伯。魏武帝末,高祖赴洛,以赵郡公琛为行台,守晋阳,以纂为右丞。 转相府功曹参军事,除右光禄大夫。使于茹茹,以衔命称旨。历中外、丞相二府从 事中郎。邙山之役,大获俘虏,高祖令纂部送京师,魏帝赐绢五百匹,封武安县伯。 复为高祖行台右丞,从征玉壁。大军将还山东,行达晋州,忽值寒雨,士卒饥冻, 至有死者。州以边禁不听入城。于时纂为别使,遇见,辄令开门内之,分寄民家, 给其火食,多所全济。高祖闻而善之。

  纂事高祖二十馀岁,传通教令,甚见亲赏。世宗嗣位,侯景作乱颍川,招引西 魏。以纂为南道行台,与诸将率讨之。还,除瀛州刺史。会世宗入为太子少傅。后 与平原王段孝先、行台尚书辛术等攻围东楚,仍拔广陵、泾州数城,斩贼帅东方白 额。授仪同三司,监筑长城大使,领步骑数千镇防北境。还,迁护军将军,寻卒。

  张亮,字伯德,西河隰城人也。少有干用。初事尔朱兆,拜平远将军。以功封 隰城县伯,邑五百户。高祖讨兆于晋阳,兆奔秀容。兆左右皆密通诚款,唯亮独无 启疏。及兆败,窜于穷山,令亮及仓头陈山提斩己首以降,皆不忍,兆乃自缢于树。 伯德伏尸而哭。高祖嘉叹之。授丞相府参军事,渐见亲待,委以书记之任。天平中, 为世宗行台郎中,典七兵事。虽为台郎,而常在高祖左右。迁行台右丞。

  高仲密之叛也,与大司马斛律金守河阳。周文帝于上流放火船烧河桥。亮乃备 小艇百馀艘,皆载长锁,锁头施钉。火船将至,即驰小艇,以钉钉之,引锁向岸, 火船不得及桥。桥之获全,亮之计也。

  武定初,拜太中大夫。薛琡尝梦亮于山上持丝,以告亮,且占之曰:“山上丝, 幽字也。君其为幽州乎?”数月,亮出为幽州刺史。属侯景叛,除平南将军、梁州 刺史。寻加都督扬、颍等十一州诸军事,兼行台殿中尚书,转都督二豫、扬、颍等 八州军事、征西大将军、豫州刺史、尚书右仆射、西南道行台。攻梁江夏、颍阳等 七城,皆下之。

  亮性质直,勤力强济,深为高祖、世宗所信,委以腹心之任。然少风格,好财 利,久在左右,不能廉洁,及历诸州,咸有黩货之闻。武定末,征拜侍中、汾州大 中正。天保初,授光禄勋,加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别封安定县男,转中领军。 寻卒于位,赠司空公。

  张耀,字灵光,上谷昌平人也。父凤,晋州长史。耀少而贞谨,颇晓史职。解 褐给事中,转司徒水曹行参军。义旗建,高祖擢为中军大都督韩轨府长史。及轨除 瀛、冀二州刺史,又以耀为轨谘议参军。后为御史所劾,州府僚佐及轨左右以赃罪 挂网者百有馀人,唯耀清白独免。征为丞相府仓曹。

  显祖嗣事,迁相府掾。天保初,赐爵都亭乡男,摄仓、库二曹事。诸有赐给, 常使耀典之。转秘书丞,迁尚书右丞。显祖曾因近出,令耀居守。帝夜还,耀不时 开门,勒兵严备。帝驻跸门外久之,催迫甚急。耀以夜深,真伪难辩,须火至面识, 门乃可开,于是独出见帝。帝笑曰:“卿欲学郅君章也?”乃使耀前开门,然后入, 深嗟赏之,赐以锦采。出为南青州刺史,未之任。肃宗辅政,累迁秘书监。

  耀历事累世,奉职恪勤,咸见亲待,未尝有过。每得禄赐,散之宗族。性节俭 率素,车服饮食,取给而已。好读《春秋》,月一遍,时人比之贾梁道。赵彦深尝 谓耀曰:“君研寻《左氏》,岂求服虔、杜预之纰缪邪?”耀曰:“何为其然乎? 《左氏》之书,备叙言事,恶者可以自戒,善者可以庶几。故厉己温习,非欲诋诃 古人之得失也。”天统元年,世祖临朝,耀奏事,遇暴疾,仆于御前。帝下座临视, 呼数声不应。帝泣曰:“岂失我良臣也!”旬日卒,时年六十三。诏称耀忠贞平直, 温恭廉慎。赠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右仆射、燕州刺史,谥曰贞简。

  赵起,字兴洛,广平人也。父达,幽州录事参军。起性沉谨有干用。义旗建, 高祖以段荣为定州刺史,以起为荣典签,除奉车都尉。天平中,征为相府骑曹,累 加中散大夫。世宗嗣事,出为建州刺史,累迁侍中。起,高祖世频为相府骑兵二局, 典知兵马十有馀年。至显祖即阼之后,起罢州还阙,虽历位九卿、侍中,常以本官 监兵马,出内驱使,居腹心之寄,与二张相亚。出为西兖州刺史,纠劾禁止,岁馀, 以无验获免。河清二年,征还晋阳。三年,又加祠部尚书、开府。天统初,转太常 卿,食琅邪郡干。二年,除沧州刺史,加六州都督。武平中,卒于官。

  徐远,字彦遐,广宁石门人也。其先出自广平。曾祖定,为云中军将、平朔戍 主,因家于朔。远少习吏事,郡辟功曹。未几,与太守率户赴义旗,署防城都督, 除瘿陶县令。高祖以远闲习书计,命为丞相骑兵参军事,常征伐,克济军务,深为 高祖所知。累历巨鹿、陈留二郡太守。天保初,为御史所劾,遇赦免,沉废二年。 显祖以远勋旧,特用为领军府长史,累迁东徐州刺史,入为太中大夫。河清初,加 卫将军。二年,除使持节、都督东楚州诸军事、东楚州刺史。天统二年,授仪同三 司、卫尉。四年,加开府、右光禄大夫。武平初卒。

  远为治慕宽和,有恩惠。至东楚,其年冬,邑郭大火,城民亡产业,远躬自赴 救,对之流涕,仍为经营,皆得安立。长子世荣,中书舍人、黄门侍郎。

  王峻,字峦嵩,灵丘人也。明悟有干略。高祖以为相府墨曹参军,坐事去官。 久之,显祖为仪同开府,引为城局参军。累迁恒州大中正、世宗相府外兵参军。随 诸军平淮阴,赐爵北平县男。除营州刺史。营州地接边城,贼数为民患。峻至州, 远设斥候,广置疑兵,每有贼发,常出其不意要击之,贼不敢发,合境获安。先是 刺史陆士茂诈杀室韦八百馀人,因此朝贡遂绝。至是,峻分命将士,要其行路,室 韦果至,大破之,虏其首帅而还。因厚加恩礼,放遣之。室韦遂献诚款,朝贡不绝, 峻有力焉。初,茹茹主庵罗辰率其馀党东徙,峻度其必来,预为之备。未几,庵罗 辰到,顿军城西。峻乃设奇伏大破之,获其名王郁久闾豆拔提等数十人,送于京师。 庵罗辰于此遁走。帝甚嘉之。迁秘书监。

  废帝即位,除洛州刺史、河阳道行台左丞。皇建中,诏于洛州西界掘长堑三百 里,置城戍以防间谍。河清元年,征拜祠部尚书。诏诣晋阳检校兵马,俄而还邺, 转太仆卿。及车驾巡幸,常与吏部尚书尉瑾辅皇太子、诸亲王同知后事。仍赐食梁 郡干,迁侍中,除都官尚书。及周师寇逼,诏峻以本官与东安王娄睿、武兴王普等 自邺率众赴河阳御之。车驾幸洛阳,以悬瓠为周人所据,复诏峻为南道行台,与娄 睿率军南讨。未至,周师弃城走,仍使慰辑永、郢二州。四年春,还京师。坐违格 私度禁物并盗截军粮,有司依格处斩,家口配没。特诏决鞭一百,除名配甲坊,蠲 其家口。会赦免,停废私门。天统二年,授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寻加开府。武 平初,除侍中。四年卒。赠司空公。

  王纮,字师罗,太安狄那人也,为小部酋帅。父基,颇读书,有智略。初从葛 荣反,荣授基济北王、宁州刺史。后葛荣破,而基据城不下,尔朱荣遣使喻之,然 后始降。荣后以为府从事中郎,令率众镇磨川。荣死,纥豆陵步藩虏基归河西,后 逃归尔朱兆。高祖平兆,以基为都督,除义宁太守。基先于葛荣军与周文帝相知, 及文帝据有关中,高祖遣基与长史侯景同使于周文帝,文帝留基不遣。基后逃归, 除冀州长史,后行肆州事。元象初,累迁南益州、北豫州刺史。所历皆好聚敛,然 性和直,吏民不甚患之。兴和四年冬为奴所害,时年六十五。赠征东将军、吏部尚 书、定州刺史。

  纮少好弓马,善骑射,颇爱文学。性机敏,应对便捷。年十三,见扬州刺史太 原郭元贞,元贞抚其背曰:“汝读何书?”对曰:“诵《孝经》。”曰:“《孝经》 云何?”曰:“在上不骄,为下不乱。”元贞曰:“吾作刺史,岂其骄乎?”纮曰: “公虽不骄,君子防未萌,亦愿留意。”元贞称善。年十五,随父在北豫州,行台 侯景与人论掩衣法为当左为当右。尚书敬显俊曰:“孔子云:‘微管仲,吾其被发 左衽矣’以此言之,右衽为是。”纮进曰:“国家龙飞朔野,雄步中原,五帝异仪, 三王殊制,掩衣左右,何足是非。”景奇其早慧,赐以名马。

  兴和中,世宗召为库直,除奉朝请。世宗暴崩,纮冒刃捍御,以忠节赐爵平春 县男,赉帛七百段、绫锦五十匹、钱三万并金带骏马,仍除晋阳令。天保初,加宁 远将军,颇为显祖所知待。帝尝与左右饮酒,曰:“快哉大乐。”纮对曰:“亦有 大乐,亦有大苦。”帝曰:“何为大苦?”纮曰:“长夜荒饮不寤,亡国破家,身 死名灭,所谓大苦。”帝默然。后责纮曰:“尔与纥奚舍乐同事我兄,舍乐死,尔 何为不死?”纮曰:“君亡臣死,自是常节,但贼竖力薄斫轻,故臣不死。”帝使 燕子献反缚纮,长广王捉头,帝手刃将下,纮曰:“杨遵彦、崔季舒逃走避难,位 至仆射、尚书,冒死效命之士,反见屠戮,旷古未有此事。”帝投刃于地曰:“王 师罗不得杀。”遂舍之。

  乾明元年,昭帝作相,补中外府功曹参军事。皇建元年,进爵义阳县子。河清 三年,与诸将征突厥,加骠骑大将军。天统元年,除给事黄门侍郎,加射声校尉, 四迁散骑常侍。武平初,开府仪同三司。纮上言:“突厥与宇文男来女往,必当相 与影响,南北寇边。宜选九州劲勇强弩,多据要险之地。伏愿陛下哀忠念旧,爱孤 恤寡,矜愚嘉善,舍过记功,敦骨肉之情,广宽仁之路,思尧、舜之风,慕禹、汤 之德,克己复礼,以成美化,天下幸甚。”

  五年,陈人寇淮南,诏令群官共议御捍。封辅相请出讨击。纮曰:“官军频经 失利,人情骚动,若复兴兵极武,出顿江淮,恐北狄西寇,乘我之弊,倾国而来, 则世事去矣。莫若薄赋省徭,息民养士,使朝廷协睦,遐迩归心,征之以仁义,鼓 之以道德,天下皆当肃清,岂直伪陈而已!”高阿那肱谓众人曰:“从王武卫者南 席。”众皆同焉。寻兼侍中,聘于周。使还即正,未几而卒。纮好著述,作《鉴诫》 二十四篇,颇有文义。

  史臣曰:张纂等并趋事霸朝,申其功用,皆有齐之良臣也。伯德之恸哭伏尸, 灵光之拒关驻跸,有古人风焉。

  赞曰:纂、亮、耀、起,徐远、纮、峻,奉日高升,凌风远振。树死拒关,终 明信顺。

【译文】

  张纂,字徽纂,代郡平城人。父亲张烈,桑干太守。张纂开始为氽朱荣做事,又作氽朱兆都督长史。为氽朱兆出使高祖,于是被高祖眷顾了解。高祖在山东举义,相州刺史刘诞据城固守,当时张纂也在军中。高祖攻取相州,以张纂为参丞相军事。

  张纂性情善于逢迎,在高祖左右出入,渐被亲近优待,乃补行台郎中。高祖启奏减少国封,分赏文武百官,张纂于是按例封为寿张伯。魏武帝末年,高祖去洛阳,用趟郡公高琛为行台,驻守晋阳,用张纂为右丞。又改任相府功曹参军事,授任右光禄大夫。奉君命出使到茹茹。历任中外、丞相二府从事中郎。邙山之战,大获俘虏,高祖命令张纂的部队送往京城,魏帝赐予绢五百匹,封武安县伯。

  又任高祖行台右丞,跟随高祖出征玉壁。大军将要返回山东,行至晋州,忽遇寒雨,士兵饥寒,以致有死的人。州府因边禁不准入城。此时呈隧为别使,遇见这种情况,就命打开城门接纳士兵,分散寄住在百姓家中,供应他们伙食,多被保全救济。高祖得知这件事而称赞他。

  张纂事奉高祖二十余年,传达政令,很被亲近赏识。世宗继位,侯景在硕作乱,勾结西魏。世宗以张纂为南道行台,与众将率军讨伐他。回来后,任瀛州刺史。拜见世宗。进宫为太子少傅。后舆平原王段孝先、行台尚书辛术等围攻塞楚,接连攻取卢堕、迳业敷城,斩杀贼军统帅东方白额。授予仪同三司,监筑垦垣大使,带领步兵骑兵敷千人镇守北方边境。回来后,改任护军将军,不久去世。

  张亮,字伯德,西河隰城人。年轻时有才干,开始为氽朱兆做事,拜任平远将军,因有功封隰城县伯,封邑五百户。高祖征讨尔朱兆到晋阳,氽朱兆逃到秀容。氽朱兆左右的人都秘密地向高祖表示忠诚,惟独张亮没有启奏。到尔朱兆失败,逃到穷山,命令张亮及仆人陈山提斩自己的首级投降,二人皆不忍心,氽朱兆就在树上自缢。强毫伏尸而哭。直担赞叹他。授予丞相府参军事,逐渐被亲近,委以书记之任。天平年间,任世塞行台郎中,主管七兵尚书事,虽然为台郎,而常在高祖左右。升任行台右丞。

  高仲密叛乱之时,退毫舆大司马魁建金镇守迥荡。周文帝在上游放火船烧迥叠。亟塞准备小艇百余艘,皆装上长锁链,锁鲢头上安装上钉子。火船将到,就飞驰小艇,用钉子钉住它,牵引锁链向河岸拉,火船不能到桥。桥能保全,靠张亮的计谋。

  逮宣初年,拜授太中大夫。整趣曾梦见退亮在山上挂丝,把遣件事告诉张亮,早上占遣件事,曰:“山上丝,是幽字。您将治理幽州”几个月后,张亮为幽州刺史。适逢侯景叛变,任平南将军、梁州刺史。不久加任都督扬、题等十一州诸军事,兼行台殿中尚书,转任都督二辽、握、题等八州军事、征西大将军、豫州刺史、尚书右仆射、西南道行台。攻打梁江夏、题阳等七城,皆攻占了它们。

  亟奎性情质朴正直,做事努力,精明干练,深为产担、世塞信任,托付他心腹重任。然而缺少气度,贪图财利,久在君王左右,不能廉洁,及历任诸州,都有贪污纳贿的名声。亘迈末年,征入授侍中、逝出大中正。玉堡初年,授予光录勋,加任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另封安定县男。改任中领军,不久在官职上逝世,追赠司空公。

  张耀,字灵光,上谷昌平人。父亲张凤,任晋州长史。张耀年少守正而恭谨,很懂得作官的职责。初仕任给事中的官职,又改任司徒水曹行参军。高祖树起义旗之时,提拔张耀为中军大都督韩轨府长史。韩轨任瀛、冀二州刺史,又任用张耀为韩轨谘议参军。后来被御史弹劾,州府的官吏以及韩轨左右的人因贪脏之罪触犯刑法的有一百多人,衹有张耀因清白独自得免。征入为丞相府仓曹。

  颢祖继位,张耀升任相府掾。天保初年,赐予都亭乡男的爵位,代理仓、库二曹的事务,诸人有赏赐、供给之事,常让张耀主管。改任秘书丞,又升任尚书右丞。显祖曾因到近处外出,令张耀在城中驻守。帝夜间回来,张耀不即时打开城门,陈兵严加防备。帝在城门外停留了很长时间,催促非常急迫。张耀因夜深,真伪难辨,待火光照到脸上识别,城门才可以打开,于是独自出城拜见皇帝。颢祖笑着说:  “你想学郅君章吧。”就让张耀在前边开门,然后入城,非常赞赏他,赐予他采锦。出任南青州刺史,没有到任。肃宗辅佐政事,张耀接连升任至秘书监。

  张耀历事几代帝王,履行职责恭谨勤勉,都被亲近优待,不曾有过失。每当得到俸禄赏赐,便分给宗族的人,性情节俭简朴,车马、服饰和饮食,也衹是取来以供需用罢了。喜欢读《春秋》,每月一遍,当时的人用买梁道比喻他。趟彦深曾对张耀说:“您研究《左传》,难道是要找服虔、杜预的错误吗?”张耀说:“怎么能为这个呢?《左传》之书,叙事详尽,恶者可以引以为戒,善者可以效法。所以温习前事来勉励自己,不是想指责古人的得失。”天统元年,世祖主持朝政,张耀启奏事情,遇到急病,仆倒在帝前。帝离座亲临省视,叫了敷声没有答应。帝流泪说:“难道要失掉我的良臣吗!”十日后去世,当时六十三岁。皇帝下诏书称赞张耀忠贞平直,温和恭敬,廉洁谨慎。追赠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右仆射、基业刺史,谧号为皇筵。

  赵起,字兴整,庐垩人。父亲崖壁,为幽业绿事参军。整呓性格沉稳谨慎,有才干。高祖起义之后,以兰遂为室业刺史,以赵垄为壁垒典签。任奉车都尉。玉平年间,召为相府骑曹,多次加授为中散大夫。世宗继位,出任建州刺史。几次升迁任侍中。赵起,高祖时几次任相府骑兵二局,掌管兵马十余年。到显祖即位之后,赵起免去州官,回到朝廷,虽然历任九卿、侍中,时常以本官监督军队,出入奔走,居心腹之位,与二堡相当。出任西兖州刺史,被举发弹劾,失去自由,一年多,因没有证据而得免。河清二年,召回置盐。三年,又加授祠部尚书、开府。天统初年,改任太常卿,食琅邪郡的俸禄。二年,任涂业刺史,加授六州都督。武平年间,在官位上去世。

  涂达,字彦逦,庐宁五置人。他的祖先出生在卢垩。曾祖父涂定,为昼生军将、王塑戍主,于是家居于塑业。过年少学习官吏的职事,郡征召为功曹。不久,舆太守率领所属百姓奔赴产蛆的义旗之下,代理防城都督,任瘿陶县令。直担因为峦室熟习文字与筹算,任命为丞相骑兵参军事,经常征战能成就军务,深为高祖所赏识。历任堑尘、速鱼二郡太守。型呈初年,被御史弹劾,遇到赦免,埋没在下层二年未被起用。题担因为曲塞过去的功劳,特任用为领军府长史,几次升迁任塞徐州刺史,入朝为太中大夫。回遗初年,加授卫将军。二年,任使持节、都督塞楚州诸军事、塞楚业刺史。孟铲二年,授任仪同三司、卫尉。四年,加授开府、右光禄大夫。武平初年去世。

  涂远治政崇尚宽和,对百姓施以恩惠。到束楚那年的冬天,城裹起了大火,城中的居民失去了产业,途逗亲自前往救火,对着百姓流泪,帮助他们经营产业,使他们都得到安置。长子徐世荣,任中书舍人、黄门侍郎。

  王峻,字峦嵩,灵丘人。聪明颖悟,有治事的才能和谋略。高祖用他为相府墨曹参军,因事获罪,革除了官职。很久之后,颢祖为仪同开府,征引他为城局参军。几次升任为恒州大中正,世宗相府外兵参军。跟随众军平定淮阴,赐予北平县男的爵位。任营州刺史。

  营州的土地连接着边城,贼人屡次骚扰,成为百姓的忧患。王峻到营州,在辽方设立哨所,广设疑兵,每当有贼人前来,时常出其不意拦击他们,贼人不敢前来,全境得到安宁。此前刺史陆士茂诈称杀死失韦所属的余人,因此向朝廷的贡赋就断绝了。遣时,王峻分别命令将士,截击他们所走的道路,失韦果然来到,把他们打得大败,俘虏了他们的主帅而还师。于是厚加礼遇,然后放他回去。失韦于是奉献诚意,给朝廷的贡赋不断,这是王峻的功劳啊。起初茹茹主庵罗辰率领他的余党束迁,王峻估计他一定前来,预先作了准备。不久,庵罗辰到,屯军城西。王峻于是设奇兵埋伏,大破庵罗辰,俘获他的名王郁久间豆拔提等敷十人,送往京城。庵罗辰从此逃走。颢祖大加嘉奖,升任秘书监。

  废帝即位,任洛州刺史、河阳道行台左丞。皇建年间,奉诏在洛州西部边界挖长堑三百里,设置城防来防备间谍。河清元年,召拜祠部尚书。奉诏到晋阳查核察看兵马,不久还邺,改任太仆卿。皇帝巡幸,常与吏部尚书尉瑾辅佐皇太子、诸亲王共同掌管后方事宜。于是赐食梁郡的俸禄。升任侍中,又任都官尚书。北周的军队进犯,诏王峻以本官舆东安王娄散、武兴王高普等人从邺率众奔赴河阳抗御。皇帝亲临洛阳,因悬瓠被北周人占据,又诏令王峻为南道行台,舆娄散率军南讨。还没有到达,北周人弃城逃走,于是派人慰问安抚永、郢二州。四年春,回到京城,因违法私运禁物并盗截军粮,主管官吏依法判他处斩,家人发配为奴。皇帝特下韶用鞭拷打一百,除名发配甲坊,免除发配他的家人。适逢赦免,罢官居家。丢筮二年,授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不久加授开府。亘迎初年,任侍中。四年去世。追赠司空公。

  王弦,字师罗,太安狄那人,是小部族的酋长。父亲王基,读书很多,有智谋。起初跟随姜茔谋反,姜萤授予王圭遗’迗、窒业刺史的官职。后来葛荣被攻破,而王基据城固守,没有被攻下,叁朱萤派使者开导他,然后才投降。尔塞茔后来以他为府从事中郎令,率部下镇守磨川。叁塞茔死,纥豆陵步藩俘虏王基到回西,后逃回投奔氽朱兆。高祖平定氽朱兆,以王基为都督,授任义宁太守。王基从前在葛荣军中与周文童相知,到旦塞童据有盐中,产担派王基舆长史谜一起出使且塞童处,塞童留下王堇不让他回来。王基后逃回,授任冀长史,后来兼摄壁真的政事。五墓初年,几次升任为南益州、北豫州刺史。所到的地方都好聚敛财富,然而性情平和直率,官吏和百姓不很厌恶他。兴和四年冬季为奴仆所害,当时六十五岁。追赠征束将军、吏部尚书、定刺史。

  王铉年少时喜欢弓箭、马匹,善于骑马射箭,非常爱好文学。天性机智敏捷,应对灵活。十三岁时,见到挝塑刺史主愿人堑重贞。五贞抚其背说:“你读什么书?”回答说:“诵读<孝经》。”五贞说:“《孝经》讲的是什么?”王弦说:“地位在上的不骄纵,地位在下的不作乱。”元贞说:“我作刺史,难道骄纵吗?”王弦说:“公虽不骄纵,然而君子防患于未然,也希望留意此事。”五贞称赞他。十五岁时,跟随父亲在北豫,行台谜和人谈论掩衣襟的方法是应当向左,还是应当向右。尚书敬显俊说:  “孔子说:‘如果没有笪住,我们将头发披散不束,衣襟向左掩了。,以此说来,衣襟向右掩是对的。”王弦进言说:“国家帝王即位于北方荒野之地,称雄中原,五帝三王的礼仪、制度各自不同,衣襟向左或向右掩,哪裹值得谈论它的是与非。”侯景惊奇他年少聪明,赐给他名马。

  里型年间,世塞召为库直,任奉朝请。世塞遇害突然去世,王越冒死捍卫世塞,因忠节赐予平春县男的爵位,赏赐帛七百段、绫锦五十匹、钱三万和金带骏马,并任置盐令。

  天保初年,加授宁远将军,很为显祖重视优待。帝曾与左右的人饮酒,说:“大乐痛快啊。”王弦说:“也有大乐,也有大苦。”帝说:“什么是大苦?”王弦说:“长夜荒饮而不醒悟,国破家亡,身死名减,就是所说的大苦。”帝默然不语。后来责备王弦说:“你与纥奚舍乐共同事奉我兄,舍乐为我兄死,你为何不死!”王弦说:“君亡臣死,自然是正常的礼节,但贼人力气小,砍得轻,所以我没有死。”帝让燕子献反绑王弦,长广王抓住头,帝手举刀将要砍下。王弦说:“杨遵彦、崔季舒逃走躲避,职位达到仆射、尚书,冒死效命的贤士,反而被杀戮,旷古未有这样的事。”帝将刀扔到地上说:“王师罗不能杀。”于是放了他。

  干明元年,昭帝作相,补任中外府功曹参军事。皇建元年,晋升为义阳县子的爵位。河清三年,与诸将征伐突厥,加授骠骑大将军。天统元年,任给事黄门侍郎,加授射声校尉,四次升任至散骑常侍。

  武平初年,任开府仪同三司。王弦上书说:“突厥与宇文男来女往,必定相互呼应,从南北两个方面入侵边境。应当选派九州的勇士和善射之人,据守险要之地。我愿陛下哀怜顾念忠诚的老臣,热爱抚恤孤寡之人,同情奖励忠实善良之士,忘记他们的过失,牢记他们的功劳,珍重骨肉之情,广开宽厚仁爱之路,追思尧、舜之风,仰慕禹、汤之德,克己复礼,以成大治,这是天下的幸事。”

  武平五年,陈人入侵淮南,皇帝命令众官共同商议防御之策。封辅相请求出兵讨伐。王弦说:“官军多次失利,人心不安,如果又兴兵动武,外出屯军江、淮,担心北狄西戎,乘我不利之时,倾国而来,则大事去矣。不如薄赋轻徭,让百姓士人休养生息,使朝廷和睦,远近归心,以仁义征伐他们,以道德进攻他们,天下都当安定,难道衹是一个不合法的陈国吗。”高阿那肱对众人说:“同意王武卫的人在南边坐。”众人都赞同他。

  不久兼任侍中,出使周。出使回来即正式任侍中,没多久去世。王弦好著述,作《鉴诫》二十四篇,很有文辞。

  史臣曰:张纂等人都事奉产压霸朝,伸张他们的功用,都是壹鱼的良臣啊。但堕伏尸恸哭,玺光守关,使帝王停留暂驻,有古人的遣风啊。

  赞曰:纂、亮、耀、起,徐远、纮、峻,事奉帝王高升,乘风远振。树死拒关,最终表明自己的忠信和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