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齐书·列传

卷十九

  贺蔡韩尉王刘任莫高回盛薛张侯

  ○贺拔允 蔡俊 韩贤 尉长命 王怀 刘贵 任延敬 莫多娄贷文 高市贵 厍狄回洛 厍狄盛 薛孤延 张保洛 侯莫陈相

  贺拔允,字可泥,神武尖山人也。祖尔头,父度拔,俱见魏史。允便弓马,颇 有胆略,与弟岳杀贼帅卫可肱,仍奔魏。广阳王元深上允为积射将军,持节防滏口。 深败,归尔朱荣。允父子兄弟并以武艺知名,荣素闻之。见允,待之甚厚。建义初, 除征东将军、光禄大夫,封寿阳县侯,邑七百户。永安中,除征北将军、蔚州刺史, 进爵为公。魏长广王立,改封燕郡公,兼侍中。使茹茹,还至晋阳,值高祖将出山 东,允素知高祖非常人,早自结托。高祖以其北士之望,尤亲礼之。遂与允出信都, 参定大策。魏中兴初,转司徒,领尚书令。高祖入洛,进爵为王,转太尉,加侍中。 魏武帝之猜忌高祖也,以允弟岳深相委托,潜使来往。当时咸虑允为变。及岳死, 武帝又委岳弟胜心腹之寄。高祖重其旧,久全护之。天平元年乃赐死,时年四十八, 高祖亲临哭。赠定州刺史、五州军事。

  允有三子,长子世文,次世乐,次难陀。兴和末,高祖并召与诸子同学。武定 中,敕居定州,赐其田宅。

  蔡俊,字景彦,广宁石门人也。父普,北方扰乱,奔走五原,守战有功。拜宁 朔将军,封安上县男,邑二百户。寻卒,赠辅国将军、燕州剌史。

  俊豪爽有胆气,高祖微时,深相亲附。与辽西段长、太原庞苍鹰俱有先知之鉴。 长为魏怀朔镇将,尝见高祖,甚异之,谓高祖云:“君有康世之才,终不徒然也, 请以子孙为托。”兴和中,启赠司空公。子宁,相府从事中郎,天保初,兼南中郎 将。苍鹰交游豪侠,厚待宾旅,居于州城。高祖客其舍,初居处于蜗牛庐中,苍鹰 母数见庐上赤气属天。苍鹰亦知高祖有霸王之量,每私加敬,割其宅半以奉高祖, 由此遂蒙亲识。高祖之牧晋州,引为兼治中从事史,行义宁郡事。及义旗建,苍鹰 乃弃家间行归高祖,高祖以为兼行台仓部郎中。卒于安州刺史。

  俊初为杜洛周所虏,时高祖亦在洛周军中,高祖谋诛洛周,俊预其计。事泄, 走奔葛荣,仍背葛归尔朱荣。荣入洛,为平远将军、帐内别将。从破葛荣,除谏议 大夫。又从平元颢,封乌洛县男。随高祖举义,为都督。高祖平邺,及破四胡于韩 陵,俊并有战功。太昌中,出为济州剌史,为治严暴,又多受纳,然亦明解有部分, 吏民畏服之。性好宾客,颇称施与。后胡迁等据兖州作逆,俊与齐州刺史尉景讨平 之。

  魏武帝贰于高祖,以济州要重,欲令腹心据之。阴诏御史构俊罪状,欲以汝阳 王代俊,由是转行兖州事。高祖以俊非罪,启复其任。武帝不许,除贾显智为刺史, 率众赴州。俊以防守严备,显智惮之,至东郡,不敢前。

  天平中,为都督,随领军娄昭攻樊子鹄于兖州,又与行台元子思讨元庆和,俱 平之。侯深反,复以俊为大都督,率众讨之,深败走。又转扬州刺史。天平三年秋, 卒于州,时年四十二。赠持节、侍中、都督、冀州刺史、尚书令、司空公,谥曰威 武。齐受禅,诏祭告其墓。皇建初,配享高祖庙庭。

  韩贤,字普贤,广宁石门人也。壮健有武用。初随葛荣作逆,荣破,随例至并 州,尔朱荣擢充左右。荣妻子北走,世隆等立魏长广王晔为主,除贤镇远将军、屯 骑校尉。先是,世隆等攻建州及石城,贤并有战功。尔朱度律用为帐内都督,封汾 阳县伯,邑四百户。普泰初,除前将军、广州刺史。属高祖起义,度律以贤素为高 祖所知,恐其有变,遣使征之。贤不愿应召,乃密遣群蛮,多举烽火,有如寇难将 至。使者遂为启,得停。贤仍潜遣使人通诚于高祖。高祖入洛,尔朱官爵例皆削除, 以贤远送诚款,令其复旧。太昌初,累迁中军将军、光禄大夫,出为建州刺史。武 帝西入,转行荆州事。

  天平初,为洛州刺史。民韩木兰等率土民作逆,贤击破之,亲自按检,欲收甲 仗。有一贼窘迫,藏于死尸之间,见贤将至,忽起斫之,断其胫而卒。贤虽武将, 性和直,不甚贪暴,所历虽无善政,不为吏民所苦。昔汉明帝时,西域以白马负佛 经送洛,因立白马寺,其经函传在此寺,形制淳朴,世以为古物,历代藏宝。贤无 故斫破之,未几而死,论者或谓贤因此致祸。赠侍中、持节、定营安平四州军事、 大将军、尚书令、司空公、定州刺史。子裔嗣。

  尉长命,太安狄那人也。父显,魏镇远将军、代郡太守。长命性和厚,有器识。 扶阳之乱,寄居太原。及高祖将建大义,长命参计策,从高祖破四胡于韩陵,拜安 南将军。樊子鹄据兖州反,除东南道大都督,与诸军讨平之。转镇范阳城,就拜幽 州剌史,督安、平二州事。州居北垂,土荒民散,长命虽多聚敛,然以恩抚民,少 得安集。寻以疾去职。未几,复征拜车骑大将军、都督西燕幽沧瀛四州诸军事、幽 州刺史。卒于州。赠以本官,加司空,谥曰武壮。

  子兴敬,便弓马,有武艺,高祖引为帐内都督。出为常山公府参军事,赐爵集 中县伯。晋州民李小兴群聚为贼,兴敬随司空韩轨讨平之,进爵为侯。高祖攻周文 帝于邙山,兴敬因战为流矢所中,卒。赠泾、岐、豳三州军事,爵为公,谥曰闵庄。 高祖哀惜之,亲临吊,赐其妻子禄如兴敬存焉。子士林嗣。

  王怀,字怀周,不知何许人也。少好弓马,颇有气尚,值北边丧乱,早从戎旅。 韩楼反于幽州,怀知其无成,阴结所亲,以中兴初叛楼归魏,拜征虏将军、第一领 民酋长、武周县侯。高祖东出,怀率其部人三千余家,随高祖于冀州。义旗建,高 祖以为大都督,从讨尔朱兆于广阿,破之,除安北将军、蔚州刺史。又随高祖攻邺, 克之,从破四胡于韩陵,进爵为侯。仍从入洛,拜车骑将军,改封卢乡县侯。天平 中,除使持节、广州军事。梁遣将湛僧珍、杨暕来寇,怀与行台元晏击项城,拔之, 擒暕。又从高祖袭克西夏州。还,为大都督,镇下馆,除仪同三司。元象初,为大 都督,与诸将西讨,遇疾卒于建州。赠定幽恒肆四州诸军事、刺史、司徒公、尚书 仆射。怀以武艺勋诚为高祖所知,志力未申,论者惜其不遂。皇建初,配飨高祖庙 庭。

  刘贵,秀容阳曲人也。父乾,魏世赠前将军、肆州刺史。贵刚格有气断,历尔 朱荣府骑兵参军。建义初,以预定策勋,封敷城县伯,邑五百户。除左将军、太中 大夫,寻进为公。荣性猛急,贵尤严峻,每见任使,多惬荣心,遂被信遇,位望日 重,加抚军将军。永安三年,除凉州刺史。建明初,尔朱世隆专擅,以贵为征南将 军、金紫光禄、兼左仆射、西道行台,使抗孝庄行台元显恭于正平。贵破显恭,擒 之,并大都督裴俊等,复除晋州刺史。普泰初,转行汾州事。高祖起义,贵弃城归 高祖于邺。太昌初,以本官除肆州刺史,转行建州事。天平初,除陕州刺史。四年, 除御史中尉、肆州大中正。其年,加行台仆射,与侯景、高昂等讨独孤如愿于洛阳。

  贵凡所经历,莫不肆其威酷。修营城郭,督责切峻,非理杀害,视下如草芥。 然以严断济务,有益机速。性峭直,攻讦无所回避,故见赏于时。虽非佐命元功, 然与高祖布衣之旧,特见亲重。兴和元年十一月卒。赠冀定并殷瀛五州军事、太保、 太尉公、录尚书事、冀州刺史,谥曰忠武。齐受禅,诏祭告其墓。皇建中,配享高 祖庙庭。长子元孙,员外郎、肆州中正,早卒。赠肆州刺史。次子洪徽嗣。武平末, 假仪同三司,奏门下事。

  任延敬,广宁人也。伯父桃,太和初为云中军将,延敬随之,因家焉。延敬少 和厚,有器度。初从葛荣为贼,荣署为王,甚见委任。荣败,延敬拥所部先降,拜 镇远将军、广宁太守,赐爵西河县公。后随高祖建义,中兴初,累迁光禄大夫。太 昌初,累转尚书左仆射,进位开府仪同三司。延敬位望既重,能以宽和接物,人士 称之。及斛斯椿衅发,延敬弃家北走,至河北郡,因率土民据之,以待高祖。

  魏武帝入关,荆蛮不顺,以延敬为持节南道大都督,讨平之。天平初,复拜侍 中。时范阳人卢仲延率河北流人反于阳夏,西兖州民田龙聚众应之,以延敬为大都 督、东道军司,率都督元整、叱列陀等讨之。寻为行台仆射,除徐州刺史。时梁遣 元庆和及其诸将寇边,延敬破梁仁州刺史黄道始于北济阴,又破梁俊于单父,俘斩 万人。又拜侍中。在州大有受纳。然为政不残,礼敬人士,不为民所疾苦。

  颍州长史贺若徽执刺史田迅据城降西魏,复令延敬率豫州刺史尧雄等讨之。西 魏遣其将怡锋率众来援,延敬等与战失利,收还北豫,仍与行台侯景、司徒高昂等 相会,共攻颍川,拔之。元象元年秋,卒于邺,时年四十五。赠使持节、太保、太 尉公、录尚书事、都督冀定瀛幽安五州诸军事、冀州刺史。子胄嗣。

  胄轻侠,颇敏惠。少在高祖左右,天平中,擢为东郡太守。家本丰财,又多聚 敛,动极豪华,宾客往来,将迎至厚。寻以赃污为有司所劾,高祖舍之。及解郡, 高祖以为都督。兴和末,高祖攻玉壁还,以晋州西南重要,留清河公岳为行台镇守, 以胄隶之。胄饮酒游纵,不勤防守,高祖责之。胄惧,遂潜遣使送款于周。为人纠 列,穷治未得其实,高祖特免之,谓胄曰:“我推诚于物,谓卿必无此理。且黑獭 降人,首尾相继,卿之虚实,于后何患不知。”胄内不自安。是时,仪同尔朱文畅 及参军房子远、郑仲礼等并险薄无赖,胄厚与交结,乃阴图杀逆。武定三年正月十 五日,因高祖夜戏,谋将窃发。有人告之,令捕穷治,事皆得实。胄及子弟并诛。

  莫多娄贷文,太安狄那人也。骁果有胆气。从高祖举义。中兴初,除伏波将军、 武贲中郎将、虞候大都督。从击尔朱兆于广阿,有功,加前将军,封石城县子,邑 三百户。又从破四胡于韩陵,进爵为侯。从平尔朱兆于赤谼岭。兆穷迫自经,贷文 获其尸。迁左厢大都督。斛斯椿等衅起,魏武帝遣贾显智据守石济。高祖令贷文率 精锐三万,与窦泰等于定州相会,同趣石济,击走显智。天平中,除晋州刺史。汾 州胡贼为寇窃,高祖亲讨焉,以贷文为先锋,每有战功。还,赉奴婢三十人、牛马 各五十匹、布一千匹,仍为汾、陕、东雍、晋、泰五州大都督。后与太保尉景攻东 雍、南汾二州,克之。元象初,除车骑大将军、仪同、南道大都督,与行台侯景攻 独孤如愿于金墉城。周文帝军出函谷,景与高昂议整旅厉卒,以待其至。贷文请率 所部,击其前锋,景等固不许。贷文性勇而专,不肯受命,以轻骑一千军前斥候, 西过瀍涧,遇周军,战没。赠并肆恒云朔五州军事、并州刺史、尚书右仆射、司徒 公。

  子敬显,强直勤干,少以武力见知。恒从斛律光征讨,数有战功。光每命敬显 前驱,安置营垒,夜中巡察,或达旦不睡。临敌置陈,亦令敬显部分将士,造次之 间,行伍整肃。深为光所重。位至领军将军,恒检校虞候事。武平中,车驾幸晋阳, 每令敬显督留台兵马,纠察盗贼,京师肃然。七年,从后主平阳,败归并州,与唐 邕等推立安德王称尊号。安德败,文武群官皆投周军,唯敬显走还邺。授司徒。周 武帝平邺城之明日,执敬显,斩于阊阖门外,责其不留晋阳也。

  高市贵,善无人也。少有武用。孝昌初,恒州内部敕勒刘仑等聚众反,市贵为 都督,率众讨仑,一战破之。累迁抚军将军、谏议大夫。及尔朱荣立魏庄帝,高贵 预翼戴之勋,迁卫将军、光禄大夫、秀容大都督、第一领民酋长,赐爵上洛县伯。 尔朱荣击葛荣于滏口,以市贵为前锋都督。荣平,除使持节、汾州刺史,寻为晋州 刺史。纥豆陵步藩之侵乱并州也,高祖破之,市贵亦从行有功,除骠骑大将军、仪 同三司,封常山郡公,邑一千五百户。高祖起义,市贵预其谋。及樊子鹄据州反, 随大都督娄昭讨之。子鹄平,除西兖州刺史,不之州。天平初,复除晋州刺史。高 祖寻以洪峒要险,遣市贵镇之。高祖沙苑失利,晋州行事封祖业弃城而还,州民柴 览聚众作逆。高祖命市贵讨览,览奔柴壁,市贵破斩之。是时,东雍、南汾二州境 多群贼,聚为盗,因市贵平览,皆散归复业。后秀容人五千户叛应山胡,复以市贵 为行台,统诸军讨平之。元象中,从高祖破周文帝于邙山。重除晋州刺史、西道军 司,率众击怀州逆贼潘集。未至,遇疾道卒。赠并汾怀建东雍五州军事、太尉公、 并州刺史。子可那肱贵宠,封成皋王。敕令其第二子孔雀承袭。

  厍狄回洛,代人也。少有武力,仪貌魁伟。初事尔朱荣为统军,预立庄帝,转 为别将,赐爵毋极伯。从破葛荣,转都督。荣死,隶尔朱兆。高祖举兵信都,回洛 拥众归义。从破四胡于韩陵,以军功补都督,加后将军、太中大夫,封顺阳县子, 邑四百户。迁右厢都督。从征山胡,先锋斩级,除朔州刺史。破周文于河阳,转授 夏州刺史。邙山之役,力战有功,增邑通前七百户。世宗嗣事,从平颍川。天保初, 除建州刺史。肃宗即位,封顺阳郡王。大宁初,转朔州刺史,食博陵郡干。转太子 太师,遇疾卒。赠使持节、都督定瀛恒朔云五州军事、大将军、太尉公、定州刺史, 赠物一千段。

  厍狄盛,怀朔人也。性和柔,少有武用。初为高祖亲信都督,除伏波将军,每 从征讨。以功封行唐县伯,复累加安北将军,幽州刺史,加中军将军,为豫州镇城 都督。以勋旧进爵为公,世宗减封二百户,以增其邑。除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朔州刺史。齐受禅,改封华阳县公。又除北朔州刺史,以华阳封邑在远,随例 割并州之石艾县、肆州之平寇县、原平之马邑县各数十户,合二百户为其食邑。未 几,例罢,拜特进,卒。赠使持节、都督朔瀛赵幽安五州诸军事、太尉公、朔州刺 史。

  薛孤延,代人也。少骁果,有武力。韩楼之反,延随众属焉。后与王怀等密计 讨楼,为楼尉帅乙弗丑所觉,力战破丑,遂相率归。行台刘贵表为都督,加征虏将 军,赐爵永固县侯。后隶高祖为都督,仍从起义。破尔朱兆于广阿,因从平邺,以 功进爵为公,转大都督。从破四胡于韩陵,加金紫光禄大夫。从追尔朱兆于赤谼岭, 除第一领民酋长。孝静立,拜显州刺史,累加车骑将军。天平四年,从高祖西伐。 至蒲津,窦泰于河南失利,高祖班师,延殿后,且战且行,一日斫折刀十五口。还, 转梁州刺史。从征玉壁,又转恒州刺史。从破周文帝于邙山,进爵为县公,邑一千 户。

  高祖尝阅马于北牧,道逢暴雨,大雷震地。前有浮图一所,高祖令延视之。延 乃驰马按槊直前,未至三十步,雷火烧面,延喝杀,绕浮图走,火遂灭。延还,眉 鬓及马鬃尾俱焦。高祖叹曰:“薛孤延乃能与霹雳斗!”其勇决如此。

  又频从高祖讨破山胡,西攻玉壁。入为左卫将军,改封平秦郡公。为左厢大都 督,与诸军将讨颍州。延专监造土山,以酒醉为敌所袭据。颍州平,诸将还京师, 宴于华林园。世宗启魏帝,坐延于阶下以辱之。后兼领军将军,出为沧州刺史,别 封温县男,邑三百户。齐受禅,别赐爵都昌县公。性好酒,率多昏醉。而以勇决善 战,每大军征讨,常为前锋,故与彭、刘、韩、潘同列。天保二年,为太子太保, 转太子太傅。八年,除肆州刺史,加开府仪同三司,食洛阳郡干,寻改食河间郡干。

  张保洛,代人也,自云本出南阳西鄂。家世好宾客,尚气侠,频为北土所知。 保洛少率健,善弓马。魏孝昌中,北镇扰乱,保洛亦随众南下。葛荣僭逆,以保洛 为领左右。荣败,仍为尔朱荣统军,累迁扬烈将军、奉车都尉。后隶高祖为都督, 从讨步蕃。及高祖起义,保洛为帐内,从破尔朱兆于广阿。寻迁右将军、中散大夫, 仍以帐内从高祖围邺城,既拔,除平南将军、光禄大夫。从破尔朱兆等于韩陵,因 随高祖入洛,加安东将军。后高祖启减国邑,分授将士,保洛随例封昌平县薄家城 乡男一百户。

  魏出帝不协于高祖,令仪同贾显智率豫州刺史斛斯寿东趣济州。高祖遣大都督 窦泰济自滑台拒显智,保洛隶泰前驱。事定,转都督。从高祖袭夏州,克之。万俟 受洛干之降也,高祖遣保洛与诸将于路接援。元象初,除西夏州刺史、当州大都督, 又以前后功,封安武县伯,邑四百户。转行蔚州刺史。从高祖攻周文帝于邙山,围 玉壁,攻龙门。还,留镇晋州。

  世宗即位,以保洛为左厢大都督。后出晋州,加征西将军。王思政之援颍州, 攻围未克。世宗仍令保洛镇杨志坞,使与阳州为掎角之势。颍川平,寻除梁州刺史。 显祖受禅,仍为刺史,所在聚敛为务,民吏怨之。济南初,出为沧州刺史,封敷城 郡王。为在州聚敛,免官,削夺王爵。及卒,赠以前官,追复本封。子默言嗣。武 平末,卫将军。

  以帐内从高祖出山东,又有曲珍、段琛、牒舍乐、尉摽、乞伏贵和及弟令和、 王康德,并以军功至大官。

  曲珍字舍洛,西平酒泉人也。壮勇善骑射。以帐内从高祖晋州,仍起义,所在 征讨。武定末,封富平县伯。天保初,食黎阳郡干,除晋州刺史。武平初,迁豫州 道行台、尚书令、豫州刺史,卒,赠太尉。

  段琛字怀宝,代人也。少有武用。从高祖起义信都。天保中,兖州刺史。

  牒舍乐,武成开府仪同三司、营州刺史,封汉中郡公。战殁关中。

  尉摽,代人也。大宁初,封海昌王。子相贵嗣。相贵,武平末晋州道行台尚书 仆射、晋州刺史。为行台左丞侯子钦等密启周武请帅,钦等为内应。周武自率众至 城下,钦等夜开城门引军入,锁相贵送长安。寻卒。弟相愿,强干有胆略。武平末, 领军大将军。自平阳至并州,及到邺,每立计将杀高阿那肱,废后主,立广宁王, 事竟不果。及广宁被出,相愿拔佩刀斫柱而叹曰:“大事去矣,知复何言!”

  贵和及令和兄弟,武平末,并开府仪同三司。令和,领军将军。并州未败前, 与领军大将军韩建业、武卫大将军封辅相相继投周军。令和授柱国,封西河郡公。 隋大业初,卒于秦州总管。建业、辅相,俱不知所从来。建业授上柱国,封郇国公, 隋开皇中卒。辅相,上柱国,封郡公。周武平并州,即以为朔州总管。

  康德,代人也。历数州刺史、并省尚书,封新蔡郡王。

  侯莫陈相,代人也。祖伏颓,魏第一领民酋长。父斛古提,朔州刺史、白水郡 公。

  寻除蔚州刺史,仍为大行台,节度西道诸军事。又迁车骑将军,显州刺史。入 除太仆卿。顷之,出为汾州刺史。别封安次县男,又别封始平县公。天保初,除太 师,转司空公,进爵为白水王,邑一千一百户。累授太傅,进食建州干,别封义宁 郡公。武平二年四月,薨于州,年八十三。赠假黄钺、使持节、督冀定瀛沧济赵幽 并朔恒十州军事、右丞相、太宰、太尉公、朔州刺史。有二子。长子贵乐,尚公主, 驸马都尉。次子晋贵,武卫将军、梁州刺史。隆化时,并州失守,晋贵遣使降周, 授上大将军,封信安县公。

  史臣曰:高祖世居云代,以英雄见知。后过尔朱,武功渐振,乡邑故人,弥相 推重。贺拔允以昆季乖离,处猜嫌之地,初以旧望矜护,而竟不获令终,比于吴、 蜀之安瑾、亮,方知器识之浅深也。刘贵、蔡俊有先见之明,霸业始基,义深匡赞, 配飨清庙,岂徒然哉。韩贤等及闻义举,竞趣戎行,凭附末光,申其志力,化为公 侯,固其宜矣。

  赞曰:帝乡之亲,世有其人。降灵云朔,载挺良臣。功名之地,望古为邻。

【译文】

  贺拔允,字可泥,是神武尖山县人。祖父尔头,父亲度拔,《魏书》中都有记载。贺拔允熟练弯弓骑马,为人有胆略,和弟弟贺拔岳一起杀死了强盗头子卫可肱,然后投奔北魏。广阳王元深推荐他做了积射将军,持节驻防于滏口。元深失败后,他归于尔朱荣。贺拔允父子兄弟都以武艺知名于世,氽朱荣平素就听说过。见到贺拔允,对他很优厚。建义初年,拜任征束将军、光禄大夫,加封寿阳县侯,食邑七百户。永安年间,拜任征北将军、蔚州刺史,进爵为公。魏长广王立为帝,贺拔允改封为燕郡公,兼任侍中。出使柔然,返回晋阳,正遇上高祖将出兵太行山东,贺拔允平时就知道高祖非等闲之辈,就早早地和他结交定下友谊。高祖也因他是北方人士中有名望的人,特别亲近礼遇他。于是和贺拔允一起出兵信都,参与制定大计。北魏中兴初年转任司徒,领尚书令。高祖进入洛阳,进爵为王,改任太尉,加任侍中。

  魏武帝猜忌高祖,对贺拔允的弟弟贺拔岳委以重用,让他偷偷地与贺拔允往来刺探高祖行踪。当时人们都担心贺拔允会变心。及至贺拔岳死,魏武帝又委任其弟贺拔胜为心腹之臣,希望他继续注视高祖行踪。高祖看重与贺拔允的多年交情,长期保全他。到东魏天平元年才赐他一死,死时四十八岁。高祖还亲自前往吊丧祭奠。赠给他室州刺史、五州军事。他有三个儿子,长子名世主,次子名世銮,三子名凿皿。兴勉末年,直担把他们都召来与儿子们同学。亘逸年间下令让他们居住于室塑,赐给田地房产。

  蔡俊,字景彦,是广宁郡石门县人。父蔡普,当北方扰乱时奔向五原,守战有功,拜任宁朔将军,封为安上县男,食邑二百户。不久去世,赠给他辅国将军、燕州刺史。蔡俊为人豪爽有胆量,高祖微贱时,便与他深相交结。他和辽西人段长、太原人庞苍鹰都有未先知的鉴识。段长曾任北魏怀朔镇将,曾见到高祖,十分惊异,对高祖说:“您有拯救乱世的才能,终不会虚度年月的。我愿把子孙全托付给您。”兴和年间,高祖奏请追赠他为司空公。其子段宁,任相府从事中郎。天保初年,兼任南中郎将。庞苍鹰则交游天下豪侠,厚待宾客商旅,住在晋州城裹。高祖曾作客于他家,开头住在蜗牛庐中,苍鹰之母多次见蜗庐上空红光照天。苍鹰也知道高祖有霸王之量,常常私加敬重,分出其宅舍的一半给高祖,从此受到高祖的特别赏识。高祖任晋州刺史时,引荐他为兼治中从事史,代理义宁郡守。及至高祖举旗起兵,庞苍鹰便舍家抄小路追上高祖,高祖用他为兼行台仓部郎中。他死于安州刺史任上。

  蔡俊初被杜洛周俘虏,那时高祖也在杜洛周军中。高祖计划杀死洛周,蔡俊参加了谋划。事情泄露,逃奔葛荣,又背着葛荣投奔了氽朱荣。氽朱荣进入洛阳,蔡俊任平远将军、帐内别将。随军打败了葛荣,拜任谏议大夫。又随军平定元颢,封为乌洛县男。后随高祖起兵,拜任都督。高祖攻下邺都,又平定四胡于韩陵,蔡俊都有战功。太昌年间外放任济州刺史。他为政苛严暴虐,又多收受贿赂,衹是办事有头脑,处置适当,吏民都畏服于他。他为人好接交宾客,颇好施舆,这方面名声不错。后来胡迁等人占据兖州作乱,蔡俊和齐州刺史尉景合力讨平了胡迁。

  东魏武帝和高祖有矛盾,因为济州是军事要地,想让自己的心腹去把守它。就暗中下韶叫御史罗织蔡俊的罪状,准备用汝阳王去代替蔡俊,由此蔡俊改任代理兖州刺史。高祖认为他没有过错,要求恢复蔡俊的职权,东魏武帝不肯答应。武帝任命买颢智为济州刺史,带着一批人去上任。蔡俊防守很严密充分,颢智很害怕,到了东郡便不敢前往了。天平年间,蔡俊任都督,随领军将军娄昭进攻樊子鹄于兖州,又随行台元于思讨伐元庆和,两地都平定了。侯深叛变,再次用蔡俊为大都督,率兵进讨,侯深败走。又转任扬州刺史。天平三年秋,死在扬州任上,时年四十二岁。赠给他持节、侍中、都督、冀州刺史、尚书令、司空公,谧号为威武。齐接受禅让建国时,下韶祭告于其墓前。皇建初年,让他陪祭于高祖之庙。

  韩贤,字普贤,是广宁郡石门县人。此人身体健壮,有武将之才。初随葛荣造反,葛荣失败,他被送到并州,尔朱荣提拔他在自己身边。尔朱荣妻子北奔时,氽朱世隆等扶佐魏长广王元晔登位,任韩贤为镇远将军、屯骑校尉。这以前,世隆等攻打建州及石城,韩贤都有战功。氽朱度律用他为帐内都督,封为汾阳县伯,食邑四百产。普泰初年,拜任前将军、广州刺史。正逢高祖举兵起义,氽朱度律认为韩贤早为高祖所熟悉,担心生变,派使者征召他。韩贤不愿应召,便秘密地指使当地蛮人多处燃起烽火,似乎就要发生重大叛乱一般,使者把情况报告了,遣才免了此行。韩贤便暗地派人与高祖联络,向高祖表明心愿。高祖大兵入洛,依例氽朱氏封置的宫爵应一律削馀,就因为韩贤老远地派人早早输诚表态,便下令让他照旧任广州刺史。太昌初年,累迁任中军将军、光禄大夫,外放任建州刺史。魏武帝西进,韩贤改任代理荆州刺史。

  天平初年,韩贤任洛州刺史。当地居民韩木兰等率土人叛乱,韩贤打败了他们,亲自查核战场情况,想收集作战器材。有一个贼兵窘迫无路,藏身于死尸之间,见韩贤走了过来,忽然跃起举刀便砍,韩贤被砍断腿而死。韩贤虽为武将,但个性平和正直,不太残暴,所历各地虽无惠政,也不为吏民所苦。过去漠明帝时,西域人用白马驮经文送到洛阳,因而建白马寺,其经函传说就存放在此寺中。经函形制古朴,世人以它为古物,历代珍藏。韩贤无故将其砍破,不几天就死去了,议论者认为他是因此而招祸的。朝廷赠给他侍中、持节,定州、营州、安州、平州四州诸军事,又赐给他大将军、尚书令、司空公、定州刺史。儿子韩裔袭爵。

  尉长命,是太安狄那人。父亲名显,是北魏镇远将军、代郡太守。尉长命个性忠厚温和,有治政才干,有见识。扶阳叛乱发生后,他寄居在太原。及至高祖准备起兵时,他参加了谋划,跟随高祖在韩陵击败了四胡,拜任安南将军。樊子鹄窃据兖州造反时,拜任东南道大都督,和各部一起讨平了叛军。转而镇守范阳城,就地拜任幽州刺史,督理安州、平州二州军政。幽州在北方边地,土地荒瘠,民众离散,尉长命虽然好聚敛财富,不过还能以恩信安抚人心,稍稍安定了地方。不久因病免职。不多时又被起用,拜任车骑大将军,都督西燕、幽州、沧州、瀛州四州诸军事,幽州刺史。就死在州任上。赠给他本官,并加司空名号,谧为武壮。

  他儿子叫尉兴敬,娴熟弓马,有武艺,高祖引荐他做了帐内都督。外放任常山公府的参军事,赐给他集中县伯的爵位。晋州百姓李小兴招聚一帮人为盗,尉兴敬随司空韩轨前往讨平了他,进爵为侯。后来高祖攻打西周文帝于邙山,兴敬在战场上被流矢射中而亡。赠给他泾、岐、豳三州军事,爵位为公,谧号是闵庄。高祖哀惜他,亲自吊丧,赐其妻子俸禄就如兴敬在世时一样。儿子尉士林继承他的爵位。

  王怀,字怀周,也不知道他是哪裹人氏。年轻时就爱好射箭骑马,为人有胆气,正逢北方丧乱,他便加入了军旅。韩楼在幽州谋反,王怀知道他不会成功,便暗地交结亲朋,在中兴初年叛韩楼归魏。拜任征虏将军、第一领民酋长、武周县侯。高祖带兵束出太行,王怀率领所部三千余产随高祖大军到了冀州。高祖公开起兵后,拜任大都督,随高祖讨伐尔朱兆于广阿,打败了氽朱兆,拜任安北将军,蔚州刺史。又随高祖进攻邺城,攻破邺城后又随高祖击破四胡于韩陵,进为侯爵。又随军入洛阳,拜任车骑将军,改封卢乡县侯。

  天平年间,拜任使持节、广州军事。梁朝派将军湛僧珍、杨陈来侵扰,王怀和行台元晏引兵反击,攻下项城,生擒杨陈。又随高祖袭击攻克西夏州。回师后,拜任大都督,镇守下馆,拜任仪同三司。元象初年任大都督,与诸将西讨,生病死于建州。赠给他定幽恒肆四州诸军事、刺史、司徒公、尚书仆射。王怀以其武艺高强,多立战功,忠于北齐而受到高祖的器重喜爱,而志向未能实现,时人为他可惜。皇建初年,朝廷决定让他陪祭于高祖之庙。

  刘贵,是秀容阳曲人。其父刘干,是北魏所赠的前将军、肆州刺史。刘贵为人刚强能决断,曾任尔朱荣府骑兵参军。建义初年,因为他有事先参加计议的功劳,封为敷城县伯,食邑五百户。拜任左将军、太中大夫,不久进爵为公。尔朱荣性格猛急,刘贵更是严厉急苛,每次接受任务完成的都使尔朱荣十分满意,于是一天天受到分外重视,位望一天天提高,加任抚军将军。永安三年,拜任凉州刺史。建明初年,尔朱世隆专权,用刘贵为征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兼左仆射、西道行台。让他去抵抗孝庄帝的行台元显恭于正平县。刘贵攻破显恭,俘获了他,大都督裴俊等也一并俘获。又拜任晋州刺史,普泰初年又转职代理汾州刺史。高祖起义,刘贵弃城归高祖于邺城。太昌初年,以本官任肆州刺史,改代理建州刺史。天平初年,拜任陕州刺史。四年,又拜任御史中尉、肆州大中正。逭一年,加任行台仆射,与侯景、高昂等讨伐独孤如愿于洛阳。

  塑直所到任所,没有不恣意表现其威猛酷虐的。他修造经营城郭,督责十分苛严急切,被无故杀害的不知多少,视手下如草芥。但是由于他以威严断决时务,对军国大事的迅速处理有益。他为人峭直,揭发打击无所回避,所以也得到赏识。他虽不是辅佐建国的元老功臣,但跟高祖有患难之交,所以特别受到亲信器重。兴和元年十一月去世。赠给他冀定并殷瀛五州诸军事、太保、太尉公、录尚书事、冀州刺史,谧号为忠武。北齐接受禅让建国后,皇帝下诏祭告于其墓。皇建年间决定他陪祭于高祖之庙。其长子刘元孙,历任员外郎、肆州中正,早年死去,赠为肆州刺史。次子刘洪徽继嗣。武平末年,任代理仪同三司,奏门下事。

  任延敬,广宁人。伯父任桃,太和初年为北魏云中军将,延敬随从他,因而定居于此。延敬年少宽厚,有治政才能。初随葛荣造反,葛荣让他当王,很受重用。葛荣失败,延敬带领部众率先来降。拜任镇远将军、广宁太守,赐爵西河县公。后随高祖起兵,中兴初年,一步步迁升任光禄大夫。太昌初年,改任尚书左仆射,进位开府仪同三司。他位望高显,但能以宽和的态度接待宾客,人们称誉他。及至斛斯椿挑起事端,他弃家北走,到了河北郡,组织当地人据城而守,以待高祖。

  魏武帝入关,荆蛮不顺服,用延敬为持节南道大都督去征讨,平定了他们。天平初年,又拜任侍中。遣时范阳人卢仲延率领河北流民反于阳夏,西兖州人田龙聚众呼应。用任延敬为大都督、束道军司,率领都督元整、叱列陀等讨伐他们。不久又任命延敬为行台仆射,拜任徐州刺史。当时,梁派元庆和及其诸将侵扰边境地方,任延敬击破梁仁州刺史黄道始于北济阴地区,又攻破梁俊于单父城,俘获斩杀上万名敌人。又拜任侍中。任延敬在地方大有受贿纳献行为,不过为政不残酷,又注意礼敬士人,所以没有给地方人民造成太多的痛苦。

  颖州长史贺若徽扣押了刺史田迅,占据颖州城投降了西魏,朝廷又命令任延敬率领豫州刺史尧雄等人前去讨伐他。西魏派他的将军怡锋率兵前来救援,延敬等人迎战失利,收兵回到北豫州,又和行台侯景、司徒高昂等会合,共同进攻颖川,打下了颖川城。元象元年秋,延敬死于邺都,时年四十五岁。赠给他使持节、太保、太尉公、绿尚书事、都督冀定瀛幽安五州诸军事及冀州刺史。其子任胄嗣其职任。

  胄为人轻率而好勇,颇为聪明。少年时就在高祖左右随从。天平年间,提升为东郡太守。他家裹本来就富裕,又善于聚敛,他一有举动便极其奢豪,宾客往来,接待非常丰厚。不久便因贪脏污秽被有关部门弹劾,高祖不加追究。及至押送到郡裹,高祖又让他当了都督。兴和末年,直担攻下型套回师,认为置姐是西南要冲之地。留下遣蚣直至为行台在此镇守,把任直归他指挥。任直衹管饮酒放纵,不勤于防守,高祖责备他。{组害怕了,便暗派人员去和北周通好,被人告发,经严厉审讯却未找到证据,高祖特地赦免了他。高祖对任胄说: “我对人推诚布公,我说你绝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从宇文泰那边投奔过来的人陆续不断,你真有什么情况,今后还愁弄不清楚么?”任胄内心很不安。这时候,仪同尔朱文畅和参军房子远、郑仲礼等都是轻薄无赖之徒,任胄与他们多有交往,于是就阴谋杀害高担。亘!遍三年正月十五日因为直祖夜间为戏,他们的阴谋将要实施,有人告发了这情况,下令逮捕了他们,穷加审讯,案情都落实了,任胄及其子弟都被杀死了。

  墓垄娄贷文,是太安狄那人。他骁勇果敢有胆气。随从高祖起兵。中兴初年,拜任伏波将军、武贲中郎将、虞候、大都督。随高祖在广阿攻打尔朱兆,有战功。加前将军,封为石城县王,食邑三百户。又从高祖破四胡于韩陵,进封侯爵。又随军平定尔朱兆于赤霉岭。氽朱兆走投无路,自己上吊死了,贷文得到了他的尸体。改任左厢大都督。斛斯椿等生事,束魏武帝派贾颢望据守互渣。产担命令堂乏塞率领精锐部队三万人马,和宣台等将在定丛会合,一同攻取互挤,把买显智等赶跑了。玉王年间,拜任置州刺史。捡炒胡贼作乱,产担亲自去征讨。用贷塞为先锋,多次立战功。归来后,就赠给奴婢三十人、牛马各五十匹、布一千匹,并拜任汾、迭、塞座、置、台五州大都督。后与太保尉量进攻塞雍和亩边两州,攻下了两州。

  元象初年拜任车骑大将军、仪同、南道大都督,和行台侯景一起进攻独孤如愿于金墉城。周文帝兵出函谷,侯景与高昂商定整顿兵马,以逸待劳。贷文请求让他带着自己的部队攻击周文帝的前锋,侯景等坚决不答应。贷文个性刚强而一意孤行,不肯接受约束,带着轻骑一千人,远离大本营去侦巡,寻找战机。西行到澧涧一带,遭遇周军,战死。赠给他并肆恒云朔五州军事、并州刺史、尚书右仆射、司徒公。

  贷文的儿子敬显,为人刚强干练,自幼以武力出名。常随斛律光征战,多次立功。斛律光常让敬显为先锋,安置营垒,夜中巡查警戒,有时通宵不眠。临战列阵,也是让他部署人员,在很仓促的情况下也能做得有条有理,因而深为斛律光所器重。官到领军将军,经常领检校虞候的职事。武平年间,皇帝车驾到晋阳,常令敬显督察邺都留台兵马,纠察盗贼,京师肃然有序。七年,随齐后主到平阳,败归并州。他便和唐邕等人推戴安德王称帝。安德王失败了,文武群官都投奔了周军,惟有敬显奔回邺都。授予司徒之职。周武帝攻下邺城的第二天,捉住了敬显把他杀死在间阖门外,惩罚他没有留在晋阳。

  高市贵,是善无人,年轻时就善武力。孝昌初年恒州内部敕勒人刘仑等聚众造反,高市贵为都督,率领兵众去讨伐刘仑,一战而胜。逐步升迁任抚军将军、谏议大夫。及至尔朱荣拥立北魏庄帝,高市贵有参与其事的功劳,升为卫将军、光禄大夫、秀容大都督、第一领民酋长,并赐他上洛县伯的爵位。氽朱荣攻打葛荣于滏口,用高市贵为前锋都督。葛荣平定后,拜任使持节、汾州刺史,不久改任晋州刺史。纥豆陵步藩侵扰并塑时,直担率兵破之,高市贵也随行有战功,拜任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封常山郡公,食邑一千五百户。

  高祖起义时,高市贵参加了谋划。及至樊子鹄据州城造反,市贵随大都督娄昭征讨他。樊子鹄平定后,拜任西兖州刺史,不去州府上任。天平初年,再次拜任晋州刺史。高祖不久又觉得洪峒是要塞,调市贵去镇守。

  高祖沙苑之战失利,晋州行事封祖业弃城而归,晋州民柴览乘机聚众作罱L。高祖命令高市贵去讨伐他,柴览逃奔柴壁,市贵击破叛军斩了柴览。逭时候,束雍、南汾二州境内多有盗匪。因为市贵扫平了柴览,群盗纷纷解散回家务农。后来秀容人五千户反叛呼应山胡,又命高市贵为行台,统领各路兵马讨平了。元象年间,随从高祖大破周文帝于邙山。又一次拜任晋州刺史、西道军司,率领人马去攻击怀州逆贼潘集。尚未到达目的地,就染了重病,死在军中。赠并汾怀建束雍五州军事、太尉公、并州刺史。其长子阿那肱名位贵盛,已封为成皋王。于是下令由次子高孔雀承袭高市贵的爵位。

  库狄迥洛,代州人。年少有武力,身材魁梧,仪表堂堂。早年跟随尔朱荣作统军,参与了拥立庄帝的活动,改任别将,赐给毋极伯的爵位。随军击破葛荣,转任都督。尔朱荣死,隶属于氽朱兆。高祖在信都举义旗,迥洛带着兵马来投奔,并随高祖击破四胡于韩陵。因战功拜任都督,加街后将军、太中大夫,封为顺阳县子、食邑四百户。迁升任右厢都督。随军征讨山胡,任先锋,多斩杀,拜任朔州刺史。击败周文帝于河堡,又改授为夏刺史。邙山战役中,他力战强敌立了功劳,增其食邑到七百户。世宗掌管国家大政后,他又随从大军平定颖川。天保初年拜任为建州刺史。肃宗即位时,被封为顺阳郡王。大空初年,转任塑刺史,食禄埋堕型干。又转任太子太师,患病去世。赠给他使持节、都督定瀛垣塑云五州军事、大将军、太尉公,定州刺史,赠给各色杂帛一千段。

  库狄盛是怀朔人。为人性情温和,少年习武。一开始就任高祖的亲信都督,拜任伏波将军,随高祖征讨四方。因战功封为行唐县伯,又逐渐升任安北将军,幽州刺史,加中军将军,为豫州镇城都督。因是功勋老臣进爵为公,世宗自己减封二百户来增加他的食邑。拜任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朔州刺史。北齐接受禅让建国后,改封为华阳县公。又拜任北朔州刺史,因华阳封邑在远方,依惯例割出并州的石艾县、肆州的干寇县、原平的马邑县各数十产,合计二百户为库狄盛的食邑。没多长时间,按例革除,拜任特进。去世后,赠使持节、都督朔瀛赵幽安五州诸军事、太尉公、朔州刺史。

  薛孤延是代州人。自幼勇武骁雄有胆力。韩楼谋反时,薛孤延随众归属过来。后来和王怀等人秘密商讨进攻韩楼,被韩楼的尉帅乙弗丑发觉,力战而破乙弗丑军,于是相率归附。行台刘贵上表推荐任薛孤延为都督,并加征虏将军,赐给永固县侯的爵位。后来隶属于高祖,任都督,并随从起义。消灭尔朱兆于广阿,并随从攻下邺城,因功进爵为公,转任大都督。从高祖破四胡于韩陵,加任金紫光禄大夫。随高祖大军追击尔朱兆于赤霉岭,拜任第一领民酋长。孝静帝登基,拜任显州刺史,累功加任车骑将军。天平四年,随高祖西征,行至蒲津,当时宝泰在河南失利,高祖撤军,用薛孤延为殿后,且战且行,一天之内砍折了十五口大刀。回京后转任梁州刺史。从征玉壁,又转任恒州刺史。从高祖破周文帝于邙山,进爵为县公,食邑一千户。

  直担曾在北方大漠牧马,路上逢暴雨,雷鸣电闪,震动天地。前方有寺庙一座,直担让茎皿延前去察看,他便鞭马横稍冲向前去,不到三十步,雷火烧脸,整巫延大声呼杀,绕佛塔而驰,雷火也就熄灭了。整巫延回来时,自己的胡须眉毛及马的鬃毛尾巴都烧焦了。高祖慨叹说:“薛孤延居然能和霹雳斗一斗!”他就是这般勇敢。后来又多次追随高祖攻破山胡,西攻玉壁。入朝任左卫将军,改封为平秦郡公。拜任左厢大都督,和诸军将共讨颖州。他专门负责监造土山,因酒醉被敌人偷袭占据了土山。颖州平定后,诸将回到京城,在华林园宴会。世宗向魏帝提议,让薛孤延坐在阶下来羞辱他。后来兼任领军将军,外放任沧州刺史,别封为温县男,食邑三百户。齐接受禅让建国,又封为都昌县公。他最爱喝酒,动辄昏醉,但勇决善战,所以每逢大军征讨,常以他为前锋,所以能和彭、刘、韩、潘诸人同列。天保二年拜任太子太保,改任太子太傅。八年,拜任肆州刺史,加开府仪同三司,食禄洛阳郡干,又改为食禄河问郡干。

  张保洛,代郡人,他自己说祖上出自南阳的西鄂县。他家世代爱好接待宾客,有豪侠气,在北方很有名气。保洛年轻时就简率勇健,娴熟弓马。北魏孝昌年间,北方扰乱,张保洛也就随众南下。葛荣起兵称王时,用他为左右领军。葛荣失败后,继续任氽朱荣的统军,逐步升迁任扬烈将军、奉车都尉。不久隶属于高祖任都督,随高祖征讨步蕃。及至高祖起义,保洛为帐内随从攻破氽朱兆于广阿。不久迁升任右将军、中散大夫,仍以帐内身份从高祖围邺城,攻克之后拜任平南将军、光禄大夫。又从高祖破尔朱兆等人于韩陵,因随高祖入洛阳,加任安束将军。后来高祖向魏帝建议削减侯国食邑,分授于诸位将士。保洛随例封昌平县薄家城乡男一百户的食邑。

  束魏出帝舆高祖不和,派其仪同贾显智率豫州刺史斛斯寿束取济州。高祖便派大都督窦泰从滑台渡河阻遏显智,保洛在宝泰属下为先锋。事情解决后,转任都督。跟随高祖袭夏州,攻克州城。万俟受洛干来降时,高祖派保洛和诸将在途中接应支援。元象初年,拜任西夏州刺史,并为本州大都督,又因前后历次立功,封为安武县伯,食邑四百户。改任代理蔚州刺史。又从高祖攻打周文帝于邙山,包围玉壁,进逼龙门。返还时,保洛留镇晋州。世宗当政时,用张保洛为左厢大都督。后兵出晋州,加任征西将军。王思政兵援颖州时,围攻城池未见成效。世宗命保洛镇守杨志坞,使与阳州成掎角之势。颖川平定后,拜任梁州刺史。

  题担接受禅让登位建国之后,他仍为刺史,所在一心聚敛,官民皆怨恨他。济南王初即位时,外放任沧州刺史,封为敷城郡王。因为在地方聚敛太过,被免宫,削去王爵。死时,赠给他以前有的官号,并追复其封爵。其子张默言嗣其爵位。张默言在娄子末年任卫将军,以帐内名义随高祖出兵太行山东。时有曲珍、段琛、牒舍銮、尉辽、乞伏贵和以及其弟全和、王尘擅,都以军功做了大官。

  曲趁,字盒盗,是酉垩迺垦人。他壮勇善骑射。以帐内卫士从高祖于晋州,参加起义,所在征战。!迈末年,封富平县伯。玉堡初年,食禄黎阳郡干,拜任置刺史。亘迎初年,升任邃州道行台、尚书令、豫州刺史,死后,赠太尉。段逐字怀宜,伐塑人。年轻时就好武。随高祖在军中,起义于信都。天保年问,任光州刺史。牒舍銮,!递开府仪同三司、萱州刺史,封为汉中郡公。战死在飓中。里彊,迁入。主宁初年,被封为迤员工。其子扭贵嗣爵,亘迎末年,任置丛道行台尚书仆射、晋州刺史。当时行台左丞侯王筮等密启旦亘游发兵,他们作内应。周武帝亲统兵众直至城下,侯子钦等开城门夜引周军入城,把担岂锁了押送旦塞,不久死去。其弟相迩,强干而有胆略。武平末年,任领军大将军。自卫屋到差丛及到垫垣,不时地决计要杀死高阿型泌,废去篷王,拥立广宁王,事却始终未成。及至卢空被排除,但愿拔佩刀砍柱而叹息说:“天下大事全完了,谁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岂勉及全勉兄弟,在亘侄末年,都是开府仪同三司。全匙任领军将军。差业之战未败之前,与领军大将军韩亘叁业、武卫大将军堑强超相继投入题军。全翅授柱国,封为西河郡公。堕左塞初年,死在室蛆总管任上。建业舆驴超二人,都不知其祖籍何在。建墓授上柱国之任,封为郇国公,堕盟皇年间去世。鳢捣,也是上柱国,封为郡公。周武帝平定差蛆,就用他做塑总管。塞擅,也是拔墅人。历任好几个州的刺史,做遇差省尚书,封为新蔡郡王。

  侯莫陈相,代郡人。其祖伏颓,任北魏第一领民酋长。父亲斛古提,任朔州刺史、白水郡公。不久拜任蔚州刺史,又任大行台、节度西道诸军事。又迁任车骑将军、显州刺史。入京拜任太仆卿。不久之后,外放任汾州刺史,另封为安次县男,又再封为始平县公。天保初年,拜任太师,转任司空公,进爵为白水王,食邑一千一百户。后来逐步升至太傅,食禄建州干,另封为义宁郡公。武平二年四月,死于州任上,时年八十三岁。赠假黄锁、使持节、督冀定瀛沧济趟幽并朔恒十州军事、右丞相、太宰、太尉公、朔州刺史。侯莫陈相有两个儿子:长子贵乐,与公主成婚,为驸马都尉。次子晋贵,任武卫将军、梁州刺史。隆化年间,并州失守,晋贵派使者投降了北周,被授予上大将军,封为信安县公。

  史臣曰:高祖世代居住在云代一带,以英雄的声誉而广为人知。后来遇上尔朱氏,武功更为世人钦佩,本乡本土的故交老友,就更是倾心推重了。贺拔允因兄弟处于被人猜忌的位置上,起初还以故乡故友的缘故得到某些庇护,却终于不能有好下场,比起当年吴国、蜀国各自安居的诸葛瑾、诸葛亮兄弟来,造就看出了人的气量识断原是各有浅深的。刘贵、蔡俊有先见之明,高祖霸业刚着手打基础时,他们就全力相助,后来能陪祭于宗庙,可不是偶然获得的。韩贤等人一旦知道高祖举义旗,就争先恐后地奔走于战场,凭藉高祖的英明调度,使他们一个个能发挥自己的才干,建功立业,成为公侯,遣说来也本当如此啊!

  赞曰:帝乡的亲朋,世世代代都有人才。上天把恩典降临于云朔大地,出生了这么多杰出人臣。功名之地,仰慕古代高士舆之为邻。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