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齐书·列传

卷十八

  孙腾 高隆之 司马子如

  孙腾,字龙雀,咸阳石安人也。祖通,仕沮渠氏为中书舍人,沮渠灭,入魏, 因居北边。及腾贵,魏朝赠通使持节、侍中、都督雍华岐幽四州诸军事、骠骑大将 军、司徒公、尚书左仆射、雍州刺史,赠腾父机使持节、侍中、都督冀定沧瀛殷五 州诸军事、太尉公、尚书令、冀州刺史。

  腾少而质直,明解吏事。魏正光中,北方扰乱,腾间关危险,得达秀容。属尔 朱荣建义,腾隋荣入洛,例除冗从仆射。寻为高祖都督府长史,从高祖东征邢杲。 师次齐城,有抚宜镇军人谋逆,将害督帅。腾知之,密启高祖。俄顷事发,高祖以 有备,擒破之。高祖之为晋州,腾为长史,加后将军,封石安县伯。高祖自晋阳出 滏口,行至襄垣,尔朱兆率众追。高祖与兆宴饮于水湄,誓为兄弟,各还本营。明 旦,兆复招高祖,高祖欲安其意,将赴之,临上马,腾牵衣止之。兆乃隔水肆骂, 驰还晋阳。高祖遂东。及起义信都,腾以诚款,常预谋策。腾以朝廷隔绝,号令无 所归,不权有所立,则众将沮散,苦请于高祖。高祖从之,遂立中兴主。除侍中, 寻加使持节、六州流民大都督、北道大行台。高祖进军于邺,初留段荣守信都,寻 遣荣镇中山,仍令腾居守。及平邺,授相州刺史,改封咸阳郡公,增邑通前一千三 百户,入为侍中。时魏京兆王愉女平原公主寡居,腾欲尚之,公主不许。侍中封隆 之无妇,公主欲之,腾妒隆之,遂相间构。高祖启免腾官,请除外任,俄而复之。

  腾以高祖腹心,入居门下,与斛斯椿同掌机密。椿既生异端,渐至乖谬。腾深 见猜忌,虑祸及己,遂潜将十余骑驰赴晋阳。高祖入讨斛斯椿,留腾行并州事,又 使腾为冀相殷定沧瀛幽安八州行台仆射、行冀州事,复行相州事。天平初,入为尚 书左仆射,内外之事,腾咸知之,兼司空、尚书令。时西魏遣将寇南兖,诏腾为南 道行台,率诸将讨之。腾性尪怯,无威略,失利而还。又除司徒。初北境乱离,亡 一女,及贵,远加推访,终不得,疑其为人婢贱。及为司徒,奴婢诉良者,不研虚 实,率皆免之,愿免千人,冀得其女。时高祖入朝,左右有言之者,高祖大怒,解 其司徒。武定中,使于青州,括浮逃户口,迁太保。初,博陵崔孝芬取贫家子贾氏 以为养女,孝芬死,其妻元更适郑伯猷,携贾于郑氏。贾有姿色,腾纳之,始以为 妾。其妻袁氏死,腾以贾有子,正以为妻,诏封丹阳郡君,复请以袁氏爵回授其女。 违礼肆情,多此类也。

  腾早依附高祖,契阔艰危,勤力恭谨,深见信待。及高祖置之魏朝,寄以心腹, 遂志气骄盈,与夺由己,求纳财贿,不知纪极。生官死赠,非货不行,餚藏银器, 盗为家物,亲狎小人,专为聚敛。在邺与高岳、高隆之、司马子如号为四贵,非法 专恣,腾为甚焉。高祖屡加谴让,终不悛改,朝野深非笑之。武定六年四月薨,时 年六十八。赠使持节、都督冀定等五州诸军事、冀州刺史、太师、开府、录尚书事, 谥曰文。天保初,以腾佐命,诏祭告其墓。皇建中,配享高祖庙庭。子凤珍嗣。凤 珍庸常,武平中,卒于开府仪同三司。

  高隆之,字延兴,本姓徐氏,云出自高平金乡。父干,魏白水郡守,为姑婿高 氏所养,因从其姓。隆之贵,魏朝赠司徒公、雍州刺史。隆之后有参议之功,高祖 命为从弟,仍云渤海蓚人。

  隆之身长八尺,美须髯,深沉有志气。魏汝南王悦为司州牧,以为户曹从事。 建义初,释褐员外散骑常侍,与行台于晖出讨羊侃于太山,晖引隆之为行台郎中, 又除给事中。与高祖深自结托。高祖之临晋州,引为治中,行平阳郡事。从高祖起 义山东,以为大行台右丞。魏中兴初,除御史中尉,领尚食典御。从高祖平邺,行 相州事。从破四胡于韩陵,太昌初,除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西魏文帝曾与隆之 因酒忿竞,文帝坐以黜免。高祖责隆之不能协和,乃启出为北道行台,转并州刺史, 封平原郡公,邑一千七百户。隆之请减户七百,并求降己四阶让兄腾,并加优诏许 之,仍以腾为沧州刺史。高祖之讨斛斯椿,以隆之为大行台尚书。及大司马、清河 王亶承制,拜隆之侍中、尚书右仆射,领御史中尉。广费人工,大营寺塔,为高祖 所责。

  天平初,丁母艰解任,寻诏起为并州刺史,入为尚书右仆射。时初给民田,贵 势皆占良美,贫弱咸受瘠薄。隆之启高祖,悉更反易,乃得均平。又领营构大将军, 京邑制造,莫不由之。增筑南城,周回二十五里。以漳水近于帝城,起长堤以防泛 溢之患。又凿渠引漳水周流城郭,造治水碾硙,并有利于时。魏自孝昌已后,天下 多难,刺史太守皆为当部都督,虽无兵事,皆立佐僚,所在颇为烦扰。隆之表请自 非实在边要,见有兵马者,悉皆断之。又朝贵多假常侍以取貂蝉之饰,隆之自表解 侍中,并陈诸假侍中服用者,请亦罢之。诏皆如表。自军国多事,冒名窃官者不可 胜数,隆之奏请检括,获五万余人,而群小喧嚣,隆之惧而止。诏监起居事,进位 司徒公。

  武定中,为河北括户大使。追还,授领军将军、录尚书事,寻兼侍中。续出行 青州事。追还,拜太子太师、兼尚书左仆射、吏部尚书,迁太保。时世宗作宰,风 俗肃清,隆之时有受纳,世宗于尚书省大加责辱。齐受禅,进爵为王。寻以本官录 尚书事,领大宗正卿,监国史。隆之性小巧,至于公家羽仪、百戏、服制时有改易, 不循典故,时论非之。于射堋上立三像人为壮勇之势。显祖曾至东山,因射,谓隆 之曰:“射堋上可作猛兽,以存古义,何为置人?终日射人,朕所不取。”隆之无 以对。

  初,世宗委任兼右仆射崔暹、黄门郎崔季舒等,及世宗崩,隆之启显祖并欲害 之,不许。显祖以隆之旧齿,委以政事,季舒等仍以前隙,乃谮云:“隆之每见诉 讼者,辄加哀矜之意,以示非己能裁。”显祖以其受任既重,知有冤状,便宜申涤, 何得委过要名,非大臣义。天保五年,禁止尚书省。隆之曾与元昶宴饮,酒酣,语 昶曰:“与王交游,当生死不相背。”人有密言之者。又帝未登庸之日,隆之意常 侮帝。帝将受魏禅,大臣咸言未可,隆之又在其中。帝深衔之。因此,遂大发怒, 令壮士筑百余下。放出,渴将饮水,人止之,隆之曰:“今日何在!”遂饮之。因 从驾,死于路中,年六十一。赠冀定瀛沧幽五州诸军事、大将军、太尉、太保、冀 州刺史、阳夏王。竟不得谥。

  隆之虽不涉学,而钦尚文雅,缙绅名流,必存礼接。寡姊为尼,事之如母,训 督诸子,必先文义。世甚以此称之。显祖末年,既多猜害,追忿隆之,诛其子德枢 等十余人,并投漳水。又发隆之冢,出其尸,葬已积年,其貌不改,斩截骸骨,亦 弃于漳流,遂绝嗣。乾明中,诏其兄子子远为隆之后,袭爵阳夏王,还其财产。初, 隆之见信高祖,性多阴毒,睚眦之忿,无不报焉。仪同三司崔孝芬以结婚姻不果, 太府卿任集同知营构,颇相乖异,瀛州刺史元晏请托不遂,前后构成其罪,并诛害 之。终至家门殄灭,论者谓有报应焉。

  司马子如,字遵业,河内温人也。八世祖模,晋司空、南阳王。模世子保,晋 乱出奔凉州,因家焉。魏平姑臧,徙居于云中,其自序云尔。父兴龙,魏鲁阳太守。

  子如少机警,有口辩。好交游豪杰,与高祖相结托,分义甚深。孝昌中,北州 沦陷,子如携家口南奔肆州,为尔朱荣所礼遇,假以中军。荣之向洛也,以子如为 司马、持节、假平南将军,监前军。次高都,荣以建兴险阻,往来冲要,有后顾之 忧,以子如行建兴太守、当郡都督。永安初,封平遥县子,邑三百户,仍为大行台 郎中。荣以子如明辩,能说时事,数遣奉使诣阙,多称旨,孝庄亦接待焉。葛荣之 乱,相州孤危,荣遣子如间行入邺,助加防守。葛荣平,进爵为侯。元颢入洛,人 情离阻,以子如曾守邺城,颇有恩信,乃令行相州事。颢平,征为金紫光禄大夫。

  尔朱荣之诛,子如知有变,自宫内突出,至荣宅,弃家随荣妻子与尔朱世隆等 走出京城。世隆便欲还北,子如曰:“事贵应机,兵不厌诈,天下恟恟,唯强是视, 于此际会,不可以弱示人。若必走北,即恐变故随起,不如分兵守河桥,回军向京, 出其不意,或可离溃。假不如心,犹足示有余力,使天下观听,惧我威强。”于是 世隆还逼京城。魏长广王立,兼尚书右仆射。前废帝以为侍中、骠骑大将军、仪同 三司,进爵阳平郡公,邑一千七百户。固让仪同不受。高祖起义信都,世隆等知子 如与高祖有旧,疑虑,出为南岐州刺史。子如愤恨,泣涕自陈,而不获免。高祖入 洛,子如遣使启贺,仍叙平生旧恩。寻追赴京,以为大行台尚书,朝夕左右,参知 军国。天平初,除左仆射,与侍中高岳、侍中孙腾、右仆射高隆之等共知朝政,甚 见信重。高祖镇晋阳,子如时往谒见,待之甚厚,并坐同食,从旦达暮,及其当还, 高祖及武明后俱有赉遗,率以为常。

  子如性既豪爽,兼恃旧恩,簿领之务,与夺任情,公然受纳,无所顾惮。兴和 中,以为北道行台,巡检诸州,守令已下,委其黜陟。子如至定州,斩深泽县令; 至冀州,斩东光县令。皆稽留时漏,致之极刑。若言有进退,少不合意,便令武士 顿曳,白刃临项。士庶惶惧,不知所为。转尚书令。子如义旗之始,身不参预,直 以高祖故旧,遂当委重,意气甚高,聚敛不息。时世宗入辅朝政,内稍嫌之,寻以 赃贿为御史中尉崔暹所劾,禁止于尚书省。诏免其大罪,削官爵。未几,起行冀州 事。子如能自厉改,甚有声誉,发摘奸伪,僚吏畏伏之。转行并州事。诏复官爵, 别封野王县男,邑二百户。

  齐受禅,以有翼赞之功,别封须昌县公,寻除司空。子如性滑稽,不治检裁, 言戏秽亵,识者非之。而事姊有礼,抚诸兄子慈笃,当时名士并加钦爱,世以此称 之。然素无鲠正,不能平心处物。世宗时,中尉崔暹、黄门郎崔季舒俱被任用。世 宗崩,暹等赴晋阳。子如乃启显祖,言其罪恶,仍劝诛之。其后子如以马度关,为 有司所奏。显祖引子如数让之曰:“崔暹、季舒事朕先世,有何大罪,卿令我杀之?” 因此免官。久之,犹以先帝之旧,拜太尉。寻以疾薨,时年六十四。赠使持节、都 督冀定瀛沧怀五州诸军事、太师、太尉、怀州刺史,赠物一千段,谥曰文明。

  子消难嗣。尚高祖女,以主婿、贵公子,频历中书、黄门郎、光禄少卿。出为 北豫州刺史,镇武牢。消难博涉史传,有风神,然不能廉洁,在州为御史所劾。又 于公主情好不睦,公主谮诉之,惧罪,遂招延邻敌,走关西。

  子如兄纂,先卒,子如贵,赠岳州刺史。纂长子世云,轻险无行,累迁卫将军、 颍州刺史。世云本无勋业,直以子如故,频历州郡。恃叔之势,所在聚敛,仍肆奸 秽。将见推治,内怀惊惧,侯景反,遂举州从之。时世云母弟在邺,便倾心附景, 无复顾望。诸将围景于颍川,世云临城遥对诸将,言甚不逊。世宗犹以子如恩旧, 免其诸弟死罪,徙于北边。侯景于涡阳败后,世云复有异志,为景所杀。

  世云弟膺之,字仲庆。少好学,美风仪。天平中,子如贵盛,膺之自尚书郎历 中书、黄门郎。子如别封须昌县公,回授膺之。膺之家富于财,厚自封殖。王元景、 邢子才之流以夙素重之。以其疏简傲物,竟天保世,沦滞不齿。乾明中,王晞白肃 宗,除卫尉少卿。河清末,光禄大夫。患泄利,积年不起,至武平中,犹不堪朝谒, 就家拜仪同三司。好读《太玄经》,注扬雄《蜀都赋》。每云:“我欲与扬子云周 旋。”齐亡岁,以利疾终,时年七十一。

  膺之弟子瑞,天保中为定州长史,迁吏部郎中。举清勤平约。迁司徒左长史, 兼廷尉卿,以平直称。乾明初,领御史中丞,正色举察,为朝廷所许。以疾去职, 就拜祠部尚书。卒,赠瀛州刺史,谥曰文节。

  子瑞弟幼之,清贞有素行,少历显位。隋开皇中,卒于眉州刺史。子瑞妻,令 萱之妹,及令萱得宠于后主,重赠子瑞怀州剌史,诸子亦并居显职。同游,武平末 给事黄门侍郎。同回,太府卿。同宪,通直常侍。然同游终为嘉吏,隋开皇中尚书 民部侍郎,卒于遂州刺史。

  史臣曰:高祖以晋阳戎马之地,霸图攸属,治兵训旅,遥制朝权,京台机务, 委寄深远。孙腾等俱不能清贞守道,以治乱为怀,厚敛货财,填彼溪壑。昔萧何之 镇关中,荀彧之居许下,不亦异于是乎!赖世宗入辅,责以骄纵,厚遇崔暹,奋其 霜简,不然则君子属厌,岂易间焉。孙腾牵裾之诚,有足称美。隆之劳其志力,经 始邺京,又并是潜德僚寀,早申任遇,崇其名器,未失朝序。子如徒以少相亲重, 情深昵狎,义非草昧,恩结宠私,勋德莫闻,坐致台辅。犹子之爱,训以义方,膺 之风素可重,幼之清简自立,有足称也。

  赞曰:闳、散胥附,萧、曹扶翼。齐运勃兴,孙、高陈力。黩货无厌,多惭衮 职。司马滑稽,巧言令色。

【译文】

  孙腾,字龙雀,咸阳石安人氏。祖通,仕沮渠氏为中书舍人,沮渠氏败,入魏,定居北部边地。腾富贵后,魏赠通使持节、侍中、都督雍华岐豳四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司徒公、尚书左仆射、雍州刺史,赠腾父机使持节、侍中、都督冀定沧瀛殷五州诸军事、太尉公、尚书令、冀州刺史。

  腾少年时朴实坦诚,熟悉吏事。魏正光年中,北方动乱,腾冒着危险偷渡关戍,来到了秀容。适逢尔朱荣树起义旗,腾便跟随尔朱荣进入洛阳,依例升任冗从仆射。不久为高祖都督府长史,随从高祖东征邢杲。军队驻扎齐城时,抚宜镇军人阴谋造反,欲害督帅。腾探听到了这一消息,急忙报告高祖。事情很快爆发,由于高祖事前做了防备,擒获了这伙叛乱分子。朝廷拜高祖为晋州刺史,腾做长史,加后将军,封石安县伯。高祖从晋阳动身经过滏口,抵达襄垣,尔朱兆领众从后追来。高祖在水边同兆宴饮,互相结拜兄弟后,各归军营。第二天清晨,兆又召高祖,高祖想安慰安慰他,打算前往,上马之前,腾拉着衣服给以了劝阻。于是兆便隔水谩骂,骑马赶回晋阳。这样,高祖就率部向东进发了。

  当高祖起义信都时,腾因真心诚意地投入,故常参与大事的策划。腾认为朝廷隔绝,无法对其发号施令,不权且立一人为帝,那么人心就会思散,所以屡次向高祖建议,而得采纳,于是中兴主被立为帝。拜侍中,很快加使持节、六州流民大都督、北道大行台。高祖向邺城进军,让段荣留守信都,不久,改派荣镇驻中山,改令腾居守信都。攻克邺城后,授腾相州刺史,改封咸阳郡公,增加封邑连前合计一千三百户。入朝后为侍中。这时魏京兆王愉的女儿平原公主正在守寡,腾想娶她为妻,但却遭公主拒绝。侍中封隆之无妻,公主想嫁给他,腾因此嫉妒隆之,而且矛盾闹得好大。高祖上书皇帝,请免朝官,任命其为外职,很快又复原位。

  孙腾为高祖心腹,居于高祖门下,同斛斯椿等共掌机密。椿已滋发异心,因而两人关系总是不能协调。腾深受猜忌,感觉到灾难马上要降临头上,于是秘密率领十余骑奔赴晋阳。高祖领兵讨伐斛斯椿,留腾行并州刺史事,又任命他为冀相殷定沧瀛幽安八州行台仆射、行冀州刺史事,复行相州刺史事。

  天平初年,入朝为尚书左仆射,并主持内外所有的大事,兼司空、尚书令。此时西魏遣将寇掠南兖,帝诏令腾为南道行台,统领诸位将领攻打。腾怯懦,缺少威略,结果失败而返。又拜司徒。当初北境边地战乱兴起时,腾丢失一女,富贵起来后,派人到处访问寻找,却没有获得线索,怀疑女儿成了他人的奴婢。腾为司徒后,凡有奴婢来请求成为良人时,并不问虚实,一概应允,其目的,是希望免除更多的人的奴婢身份,从中找到自己的女儿。高祖入朝,有人将这一情况作了报告,听说此事,高祖极其恼怒,撤掉了他的司徒官职。武定中,受命出使青州,搜括浮逃户口,归,迁太保。早些年,博陵人崔孝芬收养贫寒人家的女子为养女,孝芬死,他的妻子改嫁郑伯猷,也将这个养女贾氏带到了郑家。贾氏年轻美貌,孙腾就将她娶到家来,开始是妾,其妻袁氏身亡,腾认为贾氏养了儿子,便扶她做了正,帝诏封为丹阳郡君,腾又请求朝廷将前妻袁氏的爵号回授给女儿。这类违礼肆情之事还可举出一些。

  腾早年依附高祖,艰辛劳苦,恭谨勤勉,深得敬重。当高祖将其安插入魏朝廷后,对其寄予重望,但他得志之时,骄狂傲气,予夺由己,求财纳贿,不知节制;生官死赠,不行贿赂是办不成功的;官府收藏的银器,他则盗为家有;亲近小人,重在聚敛。居住邺城,与高岳、高隆之、司马子如被人称为“四贵”,但其专恣非法,无所不为,在这几人中最为突出。高祖曾经多次指责规劝,但他不能收敛,因此深受朝野人士的讥讽嘲笑。武定六年(548)四月薨,时年六十有八。赠使持节、都督冀定等五州诸军事、冀州刺史、太师、开府、录尚书事,谥号文。天保初,以腾有佐辅之功,文宣帝诏令祭告其墓。皇建中,配享高祖庙庭。子凤珍继嗣。凤珍愚昧平庸,武平中,死在开府仪同三司位上。

  高隆之,字延兴,本姓徐,自称本家的郡望是高平金乡。父干,魏朝白水郡郡守。因干被姑父高氏收养,所以就随了姑父的姓。隆之富贵后,魏朝赠干司徒公、雍州刺史。隆之后来立有辅佐之功,高祖请他做了叔伯弟弟,故称他是渤海..地人氏。

  隆之身高八尺,须髯漂亮,性格深沉且有志向。魏汝南王悦任司州牧,请他做了户曹从事。建义初年,被朝廷委任为员外散骑常侍,同行台于晖前往泰山讨伐羊侃,晖推荐隆之为行台郎中,又拜给事中。这时,同高祖关系极其密切。高祖移驻晋州,任命他为治中,并行平阳郡刺史事。

  随从高祖在山东起义后,被擢升为大行台右丞。魏中兴初年,除御史中尉,领尚食典御之职。跟着高祖平定邺地后,摄行相州刺史事。从高祖在韩陵打败了四胡。太昌初,除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西魏魏文帝曾因喝酒之事与隆之结怨,而罢免了他的官爵。高祖责备隆之不会协作忍让,便上书皇帝请放隆之出都城任北道行台,转并州刺史,封平原郡公,食邑一千七百户。隆之请求减除七百户,还希望能让出自己的四阶转授给兄长高腾,朝廷特意下诏批准了他的请求,依然委任他做沧州刺史。高祖诛讨斛斯椿,拜隆之为大行台尚书。大司马、清河王..为帝,拜隆之侍中、尚书右仆射,领御史中尉。他因浪费诸多人力,修建寺塔,而遭高祖责备。

  天平初年,其母去世,隆之卸职守孝,很快帝诏令起复为并州刺史,入朝做尚书右仆射。此时初次由国家颁发给百姓田地,贵家势族乘机抢占良田美地,贫寒弱小得到的却是瘠薄之土。隆之启禀高祖,马上全部进行了更改,才算取得了均平。又兼任营构大将之职,京城内的所有制造,都由他掌管。扩筑南边城墙,长达二十五华里。因为漳水临近皇宫,他又修造长堤用以防备洪水的暴涨。他还开挖渠道导引漳水入护城河,建造治水的碾石岂,这些都是有益于时的好事。

  魏从孝昌年开始,天下动乱,刺史太守都是本州本郡的都督,即使没有战事,也都拥有一定数量的佐僚,因此对当地百姓颇多侵扰。隆之上表,认为这都不是边境要地,而所有的兵马应该全部撤裁。另外,朝贵们喜欢凭借常侍的官职来获得貂蝉的服饰,隆之上表请求解除自己的侍中之职,并同时希望所有享用侍中服饰的,也一概罢免。帝采纳其建议,下诏执行。自从国家进入多事之秋后,冒名顶替、窃居官位者不可胜数,隆之奏请检括,因涉及到五万多人,而引得舆论大哗,隆之惧怕起事,便停止了。帝诏令隆之监起居事,进位司徒公。

  武定中,隆之为河北括户大使。旋被朝廷召还,授领军将军、录尚书事,不久兼任侍中。依前出任青州刺史。又被追回,拜太子太师、兼尚书左仆射、吏部尚书,迁太保。此时世宗主持朝政,使得世风大变,隆之偶尔收纳贿赂,世宗知晓后,就在尚书省当众大加斥责。

  齐立国,进隆之爵位为王。很快又以本官录尚书事,兼领大宗正卿,监修国史。隆之性格小有虚浮,对朝廷的羽仪、百戏、服制等常有改易,而不遵循旧制,所以招致了时论的非议。他在射堂的靶墙上建了三个具有壮勇之势的人像。显祖曾到东山,在射箭的时候对隆之说:“射堂的靶墙上可做成猛兽形象,以便保存古义,你为什么要作成人形?整天用箭射它们,我是不愿意的。”隆之听了,无言以对。

  早些年,世宗交付重任给兼右仆射崔暹、黄门郎崔季舒等人,当世宗驾崩的时候,隆之向显祖进言,请他将这几个人处死,但遭到了拒绝。显祖认为隆之是旧人,便委托给政事,崔季舒诸人则利用原先结下的矛盾,向帝进谗说:“隆之每当接见上诉之人,就显示出特别的哀矜情绪,用来反映自己的权力有限。”显祖认为隆之承担的职掌重大,知道他受了冤枉,极力地给以了保护,但又认为他推脱责任,求其声名,不是大臣的风度。天保五年(554),隆之被拘禁到了尚书省。有次,隆之与元昶一道喝酒,喝得正兴起的时候,对昶说:“同王交游往来,即使是死,也不会变卦。”有人将此话密报了朝廷。另外,文宣帝在未登基之日,常常遭受隆之的欺侮。帝将受魏禅让,大臣们都表示反对,隆之也是其中之一。帝均把这些事牢牢记在心里,趁此机会,新帐旧账一齐算,帝下令壮士将他狠狠地揍打了一顿。放出尚书省后,他想喝水,有人不给他,隆之说:“现在在哪里!”硬是满足了自己的要求。又随从车驾出外巡幸,一下子死在路上,时年六十有一。赠冀定瀛沧幽五州诸军事、大将军、太尉、太保、冀州刺史、阳夏王。但没有得到谥号。

  隆之虽然没有读书,但是崇尚文雅,凡遇缙绅名流,一定依礼接待。其寡姐做尼姑后,就像服侍母亲一样的对待;训育教导儿子,首先使用的还是文义。因此极得时论的称赏。显祖末年,猜忌怀疑,即便是对死去的隆之也不放过,不仅诛杀了他的儿子德枢等十余人,全部投尸漳河,而且挖开隆之的坟墓,从棺材中拖出他的尸体,下葬虽有一年多,形象却丝毫没有改变,帝叫人斩断肢体,抛弃漳河。一下子,隆之绝了后代。乾明中,朝廷诏令其兄子子远为隆之的后嗣,袭爵阳夏王,还归还了家产财宝。当初,隆之得高祖信任,但他阴险狠毒,对人稍有不满,肯定要想法报复。仪同三司崔孝芬想同他结成姻亲,没有成功,太府卿任集和他一道知掌营建构造,两人颇是不和,瀛州刺史元晏以私事相托,没有结果,于是,隆之故意找岔子捏造罪名,让朝廷一个个地加以处死。隆之最终满门抄斩,人们认为这是老天的报应。

  司马子如,字遵业,河内温地人氏。八世祖模,晋时为司空,南阳王,模长子保,因朝廷动乱出奔凉州,于是就定居到了此地。魏平定姑臧,又迁居云中。子如的家谱是这样记载的。父兴龙,魏鲁阳太守。

  子如少时机敏,能言善辩,还喜欢交结豪杰,尤其是依托高祖后,两人的情义更是深重。孝昌中,北州沦陷,子如便携妻带子南逃肆州,受到尔朱荣的厚待,并被委任为中军将军。尔朱荣挺进洛阳,以子如为司马,持节、假平南将军,监领前军。军队抵达高都,尔朱荣认为建兴地势险阻,为往来的要冲,故有后顾之忧,所以委派子如为建兴太守、当郡都督。永安初年,封平遥县子,食邑三百户,依然为大行台郎中。尔朱荣知道子如长于明辩,能分析形势,多次派遣他赴朝廷禀报情况,任务完成得很好,孝庄帝也曾接待过。葛荣叛乱,相州孤立无援,尔朱荣指令子如从小路赶赴邺城,助相州刺史防守。平定葛荣之乱,晋爵为侯。元颢进据洛阳后,人心动摇,朝廷认为子如曾防守过邺城,在当地极有威信,就命令他行相州刺史事。元颢败亡,子如被征召为金紫光禄大夫。

  尔朱荣被朝廷处死之前,子如知道事情会马上恶化,急忙溜出宫来,跑到尔朱荣家,带着尔朱氏的妻、子及尔朱世隆等逃出了京城。世隆想返归北地,子如不同意,说:“事不宜迟,兵不厌诈,天下大乱,唯强是视,于此机会,不可以向世人显现懦弱。如果想逃往北方,恐怕变故会接踵而至,不如兵分两路,一路把守河桥,另一路直扑京城,出其不意,极有可能使敌溃散。假若未能随心所欲,但也很好地显现了自己的力量,集中了人们的视线,使其惧怕我的威势。”这样世隆就依子如之计进逼京师。魏长广王即位,子如兼任尚书右仆射。前废帝又拜他为侍中、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晋爵阳平郡公,食邑一千七百户。子如坚辞不受仪同三司。高祖于信都举起义旗,尔朱世隆知子如与高祖关系密切,猜忌他,让他出任南岐州刺史。子如愤慨,痛哭流涕陈述自己不能赴任的理由,但是没有得到朝廷的批准。

  高祖进占洛阳,子如打发人带着礼物祝贺,还叙说两人往日的友情。很快被朝廷召回京师,任命为大行台尚书,朝夕跟随在皇帝的身边,参预国家大事。天平初年,拜左仆射,与侍中高岳、侍中孙腾、右仆射高隆之等人共同执掌朝政,因而甚得皇帝信任。高祖镇守晋阳,子如经常前去拜谒,所以高祖待他甚厚,并和他同桌吃饭,从早晨一直交谈到晚上,当他动身返京时,高祖和武明皇后都有馈赠。每次都是如此。

  子如生性豪爽,加之依恃旧恩,在掌管文簿登记的时候,任意予夺,公然收受贿赂,而毫无顾忌。兴和中,为北道行台,巡检各州,太守县令诸官,可以随时罢黜升降。子如到定州,杀了深泽县县令;至冀州,砍了东光县县令的头。两人被斩,都是因为羁留事务而出了纰漏。如果话说得不好,不合心意,便指使武士殴打,还用杀头相威胁。士庶惶恐,不知怎么办才行。转任尚书令。首举义旗之时,子如并未亲身参预,他只不过是凭借与高祖的关系,担当了朝廷的重任,因此狂妄自大,聚敛不息。此时世宗入朝辅政,内心里讨厌他,即指使御史中尉以赃贿罪弹劾,拘禁在尚书省。帝诏令免其死罪,削除官爵。不多时日,起复为冀州刺史。子如能知错改错,在冀州揭发奸伪,其僚佐很是畏服,所以名声很好。转行并州刺史事。诏复官爵,别封为野王县男。食邑二百户。

  齐受禅,帝认为子如有翼赞之功,别封为须昌县公,很快升任司空。子如幽默滑稽,说话不加裁剪,有时很是下流肮脏,因而受到了一些人的非议。不过,他侍奉其姊甚为殷勤,抚育诸兄之子女极其慈爱,故得到当时名流的称颂,人们自然地引作了榜样。子如一向不耿直,也就不能平心待物。世宗时,中尉崔暹、黄门郎崔季舒等人均受重用。世宗驾崩后,崔暹等前往晋阳,子如趁机向显祖进言,诉说他们的罪恶,请求将其诛杀。不久,子如骑马过关,被有司劾奏。显祖多次责备子如说:“崔暹、季舒事朕的先世,有什么大罪,你为何要劝我杀他们?”于是子如的官职就被免掉了。过了许久,朝廷认为子如为先帝的旧臣,就拜他做了太尉。不久因病而死,时年六十四。赠使持节、都督冀定瀛沧怀五州诸军事、太师、太尉、怀州刺史,赐物一千段,谥号文明。

  子消难嗣继。消难娶高祖女,因是主婿、贵公子,而历职中书、黄门郎、光禄少卿。出任北豫州刺史,镇守武牢。消难博览史传,有风采神韵,但是却不廉洁,在北豫州时被御史弹劾过。又由于与公主关系疏远,公主悄悄地向皇上控诉,消难害怕得罪,便招延邻国之敌,逃亡到关西。

  子如兄纂,早死,因子如显贵,赠岳州刺史。纂长子世云,轻佻无行,累迁卫将军、颍州刺史。世云本无功勋,只是因为子如的缘故,数历州郡。依恃叔父之权势,大力聚敛,肆行奸秽。在即将被治罪之时,内心惊恐,恰好侯景叛逆,世云便举州归从了侯景。此时世云的胞弟也在邺城,更使得他死心塌地地投靠了侯景。朝廷诸将将侯景围困在颍川,世云登上城墙面对攻城的将领,出言极为不逊。世宗顾及子如的脸面,免其诸弟死罪,将他们流放到了北边。侯景在涡阳失败后,世云又有了异心,很快就被侯景砍头。

  世云弟膺之,字仲庆。少好学,风度好仪容美。天平中,子如大贵,膺之自尚书郎迁为中书郎、黄门郎。子如别封须昌县公,转让给了膺之。膺之家财富足,但还在不断积聚。王元景、邢子才等人认为他有志向,十分推崇。因为疏简傲物,天保年间,一直遭到冷落。乾明中,王..将此情况向肃宗作了报告,朝廷委任他做了卫尉少卿。河清末年,为光禄大夫。患痢疾,长年卧床不起,到武平中,还不能朝谒,诏就家拜仪同三司。膺之喜读《太玄经》,注释过扬雄的《蜀都赋》。常说:“我想和扬子云比试高下。”齐亡的这年,因痢疾而死,时年七十一年。

  膺之弟子瑞,天保中为定州长史,后迁吏部郎中。举止清勤平约。迁司徒左长史,兼廷尉卿,因公平而受世人称颂。乾明初年,领御史中丞,正色举察,被朝廷赞许。以疾病辞职,就拜祠部尚书。卒,赠瀛州刺史,谥文节。

  子瑞弟幼之,清贞有素行,年轻时历职显贵。隋开皇中,死于眉州刺史任上。子瑞妻,令萱的妹妹,当令萱得宠于后主时,朝廷重赠子瑞怀州刺史,诸位儿子都同居显位:同游,武平末年任给事黄门侍郎。同回,太府卿。同宪,通直常侍。不过,同游终为嘉吏,隋开皇中为尚书民部侍郎,卒于遂州刺史位上。

  史臣曰:高祖以晋阳为兵家重镇,是自己成就大业的根基所在,长期在这裹治兵训旅,积蓄力量,遥控朝廷大权,朝廷机务,托付者关系重大。而孙腾等人均不能清贞自守,不能以大道治理乱政,却一心聚敛,欲壑难填。当年萧何的留守关中,荀或的留守许都,可跟他们完全不一样呀!多亏世宗入朝秉政,责罚他们的骄纵,全力依靠崔暹等人,发挥其严肃政纪的威力,要不然,君子们都一个个伤心失望了,其结果将不堪设想。孙腾当初牵衣劝诫的诚心,有值得称道的地方。高隆之尽其心力于邺都的经营,又同是高祖早年未发迹时的朋友,早就结下深情,提高优待他俩的名位,大致说来还不失朝政基本秩序。至于司马子如,衹不过因为幼年时在一起玩耍胡闸而已,既无创业的贡献,又没有可称的政绩,竟白白地占据朝廷三公的高位!对其侄子的爱护,知道用大道理去教育他们。司马膺之的作风值得重视,司马幼之的清正自立,也值得称道。

  赞曰:像古人的辅佐周文王、汉高祖一般,当北齐国运兴起之际,孙腾、隆之都尽力相助,成就了大业。但他们贪得无厌,有负于自己的崇高职责。至若司马子如,衹是一名无聊充数的官员。一个巧言令色的角色罢了。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