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齐书·列传

卷十七

  斛律金(子光 羡)

  斛律金,字阿六敦,朔州敕勒部人也。高祖倍侯利,以壮勇有名塞表,道武时 率户内附,赐爵孟都公。祖幡地斤,殿中尚书。父大那瑰,光禄大夫、第一领民酋 长。天平中,金贵,赠司空公。

  金性敦直,善骑射,行兵用匈奴法,望尘识马步多少,嗅地知军度远近。初为 军主,与怀朔镇将杨钧送茹茹主阿那瑰还北。瑰见金射猎,深叹其工。后瑰入寇高 陆,金拒击破之。正光末,破六韩拔陵构逆,金拥众属焉,陵假金王号。金度陵终 败灭,乃统所部万户诣云州请降,即授第二领民酋长。稍引南出黄瓜堆,为杜洛周 所破,部众分散,金与兄平二人脱身归尔朱荣。荣表金为别将,累迁都督。孝庄立, 赐爵阜城县男,加宁朔将军、屯骑校尉。从破葛荣、元显,频有战功,加镇南大将 军。

  及尔朱兆等逆乱,高祖密怀匡复之计,金与娄昭、厍狄干等赞成大谋,仍从举 义。高祖南攻邺,留金守信都,领恒、云、燕、朔、显、蔚六州大都督,委以后事, 别讨李修,破之,加右光禄大夫。会高祖于邺,仍从平晋阳,追灭尔朱兆。太昌初, 以金为汾州刺史、当州大都督,进爵为侯。从高祖破纥豆陵于河西。天平初,迁邺, 使金领步骑三万镇风陵以备西寇,军罢,还晋阳。从高祖战于沙苑,不利班师,因 此东雍诸城复为西军所据,遣金与尉景、厍狄干等讨复之。元象中,周文帝复大举 向河阳。高祖率众讨之,使金径往太州,为掎角之势。金到晋州,以军退不行,仍 与行台薛修义共围乔山之寇。俄而高祖至,仍共讨平之,因从高祖攻下南绛、邵郡 等数城。武定初,北豫州刺史高仲密据城西叛,周文帝入寇洛阳。高祖使金统刘丰、 步大汗萨等步骑数万守河阳城以拒之。高祖到,仍从破密。军还,除大司马,改封 石城郡公,邑一千户,转第一领民酋长。三年,高祖出军袭山胡,分为二道。以金 为南道军司,由黄栌岭出。高祖自出北道,度赤谼岭,会金于乌突戍,合击破之。 军还,出为冀州刺史。四年,诏金率众从乌苏道会高祖于晋州,仍从攻玉壁。军还, 高祖使金总督大众,从归晋阳。

  世宗嗣事,侯景据颍川降于西魏,诏遣金帅潘乐、薛孤延等固守河阳以备。西 魏使其大都督李景和、若干宝领马步数万,欲从新城赴援侯景。金率众停广武以要 之,景和等闻而退走。还为肆州刺史,仍率所部于宜阳筑杨志、百家、呼延三戍, 置守备而还。侯景之走南豫,西魏仪同三司王思政入据颍川。世宗遣高岳、慕容绍 宗、刘丰等率众围之。复诏金督彭乐、可朱浑道元等出屯河阳,断其奔救之路。又 诏金率众会攻颍川。事平,复使金率众从崿坂送米宜阳。西魏九曲戍将马绍隆据险 要斗,金破之。以功别封安平县男。

  显祖受禅,封咸阳郡王,刺史如故。其年冬,朝晋阳宫。金病,帝幸其宅临视, 赐以医药,中使不绝。病愈还州。三年,就除太师。帝征奚贼,金从帝行。军还, 帝幸肆州,与金宴射而去。四年,解州,以太师还晋阳。车驾复幸其第,六宫及诸 王尽从,置酒作乐,极夜方罢。帝忻甚,诏金第二子丰乐为武卫大将军,因谓金曰: “公元勋佐命,父子忠诚,朕当结以婚姻,永为蕃卫。”仍诏金孙武都尚义宁公主。 成礼之日,帝从皇太后幸金宅,皇后、太子及诸王等皆从,其见亲待如此。

  后以茹茹为突厥所破,种落分散,虑其犯塞,惊挠边民,乃诏金率骑二万屯白 道以备之。而虏帅豆婆吐久备将三千余户密欲西过,候骑还告,金勒所部追击,尽 俘其众。茹茹但钵将举国西徙,金获其候骑送之,并表陈虏可击取之势。显祖于是 率众与金共讨之于吐赖,获二万余户而还。进位右丞相,食齐州干,迁左丞相。

  肃宗践阼,纳其孙女为皇太子妃。又诏金朝见,听步挽车至阶。世祖登极,礼 遇弥重,又纳其孙女为太子妃。金长子光大将军,次子羡及孙武都并开府仪同三司, 出镇方岳,其余子孙皆封侯贵达。一门一皇后、二太子妃、三公主,尊宠之盛,当 时莫比。金尝谓光曰:“我虽不读书,闻古来外戚梁冀等无不倾灭。女若有宠,诸 贵人妒;女若无宠,天子嫌之。我家直以立勋抱忠致富贵,岂可藉女也?”辞不获 免,常以为忧。天统三年薨,年八十。世祖举哀西堂,后主又举哀于晋阳宫。赠假 黄钺、使持节、都督朔定冀并瀛青齐沧幽肆晋汾十二州诸军事、相国、太尉公、录 尚书、朔州刺史,酋长、王如故,赠钱百万,谥曰武。子光嗣。

  光,字明月,少工骑射,以武艺知名。魏末,从金西征,周文帝长史莫孝晖时 在行间,光驰马射中之,因擒于阵,光时年十七。高祖嘉之,即擢为都督。世宗为 世子,引为亲信都督,稍迁征虏将军,累加卫将军。武定五年,封永乐县子。尝从 世宗于洹桥校猎,见一大鸟,云表飞飏,光引弓射之,正中其颈。此鸟形如车轮, 旋转而下,至地,乃大雕也。世宗取而观之,深壮异焉。丞相属邢子高见而叹曰: “此射雕手也。”当时传号落雕都督。寻兼左卫将军,进爵为伯。

  齐受禅,加开府仪同三司,别封西安县子。天保三年,从征出塞,光先驱破敌, 多斩首虏,并获杂畜。还,除晋州刺史。东有周天柱、新安、牛头三戍,招引亡叛, 屡为寇窃。七年,光率步骑五千袭破之,又大破周仪同王敬俊等,获口五百余人, 杂畜千余头而还。九年,又率众取周绛川、白马、浍交、翼城等四戍。除朔州刺史。 十年,除特进、开府仪同三司。二月,率骑一万讨周开府曹回公,斩之。柏谷城主 仪同薛禹生弃城奔遁,遂取文侯镇,立戍置栅而还。乾明元年,除并州刺史。皇建 元年,进爵巨鹿郡公。时乐陵王百年为皇太子,肃宗以光世载醇谨,兼著勋王室, 纳其长女为太子妃。大宁元年,除尚书右仆射,食中山郡干。二年,除太子太保。 河清二年四月,光率步骑二万筑勋掌城于轵关西,仍筑长城二百里,置十三戍。三 年正月,周遣将达奚成兴等来寇平阳,诏光率步骑三万御之,兴等闻而退走。光逐 北,遂入其境,获二千余口而还。其年三月,迁司徒。四月,率骑北讨突厥,获马 千余匹。是年冬,周武帝遣其柱国大司马尉迟迥、齐国公宇文宪,柱国庸国公可叱 雄等,众称十万,寇洛阳。光率骑五万驰往赴击,战于邙山,迥等大败。光亲射雄, 杀之,斩捕首虏三千余级,迥、宪仅而获免,尽收其甲兵辎重,仍以死者积为京观。 世祖幸洛阳,策勋班赏,迁太尉,又封冠军县公。先是世祖命纳光第二女为太子妃, 天统元年,拜为皇后。其年,光转大将军。三年六月,父丧去官,其月,诏起光及 其弟羡并复前任。秋,除太保,袭爵咸阳王,并袭第一领民酋长,别封武德郡公, 徙食赵州干,迁太傅。

  十二月,周遣将围洛阳,壅绝粮道。武平元年正月,诏光率步骑三万讨之。军 次定陇,周将张掖公宇文桀、中州刺史梁士彦、开府司水大夫梁景兴等又屯鹿卢交 道,光擐甲执锐,身先士卒,锋刃才交,桀众大溃,斩首二千余级。直到宜阳,与 周齐国公宇文宪、申国公扌翕跋显敬相对十旬。光置筑统关、丰化二城,以通宜阳 之路。军还,行次安邺,宪等众号五万,仍蹑军后,光从骑击之,宪众大溃,虏其 开府宇文英、都督越勤世良、韩延等,又斩首三百余级。宪仍令桀及其大将军中部 公梁洛都与景兴、士彦等步骑三万于鹿卢交塞断要路。光与韩贵孙、呼延族、王显 等合击,大破之,斩景兴,获马千匹。诏加右丞相、并州刺史。其冬,光又率步骑 五万于玉壁筑华谷、龙门二城,与宪、显敬等相持,宪等不敢动。光乃进围定阳, 仍筑南汾城。置州以逼之,夷夏万余户并来内附。

  二年,率众筑平陇、卫壁、统戎等镇戍十有三所。周柱国枹罕公普屯威、柱国 韦孝宽等步骑万余,来逼平陇,与光战于汾水之北,光大破之,俘斩千计。又封中 山郡公,增邑一千户。军还,诏复令率步骑五万出平阳道,攻姚襄、白亭城戍,皆 克之,获其城主仪同、大都督等九人,捕虏数千人。又别封长乐郡公。是月,周遣 其柱国纥干广略围宜阳。光率步骑五万赴之,大战于城下,乃取周建安等四戍,捕 虏千余人而还。军未至邺,敕令便放兵散。光以为军人多有勋功,未得慰劳,若即 便散,恩泽不施,乃密通表请使宣旨,军仍且进。朝廷发使迟留,军还,将至紫陌, 光仍驻营待使。帝闻光军营已逼,心甚恶之,急令舍人追光入见,然后宣劳散兵。 拜光左丞相,又别封清河郡公。

  光入,常在朝堂垂帘而坐。祖珽不知,乘马过其前。光怒,谓人曰:“此人乃 敢尔!”后珽在内省,言声高慢,光适过,闻之,又怒。珽知光忿,而赂光从奴而 问之曰:“相王瞋孝征耶?”曰:“自公用事,相王每夜抱膝叹曰:‘盲人入,国 必破矣!’”穆提婆求娶光庶女,不许。帝赐提婆晋阳之田,光言于朝曰:“此田 神武帝以来常种禾,饲马数千匹,以拟寇难,今赐提婆,无乃阙军务也?”由是祖、 穆积怨。

  周将军韦孝宽忌光英勇,乃作谣言,令间谍漏其文于邺,曰“百升飞上天,明 月照长安”,又曰“高山不推自崩,槲树不扶自竖”。祖珽因续之曰:“盲眼老公 背上下大斧,饶舌老母不得语。”令小儿歌之于路。提婆闻之,以告其母令萱。萱 以饶舌斥己也,盲老公谓珽也,遂相与协谋,以谣言启帝曰:“斛律累世大将,明 月声震关西,丰乐威行突厥,女为皇后,男尚公主,谣言甚可畏也。”帝以问韩长 鸾,鸾以为不可,事寝。祖珽又见帝请间,唯何洪珍在侧。帝曰:“前得公启,即 欲施行,长鸾以为无此理。”珽未对,洪珍进曰:“若本无意则可,既有此意而不 决行,万一泄露如何?”帝曰:“洪珍言是也。”犹豫未决。会丞相府佐封士让密 启云:“光前西讨还,敕令放兵散,光令军逼帝京,将行不轨,事不果而止。家藏 弩甲,奴僮千数,每遣使丰乐、武都处,阴谋往来。若不早图,恐事不可测。”启 云“军逼帝京”,会帝前所疑意,谓何洪珍云:“人心亦大圣,我前疑其欲反,果 然。”帝性至怯懦,恐即变发,令洪珍驰召祖珽告之。又恐追光不从命。珽因云: “正尔召之,恐疑不肯入。宜遣使赐其一骏马,语云‘明日将往东山游观,王可乘 此马同行’,光必来奉谢,因引入执之。”帝如其言。顷之,光至,引入凉风堂, 刘桃枝自后拉而杀之,时年五十八。于是下诏称光谋反,今已伏法,其余家口并不 须问。寻而发诏,尽灭其族。

  光性少言刚急,严于御下,治兵督众,唯仗威刑。版筑之役,鞭挞人士,颇称 其暴。自结发从戎,未尝失律,深为邻敌所慑惮。罪既不彰,一旦屠灭,朝野痛惜 之。周武帝闻光死,大喜,赦其境内。后入邺,追赠上柱国、崇国公。指诏书曰: “此人若在,朕岂能至邺!”

  光有四子。长子武都,历位特进、太子太保、开府仪同三司、梁兖二州刺史。 所在并无政绩,唯事聚敛,侵渔百姓。光死,遣使于州斩之。次须达,中护军、开 府仪同三司,先光卒。次世雄,开府仪同三司。次恒伽,假仪同三司。并赐死。光 小子钟,年数岁,获免。周朝袭封崇国公。隋开皇中卒于骠骑将军。

  羡,字丰乐,少有机警,尤善射艺,高祖见而称之。世宗擢为开府参军事。迁 征虏将军、中散大夫,加安西将军,进封大夏县子,除通州刺史。显祖受礼,进号 征西,别封显亲县伯。河清三年,转使持节,都督幽、安、平、南、北营、东燕六 州诸军事,幽州刺史。其年秋,突厥众十余万来寇州境,羡总率诸将御之。突厥望 见军威甚整,遂不敢战,即遣使求款。虑其有诈,且喻之曰:“尔辈此行,本非朝 贡,见机始变,未是宿心。若有实诚,宜速归巢穴,别遣使来。”于是退走。天统 元年夏五月,突厥木汗遣使请朝献,羡始以闻,自是朝贡岁时不绝,羡有力焉。诏 加行台仆射。羡以北虏屡犯边,须备不虞,自库堆戍东拒于海,随山屈曲二千余里, 其间二百里中凡有险要,或斩山筑城,或断谷起障,并置立戍逻五十余所。又导高 梁水北合易京,东会于潞,因以灌田。边储岁积,转漕用省,公私获利焉。其年六 月,丁父忧去官,与兄光并被起复任,还镇燕蓟。三年,加位特进。四年,迁行台 尚书令,别封高城县侯。武平元年,加骠骑大将军。时光子武都为兖州刺史。羡历 事数帝,以谨直见推,虽极荣宠,不自矜尚,至是以合门贵盛,深以为忧。乃上书 推让,乞解所职,优诏不许。其年秋,进爵荆山郡王。

  三年七月,光诛,敕使中领军贺拔伏恩等十余人驿捕之。遣领军大将军鲜于桃 枝、洛州行台仆射独孤永业便发定州骑卒续进,仍以永业代羡。伏恩等既至,门者 白使人衷甲马汗,宜闭城门。羡曰:“敕使岂可疑拒?”出见之,伏恩把手,遂执 之,死于长史厅事。临终叹曰:“富贵如此,女为皇后,公主满家,常使三百兵, 何得不败!”及其五子世达、世迁、世辨、世酋、伏护,余年十五已下者宥之。羡 未诛前,忽令其在州诸子自伏护以下五六人,锁颈乘驴出城,合家皆泣送之至门, 日晚而归。吏民莫不惊异。行燕郡守马嗣明,医术之士,为羡所钦爱,乃窃问之, 答曰:“须有禳厌。”数日而有此变。

  羡及光并少工骑射,其父每日令其出畋,还即较所获禽兽。光所获或少,必丽 龟达腋。羡虽获多,非要害之所。光常蒙赏,羡或被捶挞。人问其故,金答云: “明月必背上着箭,丰乐随处即下手,其数虽多,去兄远矣。”闻者咸服其言。

  金兄平,便弓马,有干用。魏景明中,释褐殿中将军,迁襄威将军。正光末, 六镇扰乱,隶大将军尉宾北讨。军败,为贼所虏。后走奔其弟金于云州,进号龙骧 将军。与金拥众南出,至黄瓜堆,为杜洛周所破,部落离散。及归尔朱荣,待之甚 厚,以平袭父爵第一领民酋长。高祖起义,以都督从。稍迁平北将军、显州刺史, 加镇南将军,封固安县伯。寻进为侯,行肆州刺史。周文帝遣其右将军李小光据梁 州,平以偏师讨擒之。出为燕州刺史。入兼左卫将军,领众一万讨北徐贼,破之, 除济州刺史。侯景度江,诏平为大都督,率青州刺史敬显俊、左卫将军厍狄伏连等 略定寿阳、宿预三十余城。事罢还州,加开府,进位骠骑大将军,进爵为公。显祖 受禅,别封羡阳侯。行兖州刺史,以黩货除名。后除开府仪同三司。废帝即位,拜 特进,食沧州乐陵郡干。皇建初,封定阳郡公,拜护军。后为青州刺史,卒。赠太 尉。

  史臣曰:斛律金以高祖拨乱之始,翼成王业,忠款之至,成此大功,故能终享 遐年,位高百辟。观其盈满之戒,动之微也,才及后嗣,遂至诛夷,虽为威权之重, 盖符道家所忌。光以上将之子,有沈毅之姿,战术兵权,暗同韬略,临敌制胜,变 化无方。自关、河分隔,年将四纪。以高祖霸王之期,属宇文草创之日,出军薄伐, 屡挫兵锋。而大宁以还,东邻浸弱,关西前收巴蜀,又殄江陵,叶建瓴而用武,成 并吞之壮气。斛律治军誓众,式遏边鄙,战则前无完阵,攻则罕有全城,齐氏必致 拘原之师,秦人无复启关之策。而世乱才胜,诈以震主之威;主暗时艰,自毁藩篱 之固。昔李牧之为赵将也,北翦胡寇,西却秦军,郭开谮之,牧死赵灭。其议诛光 者,岂秦之反间欤,何同术而同亡也!内令诸将解体,外为强邻报仇。呜呼!后之 君子,可为深戒。

  赞曰:赳赳咸阳,邦家之光。明月忠壮,仍世将相。声振关右,势高时望。迫 此威名,易兴谗谤。始自工言,终斯交丧。

【译文】

  斛律金,字阿六敦,朔州敕勒部人氏。高祖倍侯利,因强壮武勇而扬名塞外,随道武内附,赐爵孟都公。祖父幡地斤,任殿中尚书。父大那瑰,光禄大夫、第一领民酋长。天平中,斛律金显贵,赠司空公。

  斛律金性格敦厚直率,善于骑马射箭,行兵使用匈奴的办法,望着飞扬的尘土能说有多少马兵步军,嗅地能知道军队已经离开这里有多长的时间。初任军主,同怀朔镇镇将杨钧一道护送蠕蠕主阿那瑰归北。瑰见斛律金射箭,感叹其本事高超。后阿那瑰寇掠高陆,被斛律金打垮。正光末年,破六韩拔陵作乱,斛律金领众归附,陵授给他王号。斛律金估计陵必定失败,就带领部属万余户前往云州投降,随即被委任为第二领民酋长。又慢慢统领部众南移,出黄瓜堆后,被杜洛周击败,人员大都逃亡。金与兄平脱险,投奔尔朱荣。尔朱荣上表署金为别将,后升任都督。孝庄帝立,赐斛律金阜城县男,加宁朔将军、屯骑校尉。参加攻打葛荣、元颢等战,多次立功,加镇南大将军。

  在尔朱兆等人叛乱时,高祖就有了匡复之志,斛律金同娄昭、厍狄干等协助成就大计,并随同举起了义旗。高祖南向攻邺,留斛律金守护信都,兼任恒、云、燕、朔、显、蔚六州大都督,处理后方诸种事务。攻讨李修,打败了他,以功加右光禄大夫。于邺地与高祖部汇合,跟随着平定了晋阳,追击打垮了尔朱兆。太昌初年,被任命为汾州刺史、当州大都督,升爵为侯。又跟着高祖在河西打败了纥豆陵。天平初,迁都邺城,高祖命令斛律金率领三万步骑镇守风陵,以防备西部的寇贼,事情结束,回晋阳。又随着高祖参加了沙苑之战,因失利而撤军,于是东雍附近的许多城镇再次为西魏军所占领。高祖派遣斛律金与尉景、厍狄干等出兵将这些失地收复了过来。元象中,周文帝再次率兵大举攻打河阳。高祖率众抵抗,吩咐斛律金赶往太州,构成犄角之势。金抵晋州,由于周军撤退而中途改变计划,即与行台薛修义一道围攻乔山的敌寇。高祖很快赶到,乔山之敌被歼,继而随从高祖攻克了南绛、邵郡等数城。武定初,北豫州刺史高仲密举城归服了西魏。周文帝入侵洛阳。斛律金在高祖的调配下统领刘丰、步大汗萨等数万步骑布防河阳城进行防守。高祖抵达河阳,斛律金跟随着打败了高仲密。军还,升任大司马,改封石城郡公,食邑一千户,转任第一领民酋长。三年(545),高祖分兵二路偷袭山胡。斛律金为南道军司,率部从黄栌岭出发。高祖则亲率兵马从北道开拔,翻越赤襌岭,两路兵马在乌突戍会合后,取得了偷袭的成功。军还,斛律金出任冀州刺史。四年,诏令斛律金率众走乌苏道,前往晋州与高祖相会,随同攻打玉壁。军还,高祖命令斛律金总督兵众,返回晋阳。

  世宗即位,侯景占据颍川投降了西魏,帝诏令斛律金带领潘乐、薛孤延等固守河阳以防备侯景的进攻。西魏派遣其大都督李景和、若干宝领带数万兵马,计划从新城赶赴颍川援救侯景。斛律金率部停留广武准备拦截李景和部,景和得知此消息后退兵了。斛律金从河阳返归后,做了肆州刺史,依然统领所部在宜阳之地构筑了杨志、百家、呼延三戍,并派兵把守,安置停当才赴肆州。侯景逃到南豫后,西魏的仪同三司王思政马上进驻了颍州。世宗派遣高岳、慕容绍宗、刘丰等人率兵包围了颍川。帝又诏令斛律金领众督促彭乐、可朱浑道元等驻屯河阳,用来截断王思政的退路。不几天,帝调斛律金会攻颍川。夺回颍川后,帝又指派斛律金率部从萫坂送粮米到宜阳。西魏九曲戍将马绍隆占据险要之地拦击金的粮队,但却被击退了。因军功另封为安平县男。

  显祖受禅,封斛律金咸阳郡王,依然兼任刺史诸职。本年冬,朝晋阳宫,斛律金病,帝亲自来他家探视,并赐给医药,还不断派人慰问。病痊愈后回到肆州。三年,升任太师。帝征讨奚贼,斛律金从行。军还,帝亲临肆州,与斛律金宴饮欢聚之后才告别而去。四年,罢刺史职,以太师身份回到晋阳。皇帝又亲幸其住宅,六宫以及诸王也一同前往,置酒作乐,直至深夜才告结束,帝极其欣喜,诏令斛律金第二子丰乐为武卫大将军,并说:“公为佐命元勋,父子忠诚,朕当与公结为婚姻,永为蕃卫。”乃诏令斛律金之孙武都娶义宁公主。行聘礼的这天,帝跟着皇太后亲临其家,皇后、太子以及诸王等也一齐来了,这就可见皇上十分地亲近敬重斛律金。

  不久由于蠕蠕被突厥攻破,种落分散,担心他们会侵犯边塞,骚扰边民,皇帝便诏令斛律金率两万骑兵屯驻白道进行防备。此时虏帅豆婆吐久备带三千余户密谋西去,侦察的骑士回来报告后,斛律金率部追击,一下子将其全部虏获。蠕蠕但钵拟将举国西徙,斛律金抓住他们的侦察骑士送往京城,并上表陈述可攻打蠕蠕的有利条件。于是显祖率众与斛律金等一同在吐赖伏击,俘获两万多户而返归。进位右丞相,食齐州干,迁为左丞相。

  肃宗登基,纳其孙女为皇太子妃。又诏令斛律金朝见,特许步挽车至阶。世祖登基,礼遇更重,又纳其孙女为太子妃。斛律金长子光为大将军,次子羡及孙武都并为开府仪同三司,出镇方岳,其余的子孙均封侯而富贵显达。斛律金家出了一皇后,二太子妃,娶了三位公主,尊宠之盛,当时哪家也赶不上。斛律金曾对光讲:“我虽然没有读多少书,但听说古时外戚梁冀等没有不覆灭的。女若得宠,就会遭致嫉妒;女若无宠,天子便会嫌弃。我家一直是以建立功勋尽忠奉上来致富致贵的,岂可凭借女孩子的地位?”虽然多次推辞朝廷的赏赐,但却无法拒绝,因此常为这些事忧愁。天统三年(567)去世,时年八十。世祖在西堂为其举哀,继而后主又在晋阳宫为之举哀。朝廷赐假黄钺、使持节、都督朔定冀并瀛青齐沧幽肆晋汾十二州诸军事、相国、太尉公、录尚书、朔州刺史,酋长、咸阳郡王等官爵如故,还赐钱百万,谥号武,子光嗣继。

  斛律光,字明月,少年时就精通骑马射箭,而以武艺闻名于世。魏末,跟随父亲金西征,周文帝长史莫者晖这时正在行武中,光看见后,骑在急驰的马上向他射箭,趁着射中的机会,将他活捉了过来,这时光才十七岁。得高祖嘉奖,擢升为都督。世宗作太子,任命光做了亲信都督,慢慢地提升为征虏将军,累加卫将军。武定五年(547),封永乐县子。曾陪同世宗在洹桥狩猎,看见一只大鸟,正展翅高飞,光拿起弓来,一箭就射了下来,而且是正中要害。这只鸟形状像车轮,旋转着掉了下来,一看是大雕。世宗拿过雕来观看,将他夸赞了半天。丞相属邢子高感叹着说:“真正的射雕手。”当时人们都称他为落雕都督。不久兼左卫将军,晋爵为伯。

  齐立国,加光开府仪同三司,另封西安县子。天保三年(552),随从大军出塞,光为先锋,打垮了敌人,掳获甚多,并且夺得了一些其他的牲畜。还京,除晋州刺史。同齐东部接壤的周的天柱、新安、牛头三戍之头目,经常召引亡叛,多次寇掠齐境。七年,光率五千步骑偷袭了他们。又大败周朝的仪同王敬俊等,虏获五百多人、杂畜千余头后返归。九年,又领兵夺取了周的绛川、白马、浍交、翼城等四戍。任朔州刺史。十年,拜特进、开府仪同三司。二月,统领万骑攻打周的开府曹回公,并杀死了他。柏谷城主帅、仪同薛禹生弃城逃跑,于是光就占领了文侯镇,立戍置栅后回京。乾明元年(560),为并州刺史。皇建元年(560),晋爵巨鹿郡公。这时,乐陵王百年为皇太子,肃宗认为光家世代淳厚清谨,加之为皇室立有功勋,便纳其长女为太子妃。太宁元年(561),官尚书右仆射,食中山郡干。二年,除太子太保。河清二年(563)四月,光率二万步骑在轵关西部筑建勋掌城,又修造了二百多里的长城,设置了十三个戍。三年正月,周调将军达奚成兴等来寇掠平阳,帝令光率三万步骑抵御,兴等闻风而退走。光乘机追赶,进入了周境,俘获二千余人才回来。其年三月,迁司徒。四月,率骑北讨突厥,获良马千余匹。是年冬,周武帝派遣柱国、大司马尉迟迥、齐国公宇文宪、柱国庸国公可叱雄等,拥众十万,寇掠洛阳。光率五万余骑急行军赶赴洛阳,两军在邙山大战,迥等大败。光发箭射死了可叱雄,获首级三千多级,迥、宪幸免一死,还缴获了所有的甲兵辎重,并将死尸堆成京观。世祖亲临洛阳,策勋颁赏,迁光为太尉,又封冠军县公。早几年世祖命纳光第二女为太子妃,天统元年(565),拜为皇后。其年,光转为大将军。三年六月,因父去世,光辞官归家。其月,诏令光及弟羡起复,仍为前任。秋,除太保,袭爵咸阳王,并袭第一领民酋长,另封武德郡公,移食赵州干,迁太傅。

  十二月,周又派将领围攻洛阳,截断粮道。武平元年(570)正月,帝诏令光率领三万步骑攻讨。军队驻扎定陇,周将张掖公宇文桀、中州刺史梁士彦、开府司水大夫梁景兴等又屯驻鹿卢交大道,光披甲执锐,身先士卒,锋刃才交,桀众大溃,斩首两千多级。光又进军宜阳,与周齐国公宇文宪、申国公扌翕跋显敬对峙百日。光置筑统关、丰化二城,用来打通前往宜阳的道路。军还,驻扎安邺,宪等五万兵卒,紧跟在后。光指挥骑兵回头猛击,宪众大败,俘虏了开府宇文英、都督越勤世良、韩延等人,又斩首三百多级。宪依然下令桀及其大将军中部公梁洛都与景兴、士彦等三万步骑在鹿卢交堵塞要道。光与韩贵孙、呼延族、王显等人合兵猛击,大获全胜,杀死景兴,得马千匹。诏令加光右丞相、并州刺史。其年冬,光又率五万步骑在玉壁筑造华谷、龙门二城,与宪、显敬等相对抗,宪等不敢轻举妄动。光趁机围攻定阳,又筑南汾城,置州设郡用来逼迫周,夷夏万余户纷纷前来归附。

  二年,光又率众筑平陇、卫壁、统戎等镇戍十三所。周柱国木包罕公普屯威、柱国韦孝宽等领步骑万余,进逼平陇,同光在汾水之北交战,光获胜,俘、斩千余人。又封光中山郡公,增邑一千户。军还,帝诏令光率五万步骑沿平阳道进攻姚襄、白亭等城戍,都攻下了,俘虏城主、仪同、大都督等九人及数千士卒。又别封长乐郡公。是月,周派其柱国纥干广略围宜阳。光率五万步骑赶往援救,两军在城下大战,又夺了周建安等四戍,捕获千余人才回。军还没有抵达邺城,敕令放散兵众,令归其家。光认为兵士多立有军功,没有得到慰劳奖赏,如果放散,不施恩泽,就不能赢得民心,于是秘密上表请求派人宣旨。军卒仍然前进,朝廷迟迟不发使,军队行至紫陌,光只好命令驻营等待。帝听到说光军营已逼近都城的通报,很不高兴,急派舍人请光入见,然后慰劳奖赏兵众,令其放散。拜光左丞相,又别封清河郡公。

  光入,常在朝堂垂帘而坐。祖王廷不知晓,骑马从其朝堂门口走过。光见后大怒,对人说:“这人好大胆子!”后来王廷在内省,高声大气地讲话,光正好路过,听到后,又十分恼怒。王廷知光忿恨,向光的随从奴仆行贿,还打听说:“相王很恼怒我孝征吧?”答:“自从公主事后,相王每夜抱膝长叹说,‘盲人入朝,国家一定破灭’!”穆提婆请求娶光庶女为妻,光不同意。帝将晋阳田地赏给提婆,光在朝上大声讲:“晋阳的田地,神武帝以来常种禾,饲马几千匹,以平寇难,如今赏赐给提婆,这不是破坏军务吗?”因此光与祖、穆二人有了怨仇。

  周朝将军韦孝宽忌妒斛律光的英武勇敢,就制作歌谣,令间谍在邺城散布,称:“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又说:“高山不推自崩,槲树不扶自竖。”祖王廷又乘机加了几句:“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饶舌老母不得语。”并让小儿在路上歌唱。提婆听唱后,向他的母亲令萱作了报告。萱认为“饶舌”是指斥的自己;“盲老公”说的是祖王廷。因而相与密谋,将歌谣向帝启报,说:“斛律累世为朝廷大将,明月威震关西,丰乐威行突厥,女为皇后,男娶公主,谣言十分可怕。”帝就此事询问韩长鸾,长鸾认为不必大惊小怪,事情也就作罢了。祖王廷又在帝前挑拨,当时帝旁只有何洪珍在。帝道:“前得你的报告,本打算施行的,却给长鸾制止了。”王廷没有回答,洪珍进言说:“如若无此意,还行;既然有此意,就应该施行,万一泄露出去,那就把事情闹大了。”帝说:“洪珍的话讲得有理。”但还是犹豫未决。适逢丞相府佐封士让进密奏,奏称:“前时光西征回京,陛下敕令放散兵卒,光却令军卒进逼京师,欲行不轨,事情没有成功就停止了。再说,光家藏有弩甲,拥有奴僮千多,常派人前往丰乐、武都等人家里,相互勾结。如不早点加以制止,任其发展,那就危险了。”恰好启奏上有“军卒进逼京师”之语,与帝前些时日的怀疑相合,帝便对何洪珍说:“人的想法有时很正确,我以前怀疑他有反叛之心,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帝性格十分怯懦,担心事情会突然暴发,命令洪珍快马召祖王廷进宫。又害怕光不从命。王廷趁机进言:“正要召他,又怕他起疑心不肯来。应该派人赐给他一匹骏马,告诉他说‘明天准备前往东山游观,王可乘这匹马一同前往’,因此,光一定要入宫致谢,这时就乘机把他抓起来。”帝遵其言。不一会儿,光来了,有人把他引进凉风堂,刘桃枝从后边扭住,很快砍下了他的头。这年光五十八岁。光被诛,帝下诏说他谋反,现已伏法,其余家口不受株连。很快又发诏书,将光族满门抄斩。

  光言语寡少,性格刚正急躁,御下严格,治兵督众,只是依仗威刑。在筑城置戍的劳作中,他常常鞭挞役夫,极其残暴。自从少年从军后,不曾违背规章,而使邻敌闻风丧胆。光没犯什么罪,却被朝廷处死,所以时人极其惋惜。周武帝得光死的报告,十分欢喜,竟下令赦免其境内的罪犯。后帝逃往邺城,追赠光为上柱国、崇国公。帝指着诏书说:“如果光还活着的话,我哪能跑到邺城来?”

  光有四个儿子。长子武都,历职特进、太子太保、开府仪同三司、梁兖二州刺史。所有任职并无政绩,惟有拼命聚敛,侵渔百姓。光死后朝廷派人赴州处死了武都。次子须达,官中护军、开府仪同三司,比光早死。次子世雄,开府仪同三司。次子恒伽,假仪同三司。世雄、恒伽被朝廷赐死。光最小的儿子钟,因年幼,未受屠戮,北周时袭封崇国公。隋开皇中卒于骠骑将军位上。

  斛律羡,字丰乐。少时机警,尤善射箭,而被高祖夸赞。世宗擢其为开府参军事。迁征虏将军、中散大夫,加安西将军,晋封大夏县子,拜通州刺史。显祖受魏禅,进号征西将军,另封显亲县伯。

  河清三年(564),转使持节,都督幽、安、平、南、北营、东燕六州诸军事,幽州刺史。其年秋,突厥十余万众寇掠州境,羡统领诸将抗御。突厥部众见齐军军容整肃,而不敢交战,马上派来使者请求款服。羡等估计有诈,告谕突厥说:“你们这帮人此次行动,不是来朝贡的,而是准备见机起事。如果是真心实意,就应该迅速回到你们的巢穴中去,再派遣使者前来。”于是突厥退走。天统元年(565)夏五月,突厥木汗遣使请求朝贡,羡将此情况向朝廷作了报告,从此开始,突厥朝贡岁时不绝。两方和好,羡起了很大作用。诏令加其为行台仆射。羡认为北虏多次侵扰边地,为防不测,就从库堆戍直至东海边,依山势的屈曲计算,共计两千多里的线上布防,其中两百里中的险要之处,或劈山筑城,或断谷修造屏障,并置立戍逻五十余所。又导引高梁水往北与易京汇合,往东,与潞联结,或灌田,或转运边地储集的粮草物资,于公于私都有好处。三年六月,因父去世而辞官,不久,与兄光同被起复,依然镇守燕蓟。三年,加位特进。四年,迁行台尚书令,另封高城县侯。

  武平元年(570),加骠骑大将军。此时,光子武都为兖州刺史。羡侍奉数帝,因谨慎坦直而被世人推许,虽然极其荣宠,但从不自矜自夸,到了这个时候,由于合门贵盛,羡十分担忧。所以就上书推辞,还请求解除自己所有的官爵,帝特意下诏不准许。其年秋,晋爵荆山郡王。

  三年七月,光被诛杀,帝敕使中领军贺拔伏恩等十余人乘驿马赶赴幽州逮捕羡,又调领军大将军鲜于桃枝、洛州行台仆射独孤永业带领定州骑卒随后赶来,拟命永业接替羡之刺史职位。贺拔伏恩等抵达城郊,把守城门的人慌忙向羡报告,还建议紧闭城门。羡说:“朝廷派来的使者岂可不让进城?”出门相见,伏恩拉着他的手,将他绑了起来,旋即处死于长史厅。羡临死前哀叹着说:“女为皇后,公主满家,出入有三百兵士护卫,如此富贵,怎能不败!”但朝廷宽宥了他的五个儿子世达、世迁、世辨、世酋、伏护和年十五以下的孩子。羡在未被诛杀前,忽然命令在幽州比伏护小的儿子五六人,颈戴枷锁骑驴出城,全家哭着送到城门口,晚上这几个儿子才回来。吏民十分地惊异。行燕郡守马嗣明为医术之士,得羡亲爱,私底下问其缘由,羡答:“这是为了禳灾。”几天后就出现了这一事变。

  羡和光两人很早就擅长骑射,他们的父亲每天都要让他俩出去打猎,回家后比较收获。光有时猎物不多,但射中的都是要害。羡虽然猎物不少,但射中的不是要害。光常常得到奖赏,羡时常遭到捶打。人们打听原因,金说:“明月总是对准猎物的要害发箭,丰乐却是随便动手,他打的猎物多,但箭术却远远赶不上他的哥哥。”听了解释的人都认为金讲得有道理。

  金兄平,熟悉射箭骑马,有才干。魏景明中,脱除布衣而做了殿中将军,迁襄威将军。正光末年,六镇动乱,跟随大将军尉宾往北击讨。军败,被贼俘虏。后逃到其弟金所在的云州,不久进号为龙骧将军。与金率众向南,抵黄瓜堆,被杜洛周打败,部众离散。投奔尔朱荣后,受到了优厚的待遇,还承袭了父爵第一领民酋长。

  高祖起义,以都督身份随从。慢慢迁平北将军、显州刺史,加镇南将军,封固安县伯。不久晋爵为侯,行肆州刺史事。周文帝调其右将军李小光占据梁州,平率领偏师征讨,并且虏获了他。出任燕州刺史。入朝兼左卫将军,带领一万多兵众击讨北徐之贼,获胜,拜济州刺史。侯景渡江,帝诏令平为大都督,率领青州刺史敬显俊、左卫将军厍狄伏连等强占了寿阳、宿预三十多城。事情结束回到了济州,诏令加开府,进位骠骑大将军,晋爵为公。显祖受禅,另封羡阳侯。行兖州刺史事,因贪污被朝廷免官除名。后拜开府仪同三司。废帝即位,拜特进,食沧州乐陵郡干。皇建初年,封定阳郡公,拜护军。后为青州刺史,卒。赠太尉。

  史臣曰:斛律金处在高祖拨乱反正创业之始,他助成了高氏大业;忠诚谨慎,成此大功所以能终享天年,位超群僚。细察他对恩宠盈满的防戒,是洞察世变的机微的,但才传两代,就祸及子孙,全家被杀,虽说是威权招忌,恐怕还是如道家所说“天道忌盈”吧。斛律光作为上将之子,有沉稳刚毅之姿,其战术兵权,都暗合于韬略,所以临敌制胜,能变化无穷,稳操胜券。自从关河分隔,东西魏对峙,将近五十年。以产担图霸之期,逢室塞创业之时,魁建光出军北伐,屡挫兵锋。而大宁年代之后,东邻渐渐衰弱下来,而西邻则收取巴蜀,殄灭江陵,以高屋建瓴之势,成并吞天下之谋。斛律氏治军严明,谨守边防,战则胜,攻则克,使北齐屡获战胜之捷,而韭眉竟无束出之机。然而,世乱谗言得志,诈以斛律震主之威;君主暗弱昏庸,亲手毁灭藩篱之固。当年李牧为趟将,北剪胡狄,西却强台,堑闻进谗,奎丝死而赵减。这次提议杀害斛律光者,难道不就是当年秦施反问计于赵之情形么?为什么其手法与后果如此地一模一样呢?内使战将寒心解体,外为强敌报仇解恨,唉,后来的人可要引为深戒啊!

  赞曰:英武的咸阳王,真是国家难得的栋梁。可敬的明月忠诚壮烈,无愧于世代元勋、世代将相。其声威震于关西,其名望超越凡常。就是这崇高的威名,招来了奸徒的诽谤。可惜他起于明智的预见,却终于就此沦丧!

1/2